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都市小说 > 在异世界C位出道 > 第283章 战狼女团
    所有人早上起来都有些懵。

    没人想到晚上会下这么大的雪。

    “妈呀,怎么回事刚出道就要被雪藏吗”金鲤从帐篷里走出后第一槽这样吐道。

    “所以你们搞户外综艺节目都不看天气预报的吗准备工作是怎么做的昨天晚上是我们运气好,这帐篷坚持住了。万一雪太大,帐篷没顶住塌下来,这么大冷的天,人睡在里面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连安都无法保证,你们哪来的自信做这么危险的综艺”颜然冲到节目组那边大发脾气,把节目组从徐导到策划骂了个狗血淋头。

    颜然骂人可不是金鲤在沙漠中一边吃着馍,一边哭着打导演:“都是你把我们丢在这个鬼地方。”

    金鲤那种是搞笑。

    颜然骂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层次严谨,逻辑分明,站在绝对正确的角度进行批判,让徐导听得都是汗流浃背。

    而且颜然是东风少女的小股东。这次团综,她本来就负有监督节目组的权力和职责,骂起来也是理直气壮,无法辩驳。

    “拍戏是拍戏,人的生命不是拿来给你们冒险的。我再问一句,森林里有熊是骗人的剧情,还是真有可能存在”颜然严肃地问。

    有那么一阵子,颜然都在想如果节目组说真有熊,颜然就直接拉着她的小姐妹原地返程了。虽说熊冬天会冬眠,但是熊的冬眠跟蛇那种假死状态不同,一旦饿了,熊可是会醒过来而且出来觅食的。

    好在张凯阳见状无奈地承认,熊什么的,其实就是用来吓唬她们的,在这一带并不存在。颜然脸色这才好看一点。

    颜然找节目组发飚,把导演和节目组骂得跟孙子一样的时候,其他小姐姐都只敢在远远的看着,甚至不敢靠近去听颜然到底骂她们什么。她们只觉得“哇,颜然牛逼大发了。”却完不明白颜然是因为什么而发飚。估计节目组在后期制作的时候也不能把这么丢脸的内容剪辑进去。

    当然,节目组工作干得差劲,颜然这半个老板也没脸,所以骂完回来后,大家问起来的时候,她也没有如实相告。

    好在大雪只下了一晚,第二天天气晴朗。节目组在商量之后,决定仍然按原计划继续,穿越原始森林,直抵海眼湖

    今天早上的温度比昨天又低了不少。颜然把之前在街市上买的暖宝宝,加热鞋垫分给大家。得知柳梦萦生理期,身体不舒服后更是把热水袋也给了她。滑雪板也直接指定放柳梦萦和余应琪的背包。

    第二天的出发。颜然、文雪夷两位高手继续当前哨。当天守夜的小姐姐们比其他人少睡了大概三个小时,但睡眠上也算充足,除了周茜因为别的原因气色不是很好外,其他人的精神都十分饱满。

    金鲤再次开始了她的死亡吟唱。她是真的很爱唱歌,可以说是被天赋给耽误了的勤奋型歌手。或许跟小小年纪经历复杂的缘故,金鲤的曲库很迷,各个时代的乱七八糟的歌都有。

    什么一会儿“两角尖尖有如利箭”的动画片主题曲,一会儿“眼泪止不住地流,止不住地往下流”的监狱歌,一会“北风萧萧,白雪飘飘”的不知道什么电视剧插曲。

    当然,还有各种团歌和自己的歌。金鲤最喜欢唱的,还是颜然特意给她写的你笑起来真好看。不过不管是不是她的歌,她唱起来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共同点:跑调加破音。

    简直绝了。颜然以为她给金鲤写的你笑起来真好看,旋律已经够简单的了,她竟能跑调跑到唱了十来秒钟,颜然愣是没听出这是她写的歌。

    跑到能跑得这么凶,也是一种天赋。

    如果说颜然在队伍中是绝对的实权派领袖,金鲤则是大家心中的灯塔,精神的导师。她总能在大家感到疲惫的时候出来耍宝,让大家在笑声中提高士气。哪怕只听她唱歌,那七零八落的调子和五涝四旱的破音也足以让人听了精神振奋,笑口常开。

    说她是活宝,绝对是十分中肯准确的评价。

    队伍在颜然和金鲤的带领下,精神状态没问题。但前哨却传来大麻烦:可能迷路了。

    颜然和文雪夷最大的失误在于过度自信,觉得走直线比沿河走更近。所以勇敢地撞进了森林深处,然后问题来了。

    当大雪掩盖了道路,当森林里上下左右是一模一样的常绿针叶松树,连个参照物都找不到,识别前进方向就成了一个令人头疼的事情。

    文雪夷只能和颜然一面参照地图,一面参照gps和指南针,勉强保证在大方向上不出错。细节就像只能岳王爷所说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了。

    这种心态下行走,时间短还行,时间一长肯定要出大问题的。

    颜然和文雪夷急着重新找河流。因为如果能找到河流,沿着河走,大方向淌错的话,哪怕远一点,大概率还是能找到海眼湖的。

    但同时又要保证不能乱带路以免军覆没。所以商量后决定文雪夷按指南针所示的正确方向慢慢向前走,而颜然则扩大搜索范围,寻找那条一开始被她们抛弃的河。

    还好,总算颜然她们方向感强,最后没走错。之前的小河在绕了一个弯后再次出现在了她们的前方。颜然长松了一口气,背上冷汗淋漓,心中满是后怕。

    “我们以后就跟着河滩走了。绕远路也行。”文雪夷也是一脸后怕。

    颜然和文雪夷在河滩上,一边休息,一边用对讲机指控大部队前进的方向。突然对讲机那边传来一阵惊呼,还有救援犬布雷克斯警惕的低吼声。

    颜然和文雪夷一听不对,连忙向后方跑去。文雪夷抓紧了防熊喷雾,颜然也解开了栓在她背后一侧的工兵铲。

    没跑出几步,便看见一只银灰色的狗一样的东西在出现在前方,堵住了颜然她们和大部队的路。

    森林狼。

    这条狼看上去和布雷克斯差不多大,它正准备观察这只队伍,看是否有机可乘,没想到背后突然窜出人来。

    灰狼警觉地转过身来看着颜然和文雪夷。口中发出呜呜的低吼。

    文雪夷居然没吓傻,当机立断地掏出防熊喷雾,远远在向狼喷去。

    这喷雾剂里都是对嗅觉特别刺激的成分,比如说薄荷、辣椒、芥末精油之尖。因为是为了防熊的,射程足足有十米远。灰狼看见有东西喷过来,吓得连忙往侧翼跑。

    但狼的鼻子多灵哪怕是躲过了正面的喷雾,气雾的一喊口号空余波也刺激得一个踉跄。颜然乘机一甩工兵铲,狠狠地砍在狼肩胛骨的地方。

    灰狼惨叫一声。它的身体受伤,赖以为生的视觉和嗅觉又受损,不敢继续恋战,拔腿就跑。颜然追赶不及,只得放弃。但救援犬布雷克思却追了过去。

    “大家还好吗”颜然第一时间问后方大部队。

    “我们没事。人多它没敢轻举妄动。不过你和雪姨也太猛了居然敢和它短兵相接。真是妥妥的战狼女团啊。”牟敏卿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