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1859章 互相利用
    “快,铐上,有人来了!”十来分钟之后,老头急忙跑到我的身边将我的手脚重新铐在了床上。刚刚弄妥当,门就被推开了。几个护士走进来,先是朝着房间四处审视了一番,然后才掀开我身上的被单检查起我的伤势来。接下来就是换药,注射药水,等她们把这些都做完,又检查了一遍我手脚上的铐子,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别小看这几个妞,手里也是有几分功夫的。喂,刚才我跟说的事儿,想好了没有?”老头走到门前,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然后问我。

    “啥事儿?”换过药之后,我伤口顿时觉得清凉一片。之前那种火辣辣的感觉,此时也荡然无存。我稍微活动了一下腰身,让自己躺得舒适一些后问老头道。

    “就装,就是让多在这里磨蹭几天那事儿,考虑得怎么样了?躺这儿起码还能有张干净的床睡睡,一旦去了地下三层,连稻草都没有垫的。”老头再三想要我找借口多留在病房里几天,让我心里对他起了一些疑问。我可不相信一个初次见面的人,无缘无故的就会对我这么关心。

    “当然了,我也有一点私心,这一点我不隐瞒。刚才我也说过,迟一天出院,我就能多在这里陪护一天。这样我也能多吃几天饱饭,睡几天安稳觉。这是对咱俩都有好处的事情,既然进来了,就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这些人,可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而且他们也不会轻易就放走,除非能让他们达到预期的目的。多留几天,将身上的伤都养好,再囤积一些脂肪,也好应付接下来被关押的日子。”老头坐到床边对我说道。

    “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吧,伤势好没好,那些医生肯定会如实对刘定国说的。对了,这里难道是刘定国当家做主不成?他关押了这么多人,难道不对他的上司报告?”我看看老头问他。

    “报告?我想刘定国压根就没有想着报告。他是个只看重结果的人,至于过程,在他看来只要能达到目的,就都是合法合理的!”老头摇摇头对我说。

    “也就是说这里发生的事情,他的上司未必知情。”我看着天花板说。

    “医生,请问我的衣裳在哪?”等到晚上换药的时候,我问医生。

    “衣裳?进来的时候一身的血,我们用剪刀将它裁剪开,才能为治疗伤口。这么多天了,可能早就被送到垃圾焚化炉里给烧了吧。”医生查看着我的伤势说道。一听他说这话,我当时就有些急眼了。衣裳没了无所谓,可是那根皮带却关系重大。

    “那,我的那条皮带呢?那是我奶奶留给我的遗物!您能不能帮我找找?或者我自己去找也行!”我急忙追问着医生。

    “皮带?哦,说的是那条十字扣的腰带吧?那个应该跟的手机和钱包一起都放到库房里去了。等出院的时候,会还给的!”医生的话,让我松了口气。只要皮带还在,别的东西丢就丢了吧!

    “恢复得不错,再过两天就能下地走动了!是我遇到挨过枪子的人当中,恢复得最快的!有事按铃,好好养伤!”医生检查完,直起身子对我说道。从他的言谈举止之中,我压根就看不出他也是六扇门里的人。

    “万事都别被表面现象给迷惑了,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等医护们都离开了,老头忽然开口对我说道。

    “说!”我朝他看去道。

    “我敢保证,他们现在一定会去翻找说的那根腰带!然后交给刘定国去研究。”老头看着我说。

    “为什么?不过是一条普通的腰带,有什么好研究的!”听老头这么说,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后我在心里想着:莫非我刚才的话里,有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不成?

    “说到那条腰带的时候,有些紧张!虽然在尽力掩饰,不过我还是能够看得出来非常看重它。想想,连我都看得出来紧张那条腰带,这些六扇门里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别忘了他们的年纪都比大,接触的各类人也一定比多。有些伎俩,他们已经算是见怪不怪了!”老头双手搓动着对我说道。

    “想不想离开这里?”我看向老头问道。在问他这个问题的同时,我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刚才那些人要是真的准备拿我的腰带去研究,我拼着伤还没好,也要夺回腰带从这里杀出去。至于造成的后果,我已经不想去考虑那些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打算孤注一掷?的伤可还没有好利索,而且这里好进不好出。不然以为我们这些人会这么老实的待在这里?每个人都想出去的,但是不说别的,就那三百里戈壁,很多人都走不出去。”老头的神色一变,然后凑到我的面前说。

    “想走的话,我可以带一起!但是前提是,要想办法帮我搞清楚腰带的下落。还有,在这里这么多年,应该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回头把这里的地形图给我画一张出来,等我准备好,咱们就走!”我也顾不上继续跟这老头斗心眼,此时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比那条腰带更为重要的了。

    “腰带里藏着宝贝对吧?”老头的话,让我的眼神顿时变得锐利了起来。

    “我可以帮这个忙,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老头摸了摸下巴对我说。

    “说来听听!”他跟我讨价还价,反而让我安心了一些。不怕对方有条件,我就怕他真的什么条件都没有。要是那样的话,我反而不敢太信任他。

    “假如要是咱们冲出去了,要保护我去一个地方!”老头起身来回走动着,片刻后他停下脚步对我说。

    “成交!”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等我的消息!”老头闻言俯身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就朝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