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玄幻小说 > 龙血圣尊 > 第1851章
    浮云仙子担心万言邪还会找上门来,直接带着龙尊进入了大青山山脉之中,在这里,有他们两个人熟悉的传送阵,借助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了更远的地方去,虽然没有离开大青山山脉的范围,但是离开了竹林镇的范围,而到了这里她并没有为此停下来,反而继续传送下去,要用几个传送阵多加准备的传送走,只有这样,才能够消除掉自己留下的痕迹,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人,很难找到他的下落,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几个传送阵走下来,浮云仙子已经出现在了距离天龙国很遥远的一处地方,这里也是他们一直以来隐居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不仅灵气充裕,更重要的是,这里有一处秘境,而这个秘境可以说是十分的优质,虽然这里没有什么更好的东西,可是这里拥有着很充沛着灵气,除此之外,还有一块药田,药田里面种植了不少药材。

    浮云仙子把龙尊放在了石床上面,在这里的石床,虽然明面上看上去是一处不怎么样的地方,可是以他们的修为实力,就算是睡在铁板上也不会感觉到冰冷,加上龙尊虽然昏迷不醒,可是龙尊体内的真元还在,而且她感觉到,龙尊体内的真元十分的充沛,比之前的时候还要充沛,更重要的是纯净,这种真元在本质上就超过起他修炼者修炼出来的真元。

    “龙尊,醒醒,快醒醒。”浮云仙子用手推动龙尊,想要把龙尊从昏迷中弄醒,可是试了几次之后,却发现龙尊始终在昏迷之中,而这种昏迷就像是在睡觉一样,不管他如何的努力,始终都弄不醒龙尊,甚至她想要输入真元进入龙尊体内通过真元刺激,把龙尊刺激醒来,可是她试过了之后,却发现,自己的真元根本没有用处,就连龙尊的体内都无法进入,就被龙尊的身体直接把真元给抵抗了出来,可以说她的真元无法进入龙尊体内,更不要说通过真元来唤醒龙尊了,可以说不管是怎么弄,龙尊就是无法从昏迷之中醒过来,这让她诧异不已,要知道,她从来没有发现过这种情况,毕竟这种情况可以说并不常见,更重要的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看着和睡着了一样,却人还活着。

    无奈之下,她只能把龙尊安置在了这里,等着看龙尊将来如何才能够恢复,除此之外,她在没有任何的办法了,至于杀死龙尊这种事情她想都没有想过,先不说,哪怕就是龙尊以已经昏迷了,可身体依然有着自我保护的机制,不然她输送的真元也不会无法进入龙尊的体内,而且就算是她能够杀死龙尊,她也没有必要去杀死龙尊,完是不需要的事情,她和龙尊又没有生死大仇,反倒他们还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人,面为万言邪这座大山,他们可以说是需要共同的对抗万言邪,毕竟万言邪不仅和他们有仇,更重要的是万言邪现在已经是所有修炼者的仇敌了,一个以吸取别人体内真元用来修炼的修炼者,足可以成为所有人的敌人。

    对于龙尊的状态,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也不知道怎么解决,更不知道龙尊和万言邪之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万言邪没有吸收走龙尊体内的真元,而且也没有杀死龙尊,反倒是使得龙尊的实力更加的进了一步,可以说,现在的这个情况,弄得她都迷迷瞪瞪,这种事情如何她都想不明白,毕竟万言邪杀死那么多人,都是吸收了别人体内的真元,而对于龙尊,却没有吸收真元,反倒是让龙尊完好无损,顶多就是昏迷了过去。

    对于龙尊现在的情况,他没有办法,也无法解决,后来干脆也就不管了,毕竟不管如何,他都管不了龙尊,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至于龙尊什么时候醒来,那就看龙尊自己的本事了,更重要的是,以龙尊的实力,也不需要她去管什么,起码不会操心龙尊会饿死这种事情发生,只要没有打搅到龙尊即可。

    然而,昏迷之中的龙尊并不知道外界的事情,此时的他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境,就听到耳边一直有人在喊着他的名字,听的次数多了,他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白墙,这一片白墙可以看得出来,像是某一个房间力,而且身上还插着好多根管子,这些管子他从来没有见过,因为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就在他的上方,有一个瓶子,有液体从瓶子里面往下滴落,然后顺着管子进入到了他的体内,再他右侧的地上,还有一个白色的物体,上面出现许多种不同的颜色,而这些颜色他根本没有看过,也不知道这些颜色代表的是什么,他只知道这些颜色怪好看的,但上面有数字他还是认识的,比如上面有一个八十三的数字,除此之外,这个数字还会出现变化,有时候是八十五,也有时候是八十一,最低的时候是七十九,令他好奇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白色的箱子居然会有这么多的颜色和变化的数字,这令他十分的惊奇和不明白。

    “大夫,大夫,龙尊醒了,龙尊醒了,大夫快来呀,龙尊醒了,他醒了。”就在这个时候,龙尊听到身边有人大声的喊道,当龙尊把头扭过去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正背对着他,冲着另一边的房门那里,喊着大夫两个字,并且声音十分的急促。

