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玄幻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 第0413章:E连:斯皮尔斯时代(3)
    506团这一次并没有被拉到最前线,和包围在鲁尔工业区的三十多万德国军队在第一线奋战,而是被安排到了鲁尔的一个矿区,在那里加强着包围圈的厚度,顺便为其他部队提供必要的侧面掩护。

    总得来说,这是一次很轻松的前线任务,以至于伞兵们纷纷认为这是他们之前把所有该打的仗都打完了,现在轮到他们当观众冲人数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4月12日——对美国人来说,这个日子蛮有纪念意义的。

    1945年的4月12日,在后世被多次评为最佳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在这一天去世了,但因为消息传递的原因,在这一天的伞兵们,并没有听到从大洋彼岸传来的噩耗,依旧像往常一样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夜,2排巡逻队在莱茵河畔上巡逻。

    喜欢跑到德国村庄换鸡蛋的里斯又在遭受战友们的嘲讽。

    “里斯,你今天换鸡蛋的时间比昨天短多了,而且换到的鸡蛋还不如昨天的多,是不是人家姑娘不满意你所以换到的鸡蛋少了?”韦灵打趣着里斯。

    韦灵在两个月前还不是伞兵,他在阿登战役之初就受伤了,被丢进了医院,出院后这家伙深感到普通陆军的不靠谱,决定做一个空降兵——他在伞兵训练期间,曾一天五次合格的跳伞,最终如愿以偿,被分到了E连2排,本身就是个老鸟的他,很容易融入了E连。

    里斯哼哼的指着奥基夫说:“都是他的原因,他一个劲的在外面催我,人家姑娘不乐意了,匆匆和我换了鸡蛋就走了,值得怀念的故事愣是没有发生。”

    “那不是个姑娘吧,”只有18岁的奥基夫傻傻的说:“她明明是个大婶。”

    巡逻队的众人差点笑断了气,里斯气急败坏的说:“你们知道个屁啊!我跟你们讲啊……”

    这货想宣扬下他的理论,虽然有五千多字的理论知识,但明显这样的内容是不可能出现的,于是,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一旁响了起来:“讲什么?说出来大家一起听。”

    “长官!”

    巡逻队瞬间肃然了起来,一个个向黑暗中出来的维尔什打招呼。

    维尔什冷哼一声,说:“你们最好别忘了上面强调的军令——我可不想看到有激进的军官把你们给揪出来。”

    维尔什口中的军令,指的是在进入德国后,上面特意颁布的一道《与德国人相处事项》,该命令大致的意思是说:除了公务外,士兵不得与任何德国人交谈,包括老人和孩子。

    好吧,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下达的这样命令,反正绝大多数的人不愿意遵守这个——一些激进的军官却非常遵守这个,但凡看到和德国人和善交谈的士兵,就揪出来一顿批。

    “放心吧,我们会注意的。”韦灵他们满口答应着,维尔什却特别的对里斯说:“尤其是你,不要被他们抓到小辫子,我可不想被别的军官喷一顿。”

    “嗨长官,我这是替被德国人迫害的人民报仇呢。”里斯狡辩,一旁的郑英奇为之绝倒,人才啊,这小子绝对是个银才!

    “说的很有道理,就冲你这句话,我想你就拥有足够的文化素养了,”维尔什冷笑:“那你明天就找我,我给你布置一些适合文化人做的事。”

    里斯一个激灵,马上认错,拍着胸口大义凛然的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胡闹了,维尔什这才放过了他,继续和郑英奇巡视了起来。

    “这些家伙啊,三天不收拾就无法无天了,”维尔什朝郑英奇抱怨:“一个个都是老油条了,打仗的本事没怎么见涨,扯淡的本事倒是蹭蹭涨上来了。”

    “你不觉得这样的气氛很不错嘛?”郑英奇不以为意,他带兵受高城的影响极大,日常中并不在意和部下间开玩笑,甚至有时候没大没小都不在意,唯一在意的就是服从和能打仗,这一点上,E连基本没叫人失望过。

