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修真小说 > 新白蛇问仙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踪迹
    俗话说做得越多越容易露出破绽。

    从之前湖畔小镇互相试探,到山门外湖面,其实最关键在于谁先发现对方本体所在,率先发现意味占得先机,奈何时间越来越紧凑。

    既然白雨珺已经先出手,嚣无法继续坐视下去。

    湖水浅浅凹痕勾勒出庞大图形,灵光点亮繁杂纹路,白雨珺发现感知能力受到限制……

    水面无风平如镜,雾散之后更显寂静。

    某白皱眉头。

    就在刚刚嚣施法时,察觉到若有若无气机,它就在附近。

    施法不可能毫无痕迹,白雨珺知晓,嚣也明白,但这一方面可操作空间太大,谁又能知晓是否故意暴露的陷阱。

    细细思索,其实颇为好笑。

    龙族仅剩不多的一条白龙和不人不龙的嚣,竟然都是老阴货。

    在某白看来,嚣这种货色在龙庭末年就该死去。

    水面异常之后并未看见嚣现身,湖面反而多了一处富丽堂皇宅院,金顶玉砖花草欣荣,引得无数看客惊讶。

    强者虽做不到移山填海,搬个院落田亩没太大难度。

    怪就怪在这屋舍花草半虚半实,即是真的,亦是假的,田地庄园确实存在,却又仿佛在另一个空间。

    某白眨眨眼。

    嚣把它的秘境显现出来作甚?

    莫非……

    秘境也能作为斗法手段?用沉重秘境砸死对手?或者把敌人掳进秘境捏扁搓圆?

    “嘶~有点儿意思。”

    摸摸皮肤细腻下巴,既然如此咱也稍微显现一丁点儿吧。

    保守起见,受保密精神指导真的只能显现小小一块,若把自己的世界弄出来怕是会压扁一切,对世界生态不友好。

    啪~打个响指。

    庄园草地对面雾气朦胧,有百丈高阴影若隐若现。

    聚众围观的看客们再次惊叹,好大一座仙山,古树参天奇峰怪石,奇松迎客崖高百丈,当山峰彻底凝实,山川与生俱来的压迫感更为清晰,与寂静庄园不同,山上有一只灰毛野猴荡来荡去……

    吱呀~宅院大门推开,一位打扮的一丝不苟的文雅之士走出。

    站在山前的白雨珺看了两眼,确实是嚣的相貌,同样,一个分身而已。

    荷叶上,甘武眼神询问的看向于蓉。

    于蓉再次摇摇头。

    湖面,白雨珺走上前,好奇观望,想弄明白嚣显现龙之秘境作甚。

    当嚣的秘境出现时,白雨珺将范围锁定小片区域。

    算是某种心知肚明的比试,互相从暗处往外走一点,比试谁手段更高。

    又是龙族天赋。

    排斥龙族身躯非得弄个人形,却又不肯放弃龙族天赋,对于这种口是心非之辈使劲儿唾弃就完了。

    突然,没来由心生警觉!

    自己缩小可疑范围的同时嚣也在做同样的事!

    呵,就怕把它吓跑了,算是冒险吧。

    白雨珺知道嚣为何如此谨慎,它在惧怕一样兵器,龙枪,能够一击重伤它的神兵。

    藏于暗处的某白掏掏宝库。

    里面有一件三千多年前现世又深埋三千年的屠龙利器。

    猎龙弩……

    略微思索后放弃使用。

    既然无法彻底将嚣弄死,那就没必要提前暴露,龙枪足以应付。

    别小看几个凡人打造出来的屠龙利器,凡人手里能伤蛟,在龙的手里足以屠真龙,此物绝对龙庭末年死敌所创。

    尤其得到这最后一支猎龙弩箭后,白雨珺丧心病狂往里添加许多东西。

    就算戳不死嚣也能让它丢半条命,无论如何折腾,改不了是条龙的本质。

    安耐住杀心,全心全意搜索嚣的踪迹。

    就在这时,出现意外……

    六道身影出现在庄园与山峰之间的湖面上。

    看热闹的众仙们齐齐一愣,岑氏冒出来作甚?更有趣了!

    岑氏为首老者微笑拱手。

    “二位,斗法容易失手伤和气,老朽觉得万事以和为贵,斗胆为二位说和,不知,可否给老朽一点薄面?”

    所有人都明白,这句话背后代表的不是老头而是岑氏。

    或者说仙君的面子,直白说就是威慑,其想法不难猜测,既然来道门提亲龙女自然不希望其争斗中受伤。

    刀剑无眼,岑氏觉得万一伤到了或者损害根基,最后都是仙域损失。

    白雨珺分身看了眼六位岑氏族人,尤其当中那位玉树临风眼神暧昧的俊杰,记得他打赢比试后在后山幽会美女来着,怎的跑来道门?

    六人有所准备,恰好站在中间。

    嚣分身微微一笑,并未将这几个岑氏族人放眼里。

    连真身分身都看不清,如何做得和事佬。

    就见岑琸上前一步,衣着得体可谓玉树临风,笑容仿佛在贵族门阀世家锤炼千百遍,连根发丝也挑不出礼仪毛病。

    “在下岑氏岑琸,见过白仙子。”

    某白双足离水,这样可以与六人平视而不是仰头,免得堕了面子。

    心中很是感到不满,差点锁定嚣的位置,却被这些扯大旗的扰了稍纵即逝的气机,若嚣不受干扰,自己便落了下风,虽不至死但难免败上一招。

    美眸一转,觉得机会来了!

    “有事?”

    语气相当生硬,脸上就差写着谢绝二字。

    至于面子,堂堂神兽何必在乎仙家氏族如何想,又不兴人族那一套。

    作为主事者的老头手捋胡须笑容和善,未因态度生硬而不满,反倒觉得仅存神兽真龙本该如此,高傲才正常,毕竟典籍里清楚写着龙族天性傲慢。

    “我岑氏此行与白仙子有关,当然,此事晚些再叙。”

    不待白雨珺开口转身看向嚣。

    “阁下,不知与白仙子有何过节,可否赏几分薄面化干戈为玉帛?”

    嚣淡淡看了六人一眼。

    仍旧微笑,却连一个字也没说,摆明了不给面子。

    立刻,六人脸色难看,话已至此,居然当着众多仙神瞩目扫了岑氏面皮,无论如何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修行中人没有太多废话,你不给我面子相当于撕破脸。

    估计六人早就打算出手以便获得龙女好感,直接摆开阵势参战……

    突然发生的变化是影响也是机遇。

    场中气机紊乱,白雨珺没想到这六个憨货居然真打。

    不愧仙界霸主仙君后辈子弟,宝物仙器人手数件,出手便是杀招,丝毫不惧对方背景如何。

    嚣的分身没了微笑,它的谋划被扰乱。

    不得已,冷漠收起秘境虚影,与此同时知晓自己可能已经暴露。

    机会稍纵即逝,事已至此继续对峙毫无意义,无奈叹息转身欲走。

    同时做好了应对纯阳剑气和龙枪的准备。

    没想到,最先动手的却是山峰虚影里那个灰毛野猴,金箍棒携浓郁煞气搅动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