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22章
    “你再说一遍。”

    “我……我……”安曼跺跺脚。“昨天我们为了救小咪,临时演出那场戏,但整个过程根本荒谬透顶。旁人看热闹看得津津有味,若有其事,你也当局者迷,我可是很清醒。”

    令方的脸色变沉,声音静了下来。“珊珊没有一个逼害她、虐待她的继父,便不值得人为她费心了,是吗?”

    “我没这个意思。我同样关心她,一直在尽可能帮助她,你应该知道,竟说出这种话。”

    的确,她大可以一开始就置身事外,置之不理。要是没有她,为了珊珊和小咪,他此刻大概已经焦头烂额,而仍无计可施。

    “对不起,我过分了些,是因为我……”

    因为他真的把她当妻子了。

    昨天事出突然,但他并非在演戏。神父为他们主持婚礼时,他压根儿没有想到小咪或珊珊。由此看来,反倒是她心意、一心一意的为两个女孩做了莫大牺牲呢。

    “我明白,你着急。”安曼柔和地说:“先找这个小通辑犯再说吧。”

    “她真是不折磨死人不甘休。”

    安曼在床前蹲下,望着吸着一根手指的小女孩。

    “小咪,珊珊有没有告诉你她去哪里?”

    小女孩来回看着他们,对他们摇摇头。

    “这么大了,不要吸手指头了。”令方把她的手拉出来。

    “是不是饿了?”安曼问。

    小咪点点头。

    他们简单的做了些吃的。

    安曼为小女孩洗澡,看到她身上东一处、西一处的伤,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令方给两个女孩都买了些新衣。穿着新睡衣,小咪首次流露出开心的笑容。

    他们一起来送小女孩上床。看她安然入睡,两个人安慰地相视一笑,不自觉地手牵手轻轻走出原来属于珊珊的房间。

    “我……”两人同时开口。

    你真是个好父亲。

    幸得两人声音相撞,否则她冲口而出,他说不定以为她凤求凰。她才没勇气追他,自作多情。

    你真是个好母亲。

    还好没说出来,不然她也许会误会他企图藉这两个女孩高攀她。她似乎已有此想法。他本来差点以为她也有意。

    “你先说。”

    “你先说。”

    他笑。笑得温柔,有点怅然。

    她也笑。笑容柔和,夹着些许失落。

    “唔,我是想,小咪一定知道珊珊在哪。”

    “对,我的想法相同。小女孩太泰然自若。”

    “珊珊交代她不要告诉我们。”

    “这表示她在一个不难找到的地方。”

    “小咪只要打个电话,她就会……”

    两人望住对方,灵光乍现。

    “碧芸!”安曼喊。

    电话铃回答她似的响了起来。

    他们一起跑进客厅,安曼先抓起话筒。

    “碧芸!”

    “安小姐?”

    她一怔。是个男人。

    “是个男人。”她掩住话筒,看令方,“会不会是警察?”

    “我来。”令方接过话筒。“喂,哪位?”

    “展先生吗?我是原山年。”

    “原医生。”他喊一声,告诉安曼:“是原医生。”

    “珊珊在医院?”她急急问。

    原医生在电话彼端已听见了,笑着说:“珊珊很好,她此刻和碧芸在一起。我就是特地打电话跟你们说一声,免得你们担心。”

    安曼和令方头靠头一起听,听得明白,却又听得一头雾水。

    “珊珊去找你?”安曼问。

    “哦,不是的。她躲在碧芸车上。碧芸来找我。我们一起吃过晚饭后,她和碧芸回去了。”“谢谢你打电话告诉我们,原医生。”令方说。

    “我一知道她没说一声跑出来,就想马上通知你们的,碧芸说该给你们个当头棒喝。我不懂什么意思,但她阻止我打电话。”

    “这个混碧芸。”安曼咕哝。

    原山年没听见,继续详细报告:“我回到家后,越想越觉得还是应该通知你们,让你们知道珊珊平安无事。”

    “是,是,你太周到了,原医生。”令方说:“我们非常感激。”

    “哪儿的话。你们两位的行为才令人钦敬呢。你们收留珊珊及收养小咪的前后经过,碧芸告诉我了。世上应该多几对像两位这样的贤伉俪。”

    “呃,我们……”他们又同时开口,并同时望向对方。

    然后发现彼此近得几乎眼对眼,鼻碰鼻,口对口。

    哦,他的气息好醉人。他会不会再吻她?