    虽然2排有点小前科。

    “你倒是看得开。”

    “其实他们挺不错的,就像刚才咱们听到的那样,像里斯这样的家伙都知道等价交换,比日本人和德国人强多了。”郑英奇对美国大兵的军纪从没有报过多大的信心,但E连确实没令他失望,没有出现过最让他憎恶的恶劣事件。

    其实总得来说,还是因为德国人和美国人没有刻骨铭心的仇恨,战争中出现的伤亡身为战士都看得看,毕竟战争的本质就是你死我亡——但德国人没有伤害到美国的本土,所以大部分的美军对待德国百姓,并没有太多的憎恶、仇恨的心情。

    但俄国人和德国人充满了仇恨,自从攻入德国本土后,俄国军队在德国本土进行各种各样的复仇,其实也是人之常情,当然,俄国人管不了美国人的嘴和笔,那些复仇的烂事,自然就成了美国军人鄙视他们的由头之一。

    果然,只要有了衬托,美军的军纪也能因此称之为优秀吖~

    两人继续巡逻,但就在这时候,枪声突然从后面传来,维尔什色变说:“是韦灵他们?”

    “我去看看,你去指挥部队,小心德国人偷袭。”郑英奇一边说着一边扭头往回跑,大约在两百多米外,巡逻队的五个人正不断的朝莱茵河上倾泻着弹药。

    郑英奇扑过去就喊着问:“怎么回事?”

    “我听到了划水声,应该是德国人的侦查分队想要潜入过来!”韦灵一边射击一边回答。

    “干得不错,这里的大水正适合给德国人水葬。”郑英奇夸奖了韦灵一声,韦灵俏皮的说:“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枪声只持续了三分钟,三分钟后,河面上就看不到任何隐约的物体了。

    “他们只剩下水葬这一条路了——我想,未来的几个月,我都不会想着吃莱茵河里的鱼了。”韦灵示意大家可以结束射击了,顺便还嬉皮笑脸的朝郑英奇说:“军士长,看到了吧,我们干掉了一支德国人的侦察分队,我想你该给我们请功。”

    “那是维尔什该操心的事,好了,这里得加强戒备,小心德国人故技重施。”

    这是一场在巡逻中遭遇的极为普通的小战斗,小到维尔什只是往连部丢了一份简单的报告就了事了,但在两天后,也就是罗斯福总统逝世的消息传遍军的时候,下游有人捞出了几具美军的尸体,从身份牌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是506团情报股股长李奇少校带领的一个小组。

    一共捞出了三具尸体,经过鉴定,都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枪口下——上面得知后震怒,开始了彻查。

    E连的2排当时正在缅怀逝去的总统。

    尽管总统距离他们异常的遥远,但对2排来说,总统还欠着他们军士长的一枚国会勋章呢,再加上他们都是受国家召唤参军的热血青年,自然需要通过仪式表达对这位巨头逝去的缅怀。

    就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团部的调查人员闯进了2排,没错,是闯了进来,杀气腾腾的闯了进来,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直接找上了韦灵。

    “中士韦灵,4月12日晚上10点到1点之间,是你带人在莱茵河畔上巡逻的?”

    “是我。”

    “你负责巡逻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有啊,有德国侦查兵试图渡河侦查,被我们发现直接击毙了,我们排长应该向连部提交过报告吧?”

    “德国侦查兵?”问话的少校嘴角一抽,随即严肃的问:“你确定吗?”

    “当然确定了,当晚我们并没有接到任何有关我军行动的信息,”肯定回答的韦灵这时候已经有些慌了,但老鸟之所以是老鸟,是因为他们很懂得保护自己,只听他继续说:“既然没有我们的人行动的信息,那只能是德国人。”

    问话的少校叹了口气,说:“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事实上,你们当晚打死的并不是德国人,而是我们自己人,是情报股的股长李奇少校。中士,我想你得和我们走一趟了。”

    “等等,”停了半天的郑英奇站了出来,皱眉说道:“长官,我很确定,4月12日当晚,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有我军行动的通报!”

