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21章
    曲曲折折的故事情节,她提笔若行云流水,思路何等流畅敏捷,这点小事,如何难得倒她?乌黑的眼珠滴溜一转,她当下有了主意。

    “假如展令方要你退出娱乐圈,洗手做羹汤,你答不答应?”

    令方只须对她问一句话:“小曼,你可愿意心意只做我的妻子?”提都不用提退出娱乐圈,她迫不及待头便点下去了。

    谁想得到名演员安曼跌入爱河,也和寻常女子一般没骨气?

    “想这么久!”碧芸叹。

    “想?用得着想吗?你问的是废话。凭什么我要为他洗手做羹汤?干嘛他不改下律师不做,当个家庭先生?”

    “说得好,真为我们女人争气。”

    才怪!她会把她得的那些奖杯当水杯吗?

    “但是你也不必太折辱人家,他毕竟是个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叫他穿着围裙在厨房,未免太委屈。你爱他,怎么忍得下心?”

    她爱他。就是爱他,所以苦恼。

    天晓得他是去上班了,还是和百珍……

    “他若爱你,就不会叫你放弃你喜爱的工作。相反的,他该投你所好,和你牵手并肩,共闯一番共同的事业,成为一对银色佳偶。”

    这下安曼心动了。不过她想的是另一回事。

    令方认为不学无术者才去演戏,而女演员不过相等于出卖色相。他以为戏是人人能演、会演的吗?

    教他去尝尝个中滋味,他便不敢轻看她。

    “碧芸,你给令方写的是什么样的角色?”

    09

    “叫我演你的情人?”

    令方震惊得泼翻了一杯刚泡好的咖啡,一件雪白的衬衫和名牌西装当然难逃一劫。

    “你演崔文姬的情人。”安曼纠正他。

    “为什么?”

    “不然你想演什么?崔文姬的爸爸?”

    “我问为什么找我演戏?”

    “大概觉得你生了这张小生脸,体格又健美,不在电视上亮亮相,太暴殄天物。”

    令方笑。“说得我像一碗没吃就倒了可惜的鲍鱼鱼翅。”

    安曼也笑。他一下班就回来了,她心情很好。

    “怎么样?你演不演?”

    他偏着头看她。“你呢?你的意思如何?”

    “我?”

    “你要不要我演?”

    没料到他会反过来问她,她怔了怔。

    “怎么问我?”

    “怎么不问你?你在现实生活里是我太太,我要上荧幕演人家的情人,你同意吗?”

    她噗哧一笑。“你演也是演我的情人,什么人家?”

    然后她想起来她才纠正他的说法。

    他在对面,笑盈盈地注视着她,望得安曼的心怦怦地跳。

    “今天上班,什么事也没法做。”

    因为想念她吗?荧幕上谈了多少憎爱分明,说过多少爱,演得丝丝入扣。好多男女演员便因此演着演着闹出绯闻。

    现在一个男人,不,她又笑,唔,算是丈夫,当面真真实实说情话,她是甜到心坎里,却娇羞得没话可说。

    “好多认识的人,朋友、客户,亲自到律师楼来道贺,一整天电话没停过。”

    原来如此。失望像盆冰水由头倒下。和想不想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记者怎么会知道的?”

    “我不知道。总有人转告吧。”她一下子颓丧起来。

    “说得也是,你是知名红星,昨天围着的都是你的影迷。”

    她是不是看错、听错了?他的口气、表情,好像十分以她为傲呢。

    多奇怪的大转变。

    “恐怕更多人打扰你吧?”

    “我今天没通告,整天都在家。外界有什么对我的消息、新闻的反应,都有制作公司替我挡了。”

    “那就好。”

    “只有一个人在这吵了我大半天,她有时比热情的影迷还教人穷于应付。”

    “碧芸?”

    “还会有谁!”

    令方摇一下头。“她怎么会突然到编给我一个角色?”

    “‘她是我妈妈’收视率太好了,老板要她加戏。加戏若不加几个新角色,老拉着原来那些人奇书Qisuu网,容易形成拖拖拉拉、重重复复。很多电视剧常见这类拖拉战,最后往往自毁前功。”

    他点点头。“我没有看过电视剧,不过常听一些人谈论、抱怨。怨归怨,还不是照看不误?”

    “人天性都有那么点自虐倾向,所以动不动自找苦吃,自寻烦恼,庸人自扰。”

    他哈哈大笑。“说得好,说得好。”

    安曼往常没通告时,便一人在家,看书,读剧本,听音乐。只有碧芸一个谈得来的朋友,虽然交情足可无话不说,但和一个异性如此侃侃谈心,是第一次。她感到丝丝暖意,这时才明白她以前是寂寞的。

    “收视率下降,不是演员不力,就是编剧剧本不够好。碧芸可不笨,做的已经是吃力不见得讨好的工作,还要去吃亏吗?所以她的条件是:加戏,可以,得同意加人才行。”

    “加人就要加付酬劳,换言之,预算开支要增加。老板不会另外叫个省钱的人来写吗?”

