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从沙漠开始 > 第五百二十五章:尔敢!【求订阅】
    一个人

    洞厅内除了黑鹫上人和杜云笙等四人外,竟然还有第五个人

    只是周阳刚才明明视线将整个洞厅都扫视了一遍,并未看见现在看见的这人。

    如此诡异的情况,如何不让他勃然色变。

    而且让他心中打鼓的是,那个人明明盘坐在那里,他却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点气息外漏,甚至如果不是看见对方有手有脚,且露出来的手掌手腕都皮肤白净有皮肉光泽,他都会将对方当成一块石头。

    这可是他在陆玄机这位元婴九层大修士身上都没有看见过的情况

    “这位前辈是”

    周阳脸色变了变后,很快就强自镇定下来,一脸小心翼翼的对着那个盘坐在地上的黑袍人拱手行了一礼,不敢有一丝不敬之色。

    “坐”

    淡漠无情的声音,轻飘飘从那黑袍人口中传出。

    周阳听到这声音,心中各种想法瞬间部没有了,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顺着声音在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

    等到他坐了下来后,他才忽然像是回过神来一样,悚然而惊的望向那个黑袍人,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言出法随

    周阳想起自己刚才的情况,脑海中忽然闪过了这个念头,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所谓“言出法随”,可以说是一种神通,也可以说是一种境界。

    说是神通,是因为修仙界确实有一些极其厉害的神通可以起到“言出法随”效果。

    说是境界,是因为只要修为达到了渡劫期真仙以上的境界,参悟天地法则有成,如果刻意施展力量的话,确实是会具备一些“言出法随”的力量。

    而据说修为若是达到合道天仙境界,则一言出,天地法则相随,一言可让人死,一言可让人复活,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言出法随

    不管黑袍人是哪一种情况,对于周阳他们这些金丹期修士来说,都是一件让人又敬又畏的事情。

    难怪狂妄阴狠如黑鹫上人,在周阳进入洞厅中的时候,也只是面色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就没有任何多余动作了。

    想必其心中也是怕自己在这里聒噪的话,会引起那个黑袍人生厌,给自己带来不测之祸。

    周阳明白这些,原本想要给杜云笙传音打探情况的想法又止住了,老老实实的跟着一起坐在那里,耐心等待起了下一位来客。

    也没有让周阳多等,大概在他之后又过去一天,便又有人成功修成那“太虚炼神决”来到了这里。

    而他这时候,也终于知道杜云笙等人对于自己进入洞厅为何不奇怪了。

    因为他们这些在洞厅内的人,可以清楚看见其他人进入洞厅前经受那个无面人形怪物考验的情况,甚至都可以听见他们的对话声。

    周阳在看见这种情况的时候,脸色是复杂的,一阵青一阵红,心中很庆幸自己没有出什么丑,不然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然后他却又不由的为姜凤仙担忧了起来。

    这要是姜凤仙在经受那无面人形怪物考验的时候,做出什么失态的丑事,他岂不是亏大发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他担忧的,最让他担忧的事情,还是没有通过考验的下场。

    在周阳之后接受考验的那个修士,就是没有发现无面人形怪物的幻化伪装,直接被其一爪子拍碎脑袋,然后连整颗金丹带元神一起都成为了无面人形怪物的食物,被其一口吞噬掉了

    可以想象得到,周阳看见这种情况后,心中是有多么的后怕,脸色是有多么的难看。

    “这一关名为小心魔关,那怪物在特殊幻阵的帮助下,可以如心魔一样幻化成为我们心中所牵挂想念的人或者物,一旦我们不能在幻境中发现它的伪装幻化,就如同修士渡心魔劫失败一样,金丹和元神都会被其吞噬掉”

    在周阳面色难看的望着那个陨落修士尸体发怔之时,杜云笙的声音,忽然传进了他耳中,给他解释了这一关的情况。

    他听到这话,心中一震,不由将目光看向杜云笙。

    面对着他的目光,杜云笙语气微冷的点了点头道:

    “没错,这一关的存在,其实就是考验我们的心境修为,侧面考验我们有没有化丹结婴的可能”

    “若是心境修为不过关,连这由怪物和阵法结合形成的小心魔关都无法通过,以后面对真正的心魔劫,又能有多少成功可能”

    “圣婴果此等奇物,自然不能让一些庸才白白浪费掉”

