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28 二十八 御敌
    段瑶正站在屋檐上赏景,忽觉有一道视线,从斜下方静静的射了过来。

    她遥望过去,只见那树梅花之下,一个修眉俊目的年轻人正望着自己,他身上裹着一见银白的雪狐大氂,银冠束发,看上去便如一抹月光,沉静幽深。

    见段瑶回眸望来,那年轻人唇角轻扬,朝她笑了一笑。

    “段兰成。”

    段瑶低声道,明德帝的第二个儿子,也是正窥视着皇位的人选之一。她记起段攸华言道此人曾想拉拢于他,心下便有些不喜。见他仍是望着自己,衣袖一甩,就要转身离去。

    却听得那二皇子轻笑的道:“原来九妹妹这般不待见我。倒是我这个做二哥的不是,唐突了妹妹了。”

    段瑶原本要走,听到他这句话,却转回身来,眼瞪着他道:“你这人表面和善,背地里却偷偷摸摸尽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陷害自己的兄长不说,还施压于我家小攸子……口蜜腹剑,笑里藏刀,你且说说,我为什么要待见你?”

    段兰成仲怔了一下,随后又是一笑:“原来妹妹以为珍妃之事,是我所为……”

    段瑶道:“怎么,你还想说不是?”

    “自然不是。”段兰成道,“想必妹妹也已经知道,为兄在朝中也颇有威望,若是太子皇兄出了什么事故,外人第一个要怀疑的,就是我,难不成九妹妹以为,为兄是那等愚蠢之人,明知道会遭人嫌疑,还会去做那陷害之事?”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一般人自然会这么想。但是,正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出你与太子之间的关系,反而不易遭人怀疑,你若是有心为之,嫁祸与别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九妹真是看得起为兄,”段兰成笑容满面,似乎并无丝毫的不悦,“然则我哪天若当真想做,也一定会如你所说,将之嫁祸给旁人。”

    “你做是不做,与我有什么关系?”段瑶哼了一声,也不避他,直直便从屋檐飘摇而下,轻足点地,竟连半分雪沫也没有扬起。

    段兰成轻喝了声彩,口中赞道:“先前小五跟我说起九妹妹功夫了得,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段瑶道,“你不必与我套近乎,我还是那句话,你我原本没有什么交集,此后也不会有,你与太子相争,谁输谁赢,跟我都没有半点关系。”

    段兰成低低一笑,眼望着她道:“九妹妹还真是快人快语……”

    段瑶将手一挥,“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只有一句,以后离我们家小攸子远点!你要怎样是你的事,只要不牵涉到我,我也不会去插手管你!”

    “如此说来,是一定不愿意与我合作了?”他脸上笑容未变,眼中却隐隐含有一抹深意。

    段瑶已经不耐烦与他纠缠,翻了个白眼,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段兰成也不阻止,只在她经过他身边时,忽然轻声说了一句:“九妹妹就当真不想知道,你要找的那个人的下落?”

    段瑶身一凛,直将眼睛斜斜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段兰成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今晚来找我,我就告诉你。”

    段瑶一怔,随即冷哼一声,“你就等着吧。”将手一甩,扬长而去。

    段兰成也不着恼,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唇角边笑意更深。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一喜一怒都明明白白的放在脸上,该说她是没有心机,抑或是勇者无惧?呵呵呵……为兄可是很期待……与你的合作呢。”

    *********************************************

    “瑶妹妹,你看用这幅崔何诘的《观云帖》,给父皇做寿礼如何?”

    段攸华手中捧了一幅字帖,兴冲冲的展开来给段瑶看。

    后者正伏在他那张红木圆桌上,闻言懒洋洋抬头瞟了一眼,重又趴了回去。

    “不错,你决定就好。”她有气无力的答道。

    段攸华收了字帖,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口中说道:“我看你这几天都没有精神,不是受了风寒吧?”

    “……没有。”

    段瑶慢吞吞的回了一句,岔开话题道,“你不是跟人去打马球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段攸华道:“我在路上正好碰上八皇兄,他刚得了一幅好字,邀我前去赏评……”

    “————所以你就没去成?”

    “嗯。”段攸华点头。

    段瑶有些奇怪他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大肆宣讲一番那字画的妙处,抬头却见他脸上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事?”她问。

    段攸华看了看她,有些斟酌的道:“你要我找那个人,已经有线索了。”

    “什么?!”段瑶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什么线索?”

