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穿越小说 > 一拳和尚唐三藏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你得叫一下 (求订阅呐)
    地动山摇!

    随着意难平将唐三藏朝着三圣母杨婵一抛,这座小雷音寺所坐落的巨峰便是好一阵地动山摇!

    即便是有着狮驼王以着大神通镇压稳定着巨峰,都有些无济于事,足可见动静之夸张,余波之可怕。

    当然,这些动静并非是三圣母杨婵和唐三藏搞出来的,而是猴子剧烈反抗着,意难平制服他所产生的余波。

    猴子的战力即便对比如今步入大罗境界的至尊宝略有差距,但也可谓是惊天动地一流的人物,意难平想要在不伤着猴子的情况下制服他,着实废了些许心机。

    “放开俺老孙,意难平你这个天杀的!”

    “你想对师父干什么?”

    “刚刚你给师父下了什么毒?”

    被意难平一手捏着脖子按在地里,一手牢牢地锢住他两个手腕,半个身子径直坐在了背部的猴子还不忘剧烈质问着。

    “聒噪聒噪……”

    意难平似乎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安静片刻行不行?再嚷嚷下去,信不信我便将你师弟他们抬去蒸了。”

    “蒸吧,放了师父就行!”猴子毫不犹豫地答道。

    !!!

    猪八戒、沙僧。

    其中沙僧陷入了沉思一瞬,随即脸上流露出了几分慷慨就义的表情,似乎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而猪八戒却是嚷嚷了起来。

    “猴哥,你咋不蒸了自己呀?天天就想着蒸猪,这是干……”

    然而,未待猪八戒将话说完,他的脑门之上有一金箍棒重重砸落。

    “铛!”

    几乎没有丁点停顿,猪八戒两个绿豆般的小眼睛微微一泛白,应声便倒了下去。

    而在猪八戒的身后,至尊宝用着一根尾指钻了钻耳朵,不耐烦地说道。“难怪那冒牌货都要蒸了你,实在是聒噪得很,烦死了……”

    顿了顿,至尊宝随手地指了几个小妖过来,说道。“去,将这肥猪拖下去,先把毛给剃干净麻溜的,埋在盐堆里腌一腌,等会蒸煮了下酒。”

    “是!”

    几个小妖连忙屁颠屁颠地依照着至尊宝的吩咐,利索无比地将猪八戒给抬了起来。

    随即,还有几个小妖不忘指着一脸慷慨就义表情的沙僧问道。“大王,那这个呢?”

    “这个?”

    至尊宝脑袋微微一歪,似乎在打量着沙僧,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说道。“俺老孙喜欢这样的老实人? 奉茶,好生伺候着。”

    随着至尊宝话音落下? 他那双火眼金睛的余光? 隐隐地发现猪八戒的身子无意识地抽搐抖了抖。

    这下子,至尊宝的笑容更甚了。

    而意难平这边则是敲了敲猴子的脑袋? 说道。“猴子,好生地呆着? 我不会害你师父性命就是了? 这仅仅是我与如来的一个打赌罢了。”

    猴子闻言,微微舒了一口气,随即说道。“若是师父有个三长两短,俺老孙断然不会放过你的。”

    对此? 意难平笑了笑? 没有说话。

    而此刻,在意难平将唐三藏朝着三圣母杨婵抛过去的同时,一阵浓郁的白光已然将他们的身影彻底笼罩在其中,莫说是以神通看破,便是肉眼也辨不清其中的丝毫状况。

    其中诸多好奇的妖圣瞪着比几层楼房还大的眼珠子来回瞧着? 除了感觉一阵刺眼之外,愣是看不到丝毫所期待的精彩妙处。

    “嘶……不知道进展怎么样了?”

    “圣僧? 不会真的???”

    “难说,那玉蝎精的倒马毒? 的确是一等一的好东西,圣僧意志再如何坚决? 身体本能可不是意志所能控制的。”

    “有道理。”

    ……

    就在诸多表面威严凶蛮的妖圣围绕着小雷音寺? 暗地里窃窃私语地聊着八卦之余? “正道之光”内的状况却是一片和谐。

    是真正概念上的和谐!

    三圣母杨婵坚信意难平所言,安安静静地呆着一动不动,唐三藏亦是隐没于“正道之光”后便盘坐于原地了。

    倒马毒?

    那玩意的确很厉害,严格来说,那玩意压根不能算是毒,而是勾动本能的引子,所倒之马,乃是心猿意马。

    只不过,谁说玉蝎的尾勾一旦划到就会有毒?

    事实上,玉蝎的尾勾就和毒蛇的獠牙一般无二,皆可通过主动控制尖端针眼处开口射出毒液的。

    刚刚暗中得了意难平吩咐的玉蝎仅仅是划了一下唐三藏罢了,压根就没有释放倒马毒。

    再者,以着唐三藏的皮肤坚韧度,玉蝎的尾勾连刮破他表皮的可能都没有,唐三藏又怎么可能中倒马毒?

    至于上一次……唐三藏之所以中了倒马毒,纯粹是唐三藏大意了,没有料到一代绝美女妖竟会跟人族传统艺能那般在茶里下毒。

    而这一次,唐三藏在原地待了一刻钟,感觉混的时长差不多后,便开始诵念起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只不过与平时唐三藏诵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语气之中的祥和宁静不同,这一刻唐三藏的声音却是显得断断续续,似乎在动摇着,在争斗着,在抗拒着什么。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

    “看到没?圣僧果然是圣僧,中了倒马毒还能坚持这么久,要是换我,我早就不行了。”

    “奶奶个熊的,说得好像你没中倒马毒就能忍得住一样。”

    “总比老牛要强一点……”

    “你是指哪方面?”

    就在诸多心生好奇的妖圣正准备开个盘,打算地猜测圣僧能够坚持多久之时,“正道之光”中的诵经声戛然而止。

    圣僧?遭不住了?

    当然并非如此,而是唐三藏诵念了几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后,总感觉差了点什么,似乎有些假。

    到底差了什么呢?

    唐三藏微微思索了起来,回想起前世诸多奥斯卡获奖作品之中的细节。

    嗯?对了!

    唐三藏终究是发现了问题所在,随即起身轻手轻脚地朝着三圣母杨婵的方向靠了过去。

    “三圣母,你得叫一下……”

    ???

    三圣母杨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