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都市小说 > 当偏执少女遇上禁欲教授 > 262章 橘里橘气
    似乎是为了表现出对姚和暖的不屑。她刚说完那句话,姚清就消失了,只有那杯没喝一口的茶。

    行叭,估计姚清不用看就知道姚和暖是瞎猜的了。

    姚和暖又在执行部晃了圈,看了眼姚和晓在干什么,就不做停留去了四区。

    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交谈声。声音姚和暖在熟悉不过,除了苏淩水便是赵许了。想必赵许是在姚和暖离开之后就来了。

    想到这姚和暖没忍住笑了出声。

    在四区其他研究员看来,估计他们这几个执行部的人也挺有意思的,一天天的有事没事都往他们四区跑。就算是仗着他们离得近,也不能这么勤啊!

    姚和暖笑完后,伸手敲了敲门,听到赵许跟主人家的一声“进”,这才推门进去了。

    “怎么跑到哪都有你啊。”赵许翻了个白眼表示对姚和暖的不屑。

    姚和暖目不斜视的靠着苏淩水坐下,瞥着赵许阴阳怪气的说:“要不是有人光挑着我不在的时候来找我们家苏教授,我也不会如此啊。”

    说完,还佯装无辜的眨眨眼,一副“都是你的错”的样子。

    赵许看向苏淩水让他管管她。

    可惜苏淩水直接无视了赵许,身心都在姚和暖身上。

    “喏。”赵许把几张纸推到姚和暖面前。

    其实他不推过来姚和暖也已经瞟到了,那么夺目的蓝钻石,自然一眼就看到了。

    “‘钻石’就真的是个蓝钻石?”赵许问。

    他在唐氏那边找到了关于“钻石”的资料。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预防这样的事情发生,关于“钻石”的资料少之又少。

    唯独这几张纸上,印着“钻石”的照片。

    可能是这几张照片不管怎么看都是普通的蓝色钻石,所以那群人才把纸质的留下了。

    “怎么可能,早说了是唐僧肉了,真钻石怎么吃啊。向你这种一把年纪的,牙都能给你崩掉。”姚和暖没好气的说。

    赵许难道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是啊我一把年纪了,也就跟苏教授差不多。”

    姚和暖谴责的看了他一眼,无声的控诉着。他哪里能跟苏教授比啊。

    “对了淩水,你知道Genesis吗?”赵许看到姚和暖才想起来问问苏淩水。

    苏淩水沉思后点头:“略有耳闻。骆部长应该知道。”

    苏淩水刚说完,不等赵许做出什么反应,姚和暖就立刻拿出手机给骆缔骆部长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说来政务繁忙的骆部长,却在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

    “我们想查一下Genesis的资料,麻烦骆部长了。”姚和暖在听到骆缔声音后就马上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得到了骆缔回应后马上挂了电话。

    整个过来,赵许想插口却愣是没插上。

    “不是……你给骆缔打电话干什么?”

    “这不是正常操作吗?不找情报部难道找后勤?”姚和暖斜眼笑着,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齐齐中文网

    看她这样赵许也不想理她了。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啊你知道!赵许叼着根棒棒糖就往后靠着,任凭姚和暖怎么说都不理她。

    而苏淩水就在旁看着他们,眼中一直含着笑。

    一向有自知之明的赵部长也知道,这笑容没有一丁点是对他的,都是给姚和暖的。

    想来也是心酸,他陪了苏淩水多少了四季轮转,却还是比不是后来出现的姚和暖。

    想到这里赵许叹了口气,心里暗骂了句,怎么感觉橘里橘气的。

    离研究园一点不近的情报部,却能让他们部长在十分钟达到四区,也着实是不容易。

    骆缔依旧是跟姚和暖第一次见他时一样的英姿飒爽的,把手上拿着的资料袋扔到几人中间。

    “Genesis,他们一直称自己为创造者。”骆缔言简意赅。

    姚和暖挑眉,也不出她所料,都敢叫Genesis了,果然是一群自大的家伙啊。

    赵许拿过资料袋打开,关于Genesis的资料不多,只说了是一个海外的组织,早些年活跃,近几年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不过现在看来倒不是他们不活动了,而是多披了几层马甲罢了。

    “Genesis原本的首领叫巴伊拉姆·内比希,五年前去世。他去世之后Genesis内斗了一年多,随后就销声匿迹了。”骆缔解释道。

    赵许点点头,把资料递给苏淩水他们:“销声匿迹……不是内斗结束了,就是斗没了。现在来看,是有了新的首领了啊。”

    “对,情报部也是这样猜测的。但是Genesis这几年一直没有在国际上活动,也无法证实。”骆缔语气中还有些遗憾。

    “骆部长很快就能知道新首领是谁了。”姚和暖支着头笑着。

    骆缔不知道从哪抓了把棒棒糖塞到姚和暖手里,挑眉笑着:“那样你们可威胁了。”

    “嗯哼。”姚和暖拆开了一根骆缔给的棒棒糖塞到嘴里,又给苏淩水喂了一根。

    “苏教授,Genesis主要进行的人体研究,跟你们的生命科学差不多吧,反正创世嘛。”骆缔不负责任的丢下这么模棱两可的一句话,朝着姚和暖挥挥手就走了。

    苏淩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过姚和暖却挺想反驳骆缔刚才说的话,什么叫和苏教授他们的差不多?明明是差远了好吗?!

    姚和暖一边想着,一边用力咬碎嘴里的棒棒糖。

    看着面前那一堆各种口味都有的棒棒糖,赵许纳闷的问:“你什么时候跟骆缔关系那么好了?还私相授受。”

    这可不是第一次见骆缔给姚和暖棒棒糖了。

    苏淩水虽然没说什么,却也是看着面前那堆棒棒糖。

    “你懂什么,骆部长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姚和暖瞥了赵许一眼把棒棒糖棍给扔了,剩下的棒棒糖则部塞到了旁边的一个抽屉里。

    赵许看的分明,那抽屉里面已经快装满一个抽屉的棒棒糖了。

    “因为我给你棒棒糖干什么?”赵许下意识反驳。

    姚和暖乐了:“你这意思是说骆部长不用给我,直接给你是吗?诶你看这骆部长还没走远,我去帮你喊住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