    “老板要是笨得找人来代替碧芸这枝招牌笔,他也不会当老板了。何况碧芸这次加了人,还替他们把角色都找好了,省了他们的麻烦。”

    “又找的都是些新人,比请已有点名气的演员,省钱多多。”

    “你已经开始明白了嘛。”

    两人相视一笑。

    “可是‘她是我妈妈’如此受欢迎,万一新人演坏了,搞砸了,不是更糟?”

    “所以她脑筋都动到自己人头上来。”

    令方恍然大悟。“珊珊演你的女儿,我演你的情人,以我们已有的关系,演起来自然而生动,碧芸真是聪明又精明。好厉害!”

    “谁和你有关系?”她娇嗔佯怒。

    “我们夫妻暂时有名无实,不表示我们没有婚姻关系呀。”

    “你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她的心怦怦撞着胸膛。

    “我本来以为你在做戏。别误会,你演技绝佳。”

    他的强调说明反而令她好气又好笑。

    “我的演技若算好,那你的演技更是炉火纯青了。”她回他一记。

    他咧咧嘴。“过奖,过奖。不过今天报上那么一登,我看我们是谁也脱不了身了,只好继续表演下去。你说是不是?”

    安曼暗暗咬牙切齿。

    她对他微笑。“那你对百珍如何交代?”

    “百珍?关她何事?”

    “我哪里知道?我在问你呀。”

    “百珍?呵呵……”他忽然笑起来。“她要是看到我在‘她是我妈妈’一剧中演出,演的又是她最仰慕的崔文姬的情人……我真想看看她的表情,一定很有意思。”

    安曼惊讶。“你答应演了?”

    他耸耸肩。“有何不可?”

    他愿意演。为了看百珍的表情,他愿意演戏。

    安曼的心往下沉。

    唉,世界末日来临了。

    “珊珊呢?你也不反对她演戏了?”

    只要他仍反对,那么……

    “我自己都要当演员,有什么理由反对的?我们一家三口同台演出,唔,有趣。”

    “四口。”她闷闷说。

    “四口?”

    “还有小咪。”

    “咦,说到这两个女孩,怎么我回来半天,没听到半点动静?”

    “吃过午饭我就没看到她们了,在睡午觉。”

    “快七点了,睡昏过去啦?”

    他们一起去看她们。

    小咪一个人坐在床上,神情茫然,抱着毯子一角。

    “小咪,珊珊呢?”安曼问。

    小女孩比些什么,他们都看不懂。她从枕头底下拿一张纸出来给安曼。

    “她出走了!她居然又出走了!”看完珊珊潦草的留信,安曼大叫。

    “什么?她写些什么?”令方拿过珊珊的留信。

    珊珊信上说,她知道安曼不是她生母,她抱着幻想和希望,寻求她找了十多年的母爱。她为给他们惹的麻烦道歉,谢谢安曼的爱心和容忍,谢谢令方为她做了那么多。他们是她所遇见过最好的好人。

    “我相信你们两位会善待小咪,交给你们,我很放心。”令方读着,吼起来。“这是什么话小咪又不是她的女儿!”

    “开头才叫不像话!”安曼火冒三丈。“曼姨、方叔,我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不是走给你们找,所以请不要找我。”

    “方叔,老爸,由得她随便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吗?荒唐!方叔,我还‘扁伯’呢!”

    “她一转口就把妈咪改成曼姨了,‘鳗鱼’?她叫我沙丁鱼不更好?或者鲨鱼。我要摘掉她那颗不知在想些什么的脑袋!”

    “她为什么说‘你们不收养我,没有关系,反正我习惯给人当成大白鲨了。其实我真正的年纪虽然是十六将近十七,也不算太老。’你和她谈过收养的事吗?”

    “我?我今天一个上午都在和碧芸说话,我们……我……”安曼张着嘴。

    糟了。

    “说啊,你说了什么?”

    “喂,请注意你的语气!”

    “我问你话,又不是演讲。注意语气,我还练台风呢。你究竟说了什么让她留书出走?”

    “我不过是告诉碧芸,我不可能收养她。我说错了吗?”

    令方盯着她。“你不收养珊珊?”

    “这个问题我记得我和你讨论过了。”

    “彼一时,此一时。那时你是单身,无法收养她。现在……”

    “现在我还是单身啊!”

    他瞪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