    “你别激动,先听我说完。”段攸华连忙安抚她坐下,自己也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是听八皇兄说的。是真是假,他也不知道……”

    段瑶忍不住插嘴道,“那些稍后再说,你先讲讲是怎么回事。”

    “好,好,你别着急。”段攸华道,“事情是这样的,八皇兄曾经在藏书阁中读过一本野史,其中提到说六百年前,皇族之中有一位皇子离奇失踪,而后二十年,有人曾在东海之滨见过他,说是音容笑貌,皆跟当年一模一样,并无半分衰老,那人曾经受过他的恩惠,便想上去问个究竟,不料无论他怎么追赶,却始终无法追上,稍一恍惚,人就不见了。那个人回来与人说起,都道那位当年失踪的皇子,其实是已经成仙得道了……”

    段攸华说道此处,看了段瑶一眼,见她听得出神,才又说道:“不过这个人回来之后不久就去世了,他说得是真是假,也没有人知道……”

    “……是真的。”段瑶悠然叹道。

    倒把段攸华唬了一跳,不禁问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见过他了……”

    段瑶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一喜,果然就是他了,东海之滨,等这里的事情完结之后,我一定要过去看看,就算可能性再小,也总比这般不知线索,乱找一气来的好!

    段攸华见她眼中忽然放出一丝光彩,心里便有一种不祥之感,“瑶妹妹,你……你不是,又要走了吧?”

    他先前之所以犹豫不说,就是怕她一旦知道,立刻就离开皇宫,那样的话,又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将她盼回来了。

    “那东海之滨足有数千万里,其间更是城州无数,你要一个一个找下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再等等,说不定还有其他的线索……”他说到此处,脑中突然火花一现,猛然记起的道,“是了!二皇兄!二皇兄一定知道!”

    “什么?”段瑶听他提到段兰成,不由也是一怔。

    段攸华道:“八皇兄曾跟我说过,二皇兄宫里曾经见过一个老奴,白发白眉,五皇兄有一次说漏了嘴,讲到那老奴已经有五百多岁了……”

    “……老奴?”段瑶仲怔片刻,突然想起一个人物来,急切问道:“那个人,是不是说话嗓音尖细?像是太监一样?”

    段攸华迟疑了一下,“这我倒是没听他提起,不过,那个人如果真有五百多岁,那么当年的事情,他应该很清楚才是。”

    ……是他!就是他!……是当时她在明德帝那里见到的那个奇怪的老人!

    段瑶心中懊恼已极,自己当时怎么没有发现!他与明德帝的说话,根本就是用了传音入密的术法,所以自己才听不见,那个人,根本就是同道中人!

    ……可是为何在他身上,却有感觉不到仙灵之气?

    她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段攸华不禁担心的叫道:“瑶妹妹,你,是不是想去找二皇兄?”他心知二皇子心机深沉,唯恐段瑶吃了亏去,便决心自己先去找他,反正他与五皇子关系不错,这两位还曾经拉拢于他,大不了也就是加入二皇子党,与太子划清界限,也就罢了。

    段瑶瞅见他脸上的表情,已然知道了他的心思。

    一时觉得又是好笑又有些感动,忍不住跳过去拍了下他的头顶,见他愕然抬头,便笑道:“你可不准随便去找那个笑面虎,小心他把你这只小绵羊吃了都不知道。放心,此事我自有分寸,如果有要你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段攸华见他把自己比喻成小绵羊,简直是哭笑不得,他这些年虽然没有什么势力,在朝中也是博得了一众文臣的推崇,是以段兰成才想拉拢于他,以扩大自己在朝中的影响。

    当下段攸华道:“那好,你若有什么事,记得一定要先跟我说。”

    “好,一言为定。”段瑶笑嘻嘻的应道。

    **************************************************

    明德帝寿辰当天,外面正是银装素裹,冬日的太阳暖洋洋的照着,正是一派风景如画的气象。

    段攸华换好皇子的正装,出来却见段瑶仍是一身便服懒洋洋的靠在长椅上,不禁愕道:“瑶妹妹,你没回去换衣服啊?”

    “啊~”段瑶举手道,“我刚想跟你说,这寿宴我就不去了,你见到父皇,替我赔个不是吧。”

    “什么?”段攸华闻言,走过来道,“这怎么行,父皇六十大寿,身为子女,怎么可以如此怠慢?”他脸上微微变色,声音也重了几分,“瑶妹妹,不要胡闹,快去换衣服吧!”

    段瑶不想他竟然也会板着脸跟自己说话,惊讶之下,竟然没有反驳。

    段攸华见她不动,正欲再劝,却见段瑶抬起头来,满面笑容的说道:“好!我这就去换,你先去寿宴那边等我,免得父皇问起,没有人知道。”

    段攸华想想也是,便道:“那我先过去等你,一定要来啊。”

    “放心去吧!”段瑶笑容满面,不动声色的答道。

    待段攸华踏出门去,她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像是被一只手抹去,顷刻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她走到院中,抬头望着天上,眼中满是嘲讽。

    “这便等不及了吗?”她冷笑地道,“既然敢来我头上动土,今日就要你们有命来,没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