    大夫他还是知道是什么的,就是给人看病的人,之前他与万言邪一战,体内的真元已经被万言邪吸走了,现在他才会如此这般的软弱无力,他的这种情况,已经不是医药可以治疗的了,所以就算是找来了大夫也是没有用处的,只不过另他不明白的是,万言邪怎么会放过他,没有杀了他,只吸收了真元就不再管他了,不过,随后他就想到了万言邪吸收了自己真元之后的模样,联想到万言邪很有可能因为吸收了真元出现了真元暴体的情况,由此错过了斩杀他的机会也不是不可能,而他也被路过的行人给救了,只不过他不明白救他的人是谁,毕竟他和万言邪交手的地方就在竹林镇,这个地方属于天龙国,当初那么大的动静,他相信天龙国的修炼者知道后,不可能不过来查看情况,而他落入到了天龙国修炼者的手中,那么后果就不好说了,毕竟他杀死过天龙国的修炼者不止一个人,得罪了不少天龙国的修炼者家族,现在他受了这种的伤势,就算天龙国的修炼者暗中斩杀了他都很有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周围有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与此同时,他发觉到脚步声很繁杂,并且十分的重,并不像是修炼者,要是修炼者的话,走路不会是这样的动静,单单是听脚步声,完就是个普通人,只有普通人才会用这样的脚步走路。

    随后,他看到一群穿着白色长衫的中老和年轻不一的人走进屋中,并且围住在了他的周围,而眼前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却感觉自己十分的熟悉,更重要的是,当他见到之前喊大夫的那个人的时候,脑海中像是炸开了一样,无数记忆开始填充自己的大脑,然而记忆太过庞杂,他感觉自己脑袋都快要炸开了,终于坚持不住,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然而,就在他晕倒的那一瞬间,耳中还听到屋中唯一没有穿白色长衫的那年轻人一脸焦急的喊道:“大夫,大夫,快看看他怎么了,[连城]他怎么死过去了,大夫你快救救他。”

    话声到了这里,龙尊彻底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整个人陷入了昏迷之中,与此同时,一段段记忆的画面,却出现在了脑海中,一段段闪过,和自己本来的记忆荣融合到了一起,这个时候,他发知道,自己已经不在曾经的玄力大陆了,而是来到了一个叫蓝星的地方,并且这个蓝星并没有武道和修炼者,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科技修炼星球,和他所在的玄力大陆不一样,一切都是以修炼为尊,当然,这个蓝星也不是一点武道也没有,还是存在像太极一样的拳法,还有什么八卦掌,弹腿之类的武功招式,当然,这和他所在的玄力大陆无法比较,从玄力大陆随便来一个修炼者,都要比这里的那些修炼了八卦掌和太极拳的人更厉害,当然,这里也不是没有修炼者,只不过这些修炼者只存在于神话之中,就像封神演义还有西游记,里面都提到了修炼者,不过,这些修炼者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就他所知,这个世界上并没偶所谓的真正修炼者,就连那些练了一些所谓武功的人,也不过是普通人,顶多比普通人稍微厉害一丁点,一个打两三个而已,不像玄力大陆,随便一名修炼者,就能够轻易的解决许多的普通人,光是靠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是他们修炼者的对手。

    明白了这些,他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玄力大陆,躲开了万言邪,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个蓝星的,可是他察觉到,自己不用担心万言邪了,甚至,他还有些以为自己本来就是生活在这个蓝星上面的人,所谓的玄力大陆,不过是他的一场梦境而已,只不过这个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他无论如何都忘掉不了这个梦境。

    “龙尊你醒了,可吓死我了,不就是失个恋吗?至于吗,失恋就要自杀,你也太没出息了,我要是你,我绝对不会因为失恋就自杀。”边上的那个年轻人埋怨道,同时又问道,“叶颖就是个绿茶婊,你何必为了这么一个人去自杀,你知道吗,要不是当时司机发现的及时,提前踩了刹车,你以为你还能够躺在这里,早就躺在了太平间的冰柜力了。”

    “咳咳!”龙尊咳嗽了两声,他知道眼前这个人叫做陈洪涛,是他的好哥们,两个人从小就是一个村子长大的,后来又一直在一个学校念书,直到高中毕业,两个人才去了不同的大学,不过,两个人依然在同一个城市,毕业后,又在同一个公司上班。

    “喝水吧,我刚晾好的,喝一口吧,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陈洪涛对龙尊说道。

    龙尊在陈洪涛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然后陈洪涛又把床给摇了起来,让龙尊坐的更舒服一点。

    龙尊开口说道:“我不是自杀,那天喝多了,过路口的时候,看错了灯,这才被撞到,让你担心了。”

    从记忆中,他知道自己确实因为和一个叫叶颖的女孩子的分手,导致心情不好,去外面喝酒,这才使得自己喝多了,在路上被车撞。

    “就算你不是自杀,不也是因为和那个绿茶婊分手,才喝那么多的酒,你要是不喝那么多酒,又怎么可能被车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那个绿茶婊的关系,哥们早就跟你说过,那个绿茶婊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信,非要跟她在一起,最后怎么样,你这几年辛苦攒下来的那点钱,都被她几个月给祸祸光了,然后一脚踹了你,跟个富二代走了,这样的人,也就是你才在乎她。”陈洪涛恨其不争的说。

    龙尊面露苦笑。

    他堂堂武圣境修为的修炼者,没想到也被人给甩了,不过,对他来说,这个叶颖也只不过是过去式,虽然自己曾经可能喜欢对方,可现在他醒来后,发现听到对方名字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波动。

    “行了,你也刚醒来,肯定是饿了,我去给你弄点粥喝,先缓缓,等出院了,哥们在请你去吃烧烤。”陈洪涛对龙尊说了一句,同时自己也站了起来。

    龙尊点了点头,下意识说道:“放点糖,白粥一点味没有。”

    “放心,我还不知道你那点爱好,在这里等着吧,等我回来酒把粥给你带回来,保证是甜的。”陈洪涛说了一句,然后从病房里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