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干啥(第1/2页)
    可来之前却是被郭玉柱百般叮嘱过,此时却也只能言听计从,把满心的不满都收起来,冲着宋成有与曹氏“咚咚”就是两个响头:“都是我的错,是我鬼迷心窍,该打,该罚……”

    “还请伯伯,伯娘饶了我这一回吧。”

    说罢之后,又磕了几个头,且各个响亮,不像是虚的。

    这般模样,倒有几分认错的意思。

    且这种事情,到底也不是能够外扬的事,对方既是已经认错,宋成有与曹氏自然也就没有抓着不放的道理。

    但这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显得他们宋家太不值钱。

    宋成有与曹氏也就等着这郭满谷又磕了一回,这才开口道:“这事到底是小孩子不懂事,这会子既是也已经诚心认错,这事也就作罢了,算是过去了。”

    一听宋成有发话了,又是磕头,又是赔罪的郭满谷如释重负,急忙爬了起来:“谢谢伯伯,谢谢伯娘。”

    “这回的事,也就这么算了,只是有一点你得记个清楚,往后可不许再有任何的私心杂念,更不许再做任何越规矩之事。”宋成有喝道。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往后我再也不敢,再也不敢了……”

    郭满谷连连点头,心里却是腹诽不已。

    这种人家,给他十两银子,他也是不敢再招惹了,不然往后指不定要招多少的麻烦事。

    “嗯。”宋成有点头,看向郭玉柱:“还有一桩事……”

    “亲家放心。”郭玉柱立刻明白宋成有想说什么,立刻接话过来:“我郭玉柱今天就跟亲家说一下,我们满仓往后必定不再生任何想求取玉兰的心思,也绝对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如有违背,就让我们郭家往后绝后!”

    世人皆信鬼神,誓言是断断不能轻易许诺的,尤其是这种绝后的誓言,更是轻易许不得。

    郭玉柱此时说这种话,足以见其诚意。

    就连原本绷着脸,不想给他们父子两个人任何好脸色的曹氏,这会子神色都和缓了许多。

    宋成有更是道:“亲家这话说的有些重了,意思我们明白就是。”

    “不能这么说,上回的事的确是我们的不对,既是登门致歉,那就得拿出诚意来,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重,我反而还觉得轻了许多呢。”郭玉柱打着哈哈笑道。

    “不过说起来,怎么不见玉兰和山子媳妇?上回让她们两个人受惊了,怎么说我们父子俩也得当着面向她们两个人赔个不是。”

    “玉兰和山子媳妇在那边院子里头,玉兰脸皮薄,见不得这个,小孩子家的,也不必非得当面说,我们当爹娘的受了,明白了就成了。”宋成有道。

    “那哪儿行啊,这事我是觉得上回既冲撞了她们两个,理应上门道歉的。”郭玉柱站直了身子:“亲家,山子他家的院落在何处,我去一趟,赔个不是。”

    “是啊,理应去给嫂子和玉兰姐赔个不是的。”郭满谷也在一旁附和,更是拎起了放在一旁的那块猪肉。

    敢情这猪肉不是给他们拿的,是给谢依楠与宋玉兰拿的。

    宋成有与曹氏面面相觑,对这郭满谷和郭玉柱的举动是十分诧异。

    “我说,这郭家父子说啥都要去见山子媳妇和玉兰,这是啥意思,难不成是还惦记着这个事?不肯罢休?”

    曹氏低声说着,却又摇了摇头:“不过也不对啊,刚才发誓那样子,怎么都不像是假的,不应该是死性不改的。”

    “可眼前这个,唱的又是哪出?”

    “别说你不明白,我现在也不明白,这郭玉柱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宋成有也想不明白。

    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郭氏,这会子拧着眉走向郭玉柱:“爹,你就别瞎折腾了。”

    “啥叫我瞎折腾,我这就是去赔个礼,道个歉的,也不干啥,这原本就是应当的,咋到了你嘴里说出来就是瞎折腾了。”郭玉柱撇撇嘴。

    “爹,你这话说的好听,别人不知道缘由,我还能不知道?不过就是你惦记着山子媳妇坏了你们的好事,心里头不满,可人山子媳妇又不是好惹的,你们又惹不起,索性就想着趁这个时候巴结巴结,看往后能不能沾沾光什么的。”

    郭氏翻了个白眼:“就满谷手里拿着的这个猪肉,也是打刚开始就盘算好了,根本就不是往这边送的,而是往山子媳妇那个院子里头送的,为的就是讨好她吧。”

    知父莫若女,郭玉柱的小心思,几乎是被郭氏给说了个完全。

    这让郭玉柱面色讪讪,郭满谷年岁小,心里头更是兜不住事儿的,脸红成了大苹果。

    “这话说……”郭玉柱尴尬的有点抬不起头:“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成了,你除了这个意思,就没别的意思。”

    郭氏又白了郭玉柱一眼:“爹,你也别再出什么幺蛾子,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