    尽管这种工作不是郑英奇负责的,但他很操心这个,每天都会检查上面传下来的各种通报,就怕出现不可预估的乌龙,他记得很清楚,当晚的确没有友军的行动通报。

    这时候斯皮尔斯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他看上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进来就接过了郑英奇的话头说:“长官,李奇少校在行动前,没有通知到任何人。我的人在这件事上没有任何错误。”

    所有的渡河行动都是需要通知到基层的,哪怕是为了保密事先不说,但在行动后也一定会告知基层部队,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战场上大家的神经都紧绷着,遇到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就会不要钱一般倾泻一堆子弹,自己人如果没有提前通知到位,被打了怪谁?

    “不管怎么样,人我得带到团里去,斯皮尔斯上尉,相信团里面会给你的人一个公正。”

    闻言韦灵脸色垮了下来,他不认为自己这一个小士官能得到什么样的公正,而且他真的慌了,原以为是干掉了德国人,没想到却是干了这么一条“大鱼”……

    周围围观的伞兵也为韦灵赶到委屈,甚至有人想到了之前倒霉的海利格,海利格是因为没回答出口令被自己人打伤的,他运气好没有直接见了上帝,但即便如此,打伤了海利格的倒霉鬼也被从2排掉去了其他连队。

    等等……

    当初打伤海利格的也是2排的?

    老兵们面色古怪,2排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成了“己方军官杀手”了?

    “我和他一起过去,”斯皮尔斯看到对方态度坚决,略作思考后说:“我的人没有任何错误,我不觉得他应该受到任何一点不公正的待遇。”

    “行吧。”团部来的少校没有反对,而一旁的韦灵却忍不住感激的看了眼斯皮尔斯,心里满是感激和激动。

    斯皮尔斯的这番反应,也让连队里的其他人对他的感官发生了变化——E连喜欢斯皮尔斯的人很多,因为他作战勇敢、不畏艰辛、时刻和他们在一起,他们能放心的接受斯皮尔斯的指挥,但依然有很多人讨厌、害怕斯皮尔斯,尤其是是新进入E连的新人,听闻了斯皮尔斯杀德国人、杀自己人的事迹后,打心眼里害怕这个男人。

    但这一刻,斯皮尔斯的担当让那些害怕和讨厌他的人改变了看法。

    没有人不喜欢一个护着部下的军官。

    ……

    团情报股长李奇少校,在挂上少校军衔之前,没有拿到过一枚奖章活着勋章,很多光鲜的活动中,他的胸前总是光秃秃的,相比506团的其余军官,他光秃秃的胸前,很失色的。

    他晋级少校,受到了很多人的挖苦——没有战斗经历简直就是他洗不掉的污点。

    显然,李奇少校受够了这种挖苦,决心要干一番大事给那些挖苦他的人瞧瞧,以证明辛克团长绝对不是识人不明,也要证明他自己对得起挂上的军衔。

    “所以,他就带着人渡河亲自去德军阵地侦查了?”郑英奇面色古怪的听着尼克松讲述缘由,最后忍不住反问。

    尼克松吸了一口酒后,无奈的耸肩说:“对,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勇敢,至少我是做不出来——即便让我去做,我想,我也得拉上你。”

    “那个白痴,”尽管这样骂一个死人很不道德,但郑英奇还是忍不住给对方冠以白痴的头衔,他带着恼火说:“他难道就不知道报备一声吗?”

    “你也知道,他没有真正经历过一线。坐在团部情报股长的位子上,情报会流水一样上来,谁会在意情报是怎么获取的?”尼克松打了个酒膈,反正他是不喜欢呆在那个位置上,只是没想到接任者的运气会这么的衰……

    郑英奇无语,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他真不知道怎么评价祸害了韦灵的这位少校——韦灵目前一口咬定,是自己发现了动静,下令巡逻组开火的,反正将别人摘得一干二净,该背的东西自己一个人部背了。

