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突然就来了(第1/2页)
    竹林中,江妙文身边摆着几根长短不一的竹筒,他手上正拿着一把匕首剖着竹条。

    余啸老远就说开了。“妙文啊,这竹林是竹青溪前辈的。你也知道他是熊猫,熊猫最喜欢竹子了,你砍他的竹子,他不高兴啊。”

    江妙文低头破竹片。

    “你别看他长得憨厚,但他是合体修士啊,想捏死我们跟捏死竹节虫一样容易。还是不要惹怒了他吧。”

    余啸念叨了半天,江妙文也不吭声,头都没抬一下。竹条在他手中像昆虫的触角一样抖动。

    余啸泄气。“我还是送你回寒墨阁吧。你都可以做这些了,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

    江妙文抽出一张白纸,裁成花瓣的模样,粘在竹条搭好的骨架上,很快做好了一盏荷花灯。

    余啸瞅着他给荷花灯上色。这人怎么这么喜欢荷花灯,这里也没有河可以放啊,难道要自己变一条河出来。

    “你知道吗?手有自己的记忆,”江妙文突然说道,“如果是做过很多遍的事情,就算大脑一片空白,手自己也会完成。”

    余啸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心中隐隐不安。

    “我中毒之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江妙文道,“在梦里,我做了很多荷花灯。放灯的时候,身边总是有一个人陪着我。”

    “是你的影子吧。”

    江妙文端详着荷花灯,调整了一下花瓣,放在一旁,猛地跃起,扑倒余啸,抓着一把小匕首比在她的脖子上。

    余啸冷静地看着他。

    这把小匕首不可能伤得了她,这点江妙文也知道。

    余啸直视着江妙文的双眼。江妙文也死死地盯着余啸,眼中充满仇恨和复杂的情愫。

    两颗眼珠从江妙文眼里落下来,打在她的脸颊上。

    江妙文压低了声音,“真是我的影子吗?”

    “是。”余啸双眼瞬也不瞬。

    江妙文嘴唇抖动,牙却紧紧地咬着,眼泪一直滴在余啸脸上。

    “你到寒墨阁的时候,为何要扮成男装?”

    余啸轻轻叹气,“我是化兽,那个时候被人追杀。躲到寒墨阁,扮成男装,都是为了逃命。”

    “为了逃命?”江妙文拽着她的衣襟,把匕首压进了一些。

    余啸见他提起以前的事,终于想起河灯来。心中五味陈杂,也理解了江妙文的想法。

    他以为自己扮成男装,是为了戏弄他。屈阳光假装成自己的样子和他在一起,那他是……

    余啸无奈又内疚,“只是为了逃命。送你东西,也是为了让你教我炼灵墨——”

    “闭嘴!”

    江妙文低吼一声,举起匕首,朝着余啸心口扎去。一股杀意袭来,江妙文腾空飞起,撞在一根竹子上,又被弹在地上,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琰大人?”

    余啸直起身子看着竹林中的长身玉立,呼吸一窒。

    琰大人看了余啸一眼。虽然他眼峰一向冷冽,余啸依然一阵阵心悸。

    他把目光投向江妙文,杀气尽露。余啸扑到江妙文面前,张开双臂挡着:“琰大人,他不是想杀我,你别生气。”

    “我生气?”琰大人嘴角抽动,似乎想笑,“他杀不杀你,管我何事。”

    余啸瞅了他一眼,明智地闭上了嘴。

    “他杀了不少魔族,我现在杀他,是为我的族人报仇。”

    琰大人盯着余啸脸上的水光,双眼紧绷。杀意变成了有形的魔气,从他身上飘散开来,周围的竹子迅速枯死了一大片。

    “让开!”

    “别啊,大人。我好不容易把他救回来的,报酬都没领呢。琰大人,你放过他吧。”

    琰大人银灰色的眼眸眼里迸射出火花,“让开!”

    余啸喊道:“你饶他一命,我把无昂天界图给你。”

    “你不需要向魔头求情,让他杀了我。”江妙文挣扎着坐起来,伸手去拉余啸。

    “不让开,你就和他一起死!”琰大人嘴里白牙一现,像是利刃闪过。

    “琰,住手。”

    竹青溪圆滚滚的身子轻盈地落在三人中间,呵斥道:“你看看你弄死我多少竹子。不许你杀这小子,他吃了我那么多药材,死了不划算。”

    琰大人扫了两人一眼,怒视的眼风,让余啸觉得像是一群猛禽直直扑来。

    等他走开了,余啸扶起江妙文,“你是杀了多少魔人啊,他恨你都恨成这样了。”

    经过这一场变故,江妙文想问的话也问了,心中平静下来,浑身如大病初愈般轻松。

    他不客气地依着余啸,哼了一声,挖苦道:“依你的心智,偏生这些事情上怎么就如此愚钝,你是装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