    能够修行到金丹期的修士,没有一个是庸才

    杜云笙所谓的“庸才”之说,当然不成立。

    不过周阳得承认,他说的还是有一些道理,而且也符合事实。

    陆玄机也说过,那些“天外仙人”们在昆虚界留下“圣婴果”这种珍稀灵物,是为了培养出有潜力“成仙”的杰出后辈。

    而要想“成仙”,首先就得化丹结婴晋升元婴期。

    要晋升元婴期,“心魔劫”就是最大的一道难题。

    “天外仙人”们在让人得到“圣婴果”之前,考验一下闯入者的心境修为,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只是这种考验未免太残酷了点

    周阳皱眉望着外面,那地上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知是被转移到了何处。

    此时此刻,洞厅那个深邃的入口,在周阳眼中似乎变成了一头吃人怪兽张开的大口,随时准备吞噬掉进入这里的修士。

    因为已经距离六个月的时间限制很接近了,接下来的二十多天时间里,又陆续有人前来闯荡第三关。

    只是来者人数虽然不少,但能成功破关的人却是并不多。

    直到周阳看见姜凤仙的身影出现之时,洞厅内算上他在内的金丹期修士,也不过六人而已

    而让周阳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尴尬的是,姜凤仙接受考验之时,那个无面人形怪物又扮成了他的模样。

    从这点可以看出,他在姜凤仙心中显然是占据了极其重要的位置。

    同时他看着怪物幻化的自己与姜凤仙交谈,说着那些柔情蜜意的话,又是感觉无比的尴尬。

    要知道这洞厅内除了他自己外,可是还有黑鹫上人和杜云笙等五人,如果算是那个不明底细的黑袍人,就是六个人了。

    被六个人看着怪物假扮的自己和自己女人你侬我侬,周阳心中之羞怒,可想而知。

    只见他目光死死盯着那个怪物假扮的自己,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夺眶而出。

    等到他看见怪物假扮的自己,竟然试图去拥抱姜凤仙后,他顿时怒而起身,不由怒声喝道:“尔敢”

    也不知道他的愤怒,究竟是怕怪物伤害到姜凤仙呢,还是男人的独占心理作祟,不愿让自己的女人被其他异性触碰,尤其那怪物还不是人

    不过让周阳又惊又喜的是,在他怒喝出声后,姜凤仙不知道是心有灵犀感应到了他的愤怒,还是和他一样发现了怪物的异常,突然抽身离开和怪物拉开了距离,并且满脸疑色的出声质疑起了无面人形怪物。

    面对质疑,无面人形怪物还想着狡辩,但是姜凤仙既然心中已经起了疑心,以她的聪慧要想找出怪物马脚并不难。

    最终当她确认了怪物是假货,准备动手之时,那怪物就同样一闪消失了,然后她就见到了真正的周阳。

    “你这个周阳,该不会也是假货吧”

    看到真正的周阳,姜凤仙双眼一眯,不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轻声戏弄了他一句。

    周阳听到她的话,却是连连打眼色示意其看向黑袍人。

    显然,姜凤仙也和他初时到此一样,并未发现黑袍人的身影。

    可惜姜凤仙却似乎会错了意,以为他是在指其他人,不由又对着离他不远的杜云笙微微一点头道:“杜道友也在啊,那看来这个周阳应该不假了”

    周阳见此,只能无奈出声河道:“凤仙不得失礼,还不快先见过这位前辈”

    有了他的明示,姜凤仙终于发现了洞厅中还有第七个人存在。

    可以想见,她的脸色当时有多精彩。

    不过那黑袍人倒是好脾气,并未因此对姜凤仙有任何怪罪,仍旧是一个淡淡的“坐”字令得姜凤仙在周阳身边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

    并且也未因为周阳刚才怒喝出声而对他进行训诫惩处,这让周阳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接下来周阳自然是充当了先前杜云笙的角色,给姜凤仙解释起了这里的情况。

    不出他所料,听到自己在幻境中的一切表现都被周阳和其他人看在眼中,姜凤仙脸上也是又羞又怒,一张俏脸都红了起来。

    “这么说,你就一直在看我的笑话了”

    她眉目含煞的恨恨瞪着周阳,语气很是危险。

    周阳闻言,连忙大摇其头道:“没有,我一直在为凤仙你担心呢,你不知道刚才我有多担心你,特别是看到那怪物将魔爪伸向你后,我都急得喊出了声来,还好那位前辈并未因此追究我的责任”

    姜凤仙听到他这话,心中顿时一暖,倒是未曾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只是嘴上却轻哼道:“哼,你这嘴倒是和那怪物一样甜,难怪我都差点被那怪物给骗了,原来根子还在你这里”

    “咳咳,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凤仙你可以不信那个怪物的话,但一定要信我啊”

    周阳面色尴尬的轻咳两声,却是叫起了屈来。

    心中却是恨死了那个无面人形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