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都市小说 > 帝少宠妻有点甜 > 第3806章 番外 沈煜安(262)
    幸好有沈煜安让她住进了他所在的酒店,才好一些。

    有很多人经常来国外,可能一次都不会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而贺依夏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

    但是她更能够知道,自己的平静安宁的生活,是有多少人的付出而带来的。

    怕吗?所有人都怕。

    她自己也怕。

    可是越怕越要前进的人,最勇敢,也最值得人尊重。

    宋部长没有怕,沈煜安也没有怕,她知道自己,也应该如此。

    她笑着说道:“没事了,你很快就可以好了。一会儿那些叔叔们就可以买到好吃的了。”

    话虽如此,当无线电台里传来接下来两天还会有龙卷风的消息的时候,大家的心都凉了。

    一阵阵短暂的骚动又出现了。

    小孩儿的哭声震天响。

    老人们也瑟瑟发抖。

    原本还算平和的龙帝国人,也忍不住地面色如灰。

    贺依夏不得不反复用不同的语言,告诫大家要冷静。

    半夜的时候,出去采购的人,总算是回来了,这好歹安抚了大家慌乱的情绪。

    开车的正是今天的那位龙帝国的司机,大家现在都知道他姓陈,亲切地叫他老陈。

    他拎着几包东西过来,说道:“排队买东西的人太多了,还有不少超市被砸了。我们跑了好远的路,才买到这些。”

    虽然买来的基本都是些平时大家最不愿意吃的方便食物,但是大家还是很兴奋。

    药物的补充也让伤者可以得到更好的呵护。

    几位人高马大的采购员,开始给大家分发,严格按照既定的方案来分,多余的放在车上。

    大家都很信服,没有吵闹。

    贺依夏将老陈拉到一边,问道:“所以接下来两天还有龙卷风,救援的飞机会来吗?”

    “这个就说不准了。有龙卷风的情况下,飞机也过来不了。不过,大使馆那边说是明天会托人送些食物和紧急救助用品过来。”

    老陈的车上有无线电设备。

    “那就好。”贺依夏点头。

    老陈常年跑这个国家,也知道一些紧急避险的方法,一一告诉了贺依夏,贺依夏又把会两国语言的人集中在一起,将这些避险的办法告诉了他们,让他们各自去跟自己语言类似的人沟通到位。

    晚上,贺依夏一直没有入眠。

    虽然其他人,好多都会两个国家的语言,可以相互沟通翻译情况告诉大家,但是好多人还是觉得贺依夏可以信赖,有一点点小事情都要来问她,得到她的首肯才肯安心。

    不知不觉之间,她已经成为了这群人当中最为信赖的主心骨。

    手机没网,一直无法联系外界。

    贺依夏其实心中也有些不安。

    但是这么多人都需要她,她知道自己该撑着。

    晚上龙卷风过去了一次,幸运的是,这边不是主经的路线,大家只感觉到一整晚呼呼的大风刮过,下了一场通透的大雨。

    好在次日,大使馆真的送来了很多东西,还留了医生和护士在这边帮忙,告诉大家安心等待救援的飞机。

    看这个样子,救援飞机实在要等到所有的龙卷风过去才行了。

    ……

    龙帝国。

    百京宫。

    “煜安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吗?”楚宁问道,嘴唇有些苍白。

    “本来他可以当即就离开。但是他临时返回去,参与进了救援当中,那边目前滞留的龙帝国游客,大概还有好几万人。”沈璟煜说道。

    儿子有责任心,这是好事。

    他本身也不光是属于外交部,而是属于整个龙帝国。

    他背后站着龙帝国,他就应该肩负起龙帝国的责任,不放弃任何一位龙帝国的公民。

    楚宁闭上眼睛,她能够理解丈夫和儿子的这份责任感。

    她只是实在担心。

    “救援飞机什么时候能过去。”

    沈璟煜抚着她的肩膀安抚,“已经在安排了。但是那边龙卷风没有停,目前飞机无法停靠。只有之前原本就留在那边的飞机可以起飞,已经都安排给相关部门,接送部门人员了。”

    楚宁就知道是这样。

    她稳了稳心神,沈璟煜又劝解了几句。

    “你先忙你自己的吧。我没事。”楚宁知道沈璟煜肯定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她自己找了下属,顺便询问贺依夏的情况。

    “贺翻译那边应该是随同其他翻译一起回来,有专门的飞机进行安排。”

    楚宁想到这里,总算稍微能够放心些,不能沈煜安没有回来,贺依夏也没回来。

    宋部长和宋夫人那边也听说了贺依夏已经登机的消息,虽然放心下贺依夏,却又不太放心沈煜安,依然是两相焦急。

    ……

    龙卷风过去了几场,来的势头就越来越缓,威力也小得接近于无了。

    贺依夏所在的这家酒店,收留了不少游客,是附近几家酒店当中收留的人数最多的,然而也是最平静的。

    有伤的人得到了救治,大家的食物虽然不多,但是总算没有饿肚子。

    几次龙卷风过去,也没有新增伤员。

    情况非常稳定。

    但是听说不远处的酒店,有个孕妇肚子疼,她说阿拉伯语,但是口音非常重,没人能够跟她交流。

    那边的人只好找到了贺依夏这边。

    “我过去看看吧。”贺依夏说道。

    老陈说道:“我陪你过去。”

    那个孕妇正捧着肚子,旁边的人是她母亲的样子,正在焦急地询问情况,四周的人也在询问,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听懂他们说什么,大家鸡同鸭讲,本就焦虑的心情,更增几分烦闷。

    一位医生也在场,但是因为听不懂她的症状,目前这个情况也没有条件做检查,也是束手无策。

    搞得现场的人压力都特别大。

    贺依夏走了过去,询问了几句。

    孕妇的口音确实特别重,要不是贺依夏在阿拉伯语言国家呆过,本身语言天赋又特别过硬,还真不容易听懂她在说什么。

    听清楚后,她才将情况告诉了医生。

    又将医生要问的情况,一一询问孕妇。

    沟通了半个多小时后,总算是搞懂了孕妇的诉求,原来她一直觉得胎动太过频繁,害怕孩子出事,所以很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