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牛和地(第1/5页)
    张弛发现,社会越是发展进步,个人的自由度就变得越低,想要暂时不被学院和神密局发现行踪,就必须采用一些看来落后原始的生存方式,不去住宾馆不乘坐公用交通工具就不需要提供身份证明,不动用手机别人就不知道你身处何方,不动用银行卡和现金支付,就无法通过交易地点锁定你的行踪。

    白小米选择回京的方式是搭便车,一辆黑色阿尔法早就在外面等着,她显然也不想过早暴露行藏,更不想让人知道他们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黄春丽没有把他们送出门,给张弛和王猛买了不少东西,反正有张弛一份就有王猛一份,儿行千里母担忧,刚刚和儿子重聚了三天,这就要面临分开,黄春丽的心里当然依依不舍,可还要把这种不舍深埋,不能让王猛看出破绽。

    王猛跟着白小米乐呵呵先走了,张弛多留了一会儿,望着眼圈儿发红的黄春丽,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楚文熙,估计她和黄春丽也是一样的感受。

    “张弛,麻烦你以后多照顾他点儿,他受了那么多苦,我……我……”黄春丽哽噎得说不下去,真是舍不得儿子离开,可现实又让她不得不放手。

    “师父您放心吧,我一定把他给照顾好,等把他的身份解决了,他就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您要是想他了,随时可以来看他。”

    黄春丽点了点头,提醒自己一定要坚强,上天对自己已经不薄了,张弛会照顾儿子,而且儿子是白家的血脉,白家人也不会坐视不理,人真的不能奢求太多。

    张弛挥别了黄春丽,来到外面,来到阿尔法的副驾上坐下,开车的司机他认识,就是当初在泉城和他一起追击劫匪的张长五,记得这货好像是白小米的师兄。

    张长五打量着张弛,虽然他知道张弛是谁,可一年没见这小子的变化真称得上是天翻地覆了。

    张弛主动向他伸出手去:“本家你好!”

    张长五哈哈大笑,和张弛握了握手。

    白小米道:“既然认识就用不着我帮你们介绍了。”

    张弛把安带给系上,上次张长五的疯狂驾驶让他记忆犹新,顺便提醒张长五要安驾驶。

    张长五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意思,微微一笑也不多言,开车离开了北辰。

    王猛在车里看起了动画片,乐不可支,看了半个小时,白小米给他关上了,提醒这小子要保护视力,王猛非常委屈,撅着嘴唇,这小子跟小孩一样。多半时间都是白小米在教他,洗澡上厕所这种事情就得张弛来教。

    王猛学得也算快,简单的词语已经会主动说了,比如说谢谢,比如说洗手,比如说吃了吗。称呼方面他已经能够熟练地称呼白小米为姐姐,可惜不会叫哥哥,不管张长五还是张弛,他一律叫叔叔。

    张长五一张老脸被称为叔叔没什么,可张弛有点郁闷,我特么比你大不了多少,整天叫我叔叔,都被你小子给叫老相了。

    王猛对什么都感兴趣,休息站去洗手间的时候对暖风烘干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站在旁边玩个不停。正开心的时候,一个刺龙画虎的小子推了他一把:“边儿去,你特么在这儿烤猪蹄子呢?”

    王猛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很友善,还是第一次遇到满怀恶意的人,王猛怔怔望着那人。

    那货一边烘着手一边骂道:“看什么看?傻波依……”

    话都没说完呢,双手就被吸到暖风机上了,掌心灼热,暖风机噼里啪啦的放电,这货浑身哆哆嗦嗦跟上电刑似的。

    王猛好心想上去帮忙,被走过来的张弛给拖走了,不用问这件事肯定是白小米干的,其实张弛就在不远处看着,如果白小米不出手他也准备出手了。

    出门正看到白小米也出来,张弛向她笑了笑。

    白小米装作没事人一样,张弛跟了上去:“男厕所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就这么清楚?是不是一直在偷窥啊?”

    “神经病,洗手池是公共区域。”

    王猛在一旁连比划带咿呀,他还蛮后怕的,认为如果不是刚才那个人把自己推开,被电得就应该是自己。张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以后你就知道了,这个世界不乏内心险恶之人。”

    王猛连连点头:“……叔……”

    “别特么叫我叔,叫我哥!”

    白小米道:“少说粗话啊,叫你叔都是给你脸。”她朝王猛招了招手,带着他去买冰糕去了。

    张弛回到车里坐下,外面太热还是车里凉快。

    张长五道:“那小子力气蛮大吧?”

    张弛点了点头:“如果车没油了,他从这里能把咱们推到京城都不带休息的。”

    张长五哈哈大笑起来,这货说话真夸张。

    张弛旁敲侧击道:“我记得你叫她师妹,你们到底是个什么门派?”

    “名门正派!”

    跟没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