    噢,上帝,她吐气如兰,诱人欲醉。他真想再吻她一次。

    他的嘴唇立即接收了大脑的意念,并付诸行动,贴向她的。

    她欣然、期盼地迎上去。

    原医生被遗忘了。话筒从令方手中滑落。

    ※※※

    “也许还是该打个电话回去。”珊珊嘀咕。“老爸和妈咪说不定正在着急和担心。”

    碧芸从她的剧本稿上抬起头。

    “你不是要给他们制造机会和时间,好教他们明了他们是多么天造地设,多么心心相印的一对吗?才几个小时,对这两个迟钝的人,哪里够?去看你的电视,累了就上床睡觉,别吵我,我正写得入神呢。”

    “我没叫你,我是自言自语。”

    “到客厅自言自语去。”

    “还有小咪呢。”

    碧芸翻翻眼珠。“小咪怎样?”

    “她只相信我,和除了我以外的人一起,尤其是大人,她会害怕的。”

    “那两个大人比小孩还不开窍。再说,你给了她我的电话号码了,不是吗?”

    “是啊,可是……”

    “她要是害怕,会打电话来的。”

    “万一她不会打电话?万一她找不到电话呢?万一……”

    碧芸叹一口气,放下笔。

    “你想家了,是不是?”

    珊珊抿抿嘴。“那里不是我的家。”

    还嘴硬。碧芸看着她。

    她看着墙壁。“原医生说不定还是有打电话给他们。或者他们猜也猜到我在你这了,都不打来问问。”

    小鬼,总算说出真心事了。

    “他们知道或猜到你在这都好,既然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有什么好问的?你平安,他们也就不必担心了。是你自己要出走,人家可没赶你。”

    她低下了头。

    “老要别人找你,这套玩多了,会惹人烦,讨人厌的。”

    她扬起下巴。“我留的信上叫他们不要找我的。”

    “那他们不打电话,不吭不问不找,不正顺了你的意?有啥好抱怨?”

    头又低垂下来。

    “要知道,老爸、妈咪,是你叫的,硬给人戴上的帽子。别说他们还没收养你,就算收养了,毕竟不是你的亲生父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也不可以没事制造麻烦,你这么冰雪聪明,不需要我说太多,自己好好想想。”

    头垂得更低了。

    “我找朋友发布新闻,说为了培养气氛,要演‘崔文姬’将会重逢的女儿的女孩,已人前人后的唤起妈咪,这是为安曼解围,你知道吗?”

    她点点有低低垂着的头。

    “你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猛叫她妈咪,她是公众人物也。她是可以很潇洒的说不在乎传言,可是艺人最重视的就是形象,形象破毁,整个演艺事业也完了。安曼会不懂这个道理吗?但是她一个字也不曾为此责怪你,在医院时,她急得差点要撞破门进去找你。你一通电话打到录影厂,她戏也不拍了,担心得双手发抖,车都没法开。”

    珊珊双眉耸动,泪珠大颗大颗往下掉。

    碧芸叹口气,走过去,拥住她。

    “令方也是个奇男子。你不晓得前世修了什么福,遇上这两个大好人。不过叫,不是你的话,他们俩也成就不了这份奇缘。说起来,也算你的奇功一件。”

    “啧,又不是我有特异功能,怎么叫奇功?”

    “嘿,挑起我的语病来了。这个功是送给你的,是看在你给了我灵感的份上,不然你何功之有?”

    “啊,你有了灵感,便可写出脍炙人口的剧本,声名大噪,钞票滚滚而来,这可算是大功一件哪!是我赚来的。促成老爸和妈咪的姻缘叫,这功嘛,是我不小心捡到的。”

    “害?不小心捡到的?”

    “然而我又极力为他们制造机会,所以又是一件大功,怎说是你送我?”

    碧芸大笑。“安曼说得没错,你的天花乱坠瞎掰功,确实令人刮目相看。我得趁你夺我饭馆之前,好好努力赚些养老金,免得有朝一日,教你这后浪推前浪推得水都没得喝。”

    “安心啦,芸姨。我还要靠你的神来之笔写出精采好故事,才有好戏可演,才有出人头地之日,我怎会抢你饭碗?未来你可是我的衣食父母呢。”

    “哟,算了吧!”碧芸骇叫。“你别认娘认到我这来了。”

    “啧,我打个比方而已,不必吓得面无人色嘛,太伤人自尊了。”

    “你去打电话吧,别和你老爸、妈咪断了联系,我喜欢你,可是你的掰力功真教人吃不消。”

    她是给珊珊一个藉口。女孩明明舍不得她的“老爸”、“妈咪”,舍不得那个不是她的家的家。才离开几个小时,挂念极了。

    碧芸同时明了,珊珊尽管对小咪很好,像待自己的小妹妹,但小咪已为令方、安曼合法领养,她却仍“妾身未明”,多少有些缺乏安感。出走,无非想试试“老爸”、“妈咪”的反应,看他们是否关心她,在乎她。

    她坐回去写了不到一会儿,珊珊又回来书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