    “你放心好了,辛克团长是个讲道理的人,这件事错不在你的人,他是不会追究责任的,要怪,只能怪李奇犯傻。”尼克松看出了郑英奇的担忧,笑着将一杯酒推了过来,却被郑英奇毫不犹豫的拒绝,他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继续美滋滋的喝酒,然后才说:

    “你现在要做的是配合维尔什管理好2排,相信我,他是不会有事的。”

    “人心浮动啊……”郑英奇耸肩,不止是2排,连现在都很关注这件事,如果上面不能公正处理,以后难免会束手束脚。

    ……

    其实不止是E连,各连的士兵都有类似的担忧,战争中的误伤是不可避免的,尽管有的误伤是存心的,但绝大多数的误伤,都是无心之过,因为弦崩的太紧而导致的。

    而E连发生的误伤事件,本质上来说,和开枪者一丁点的责任都没有——巡逻分队就是负责在第一时间打击德国人的侦查力量,难道发现了动静后,还需要拿个喇叭问一下对方是不是自己人?

    所以,伞兵们都在等待着这件事的结果。

    明明很容易就断下的“案子”,却拖了三天始终没有结果。

    斯皮尔斯坐不住了,又一次去了团部,对辛克团长说:“长官,我是来申请器械的,我的人在巡逻的时候需要配个喇叭,我还打算每个巡逻组准备一个探照灯,一旦发现有动静,先拿探照灯看一下,然后用大喇叭跟对方交流,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对了,为了避免对方喊话我们听不见,我们还得准备……”

    “够了。”辛克打断了斯皮尔斯的喋喋不休,一脸无奈的说:“你好好说话行吗?”

    “长官,我是在好好说话啊。”

    “行,你还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

    “有事,我就是想问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带韦灵回去?”斯皮尔斯问出了第N遍说的这句话。

    辛克无奈的狠抽了一口烟斗,不知道怎么说——团部在韦灵的处理上,也存在分歧,当然,没有人认为韦灵需要重判,但有一部分军官认为该处罚韦灵,毕竟,韦灵打死了自己人,而且还不是一个,虽然他们重点关注的是李奇。

    但还有一部分军官,认为这件事上韦灵没有任何责任,韦灵就是尽到了前线巡逻队的责任——如果尽职尽责需要被处罚的话,那大家还是洗洗睡吧,打个狗屁的仗。

    两种观点明显是团部军官和一线军官的分歧,辛克也为难,他虽然认为韦灵无罪,但毕竟死了一个少校和几个自己人,这么轻易的放过,是不是显得军官不值钱?

    “长官,您应该知道,韦灵只是尽职尽责的做了最正确的事,如果做对了事需要处罚的话,我们的士兵们谁还敢做正确的事?”斯皮尔斯苦口婆心的重复了自己说了无数遍的意思,“韦灵已经被关了三天了,您也该做正确的决定了!团所有的伞兵,都在等您的决断!”

    辛克看了眼斯皮尔斯,心里慢慢有了决断,这事,却是不能拖了。

    “艾瑞克,带斯皮尔斯去接关起来的小伙。”

    当喊出了这句话后,辛克浑身一松,随即心里苦笑,自己啊,倒是越来越想的多了,既然没错,那还犹豫什么?

    斯皮尔斯瞬间喜悦了起来,忍不住拍马屁说:“团长,这真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少废话,去把人带回去,”斯皮尔斯满脸喜色的掉头就走,辛克却喊等等,又朝斯皮尔斯说:“告诉那个小伙子,既然没有做错事,就不要有负担,嗯,再告诉他,他是个尽职的好士官。”

    韦灵在被关押了三天后,大摇大摆的坐着斯皮尔斯的车再一次出现在了E连,当他和斯皮尔斯一道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在场的E连所有伞兵,默契的鼓起了掌,掌声一浪接着一浪。

    韦灵受宠若惊,但慢慢发现,那些鼓掌的战友,正用一种极为热切的目光看着他们的连长。

    郑英奇也在其中,看着斯皮尔斯摆着手示意快点散开少在这里聚集,他突然想:

    如果温特斯和斯皮尔斯一起竞争E连连长,大家会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