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17章
    安曼瞪大双眼。“怎么?娶我有辱你大律师的身份吗?”

    “好安曼,这才是我交的好朋友。你怎么说,展大律师?”

    “我……我……”令方一时不知所措。

    发曼揪住他。“你怎样?娶不娶?”

    “娶。娶”令方连连点头,仍搞不清情况。

    “说愿意。”

    “愿意。我愿意娶安曼为妻。”

    “这还差不多。”安曼放开他。

    “该你了,安曼。”碧芸催促。

    “我怎样?”

    “你要说‘我愿意嫁展令方为妻’。”

    “免谈。”

    “什么?”令方攫住她。“你说什么?”

    “免谈。”她对着他的脸重复。

    “你们究竟搞什么鬼?”他吼。

    “喂,你可不能反悔,我是证人。”碧芸急道。

    “你是牧师还是法官?”令方龇牙道:“还有你”,他猛地双手抓住安曼的双肩。“说!”

    她没看过他这么凶,被他吓了一跳。

    “说,说什么?”

    “说‘我愿意嫁展令方为妻’。”

    “说就说,怕你不成?我愿意嫁展令方为妻。”

    “好,礼成。”令方低头重重吻一下她的嘴。“现在,你们有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他那出不其不意的一吻,令安曼头都昏了,哪里还说得出话?

    碧芸开怀地笑。“意思是,你两人现在可以领养小咪了。两个笨有情人终成眷属,小咪也有救了。”

    她拿下她左手食指上一只紫水晶的戒指,和无名指上的白金碎钻戒指。

    “这个先借你们。这只戒指比较大,借你为新郎戴。这个呢,你为新娘戴上。”

    安曼犹一手按住唇上,看着令方发呆。

    “等一下!”碧芸突然想起来,跑去把医生和两名社工叫过来。“好,现在我们有两名以上的证人了。各位,请见证这对新人当下交换戒指,结成佳偶。”

    “这是怎么回事?”

    碧芸简短地说明他们为了要领养小咪,临时决定马上结为夫妇。

    众人感动地鼓掌。

    “不行,这样还不行。”医生说:“医院今天正好有位神父到儿科的病房探望病童,我去把他找来。”

    广播很快便把神父请了来。

    热诚的医生把他的办公室借给他们,充当婚礼场地。这时“见证人”已由碧芸拉来的三两个,增加到二、三十个。其余那些本是跟来一赌“崔文姬”的明星丰采,不料恰逢其时参加了她的婚礼。

    安曼没料到事情突然弄假成真了,众多观众热烈参与、喝采之下,她然没有发言或反对的余地。

    她也不是真有反对的想法,只是……这样太不像话了嘛,太便宜了展令方。他连追求她都不曾呢!

    令方却是意外的惊喜,喜上眉梢。神父为一对璧人祝福之后,令方高兴地把戒指套上安曼的手指。碧芸给的戒指正巧合他的无名指。

    观礼的众人热烈掌声中,他再度吻了新娘。

    而小咪病房外,她的继父兀自闷着,方才一大群人在走廊两边远远严阵以待地看着他,仿佛他是个枪击要犯,怎地转眼间,跑得半个人影不见,使他顿时感到十分无聊。

    他可不是天天有机会如此受人注意的,简直比大明星还要风光。

    “喂!喂!”他站起来大喊:“人都到哪里去了?再不来人,老子就要踢破这间该死的病房的门,把我女儿带走了。”

    没有人来理他。

    附近这层病房的护理室内,一名留下值班的护士,赶紧跑向医生办公室。

    “原医生!原医生!那个男人在大叫大嚷,要破门进病房带走小女孩!”

    一群人马上赶往病房。

    “你们跑到哪里去了?”无赖叼着香烟凶恶地质问:“我要把人带走,你们不管了吗?”

    “什么语气?”碧芸骂道:“好像他是绑匪,小咪是他的人质似的!”

    “别忘了还有珊珊也在里面。”安曼说:“现在谁去和他谈判?”

    “我去。”令方说。

    “我和你一起去。”安曼说。

    “喂,还有我。”碧芸忙加入。

    “你们是这家破医院的代表吗?”无赖一一看过他们,“谁是老板?”

    谁是都不要紧,看这三人个个穿着考究,他这下准定可以大捞一笔。

    嘿,想不到那个小哑巴还可以当一棵小摇钱树哩!

    “你要怎样?”令方问他。

    “你要多少?”安曼问。

    “哟,还是小姐爽快。”无赖色迷迷的对她笑。“漂亮小姐是老板吗?”

    令方把安曼拉到身边,搂住她的腰。“她是我太太。你不能带小咪走。”

    “漂亮小姐叫小咪呀?好名字。我要带走的是我女儿,不过小咪小姐要跟我走,我也不反对。用她换那个小哑巴,很化算。”

    “在里面的是我女儿,”安曼说:“你敢碰她一根汗毛,我……

    无赖哈哈大笑。“小哑巴是你和我的女儿呀?我倒不知道,有意思。好,你们母女和我一起回家吧。”

    “我来跟他说,小曼。”令方低语,在她腰际的手搂搂她。

    “我要进去看看孩子们。”安曼说。

    “条件谈好再说。”无赖坐回门口的椅子,跷起了双腿。“你们谁有资格,站出来说话,否则老子告得这家臭医院关门!”

    “你女儿是他们发现她,送她到医院来。”医生说:“她那时已遍体鳞伤……

    “你还打伤我女儿?”无赖向令方大叫:“我连你一起告!”

    “你继女身上的伤从何而来,你最清楚。”令方静静说:“现在你有两选择。一是签字同意放弃所有权利,从此不准探望她或骚扰她。二是你继续坐在这胡闹,等我回去准备文件,告你虐待、妨害安宁、勒索威胁……”

    “及绑架我们的女儿。”安曼加上一条。

    “你告我?笑话!”无赖哇哇叫,跳起来,用香烟指着他们每一个人。“你们和这个医院,那个臭医生,串通起来绑架我女儿,打伤她,把她锁在这个房间,不让我带她走,条条大罪。老子告你们部!”

    “是我们堵在病房门口,吓得两个女孩不敢出来吗?”令方口气平静,而冷静中自有一份律师威严。

    无赖马上把门口的椅子一脚踢得老远,踢痛了脚趾头,他抱着脚又跳又叫,状极滑稽,引起四周一片笑声。

    “不许笑!”他大吼。

    安曼摇摇头。“你根本不在乎小女孩的死活。你要多少钱,你说出来,不要在这无理取闹。”

    “律师!我要找律师,告你们,非告不可!”无赖犹在装腔装势鬼吼鬼叫。

    心想,吓吓他们,可以要得多些。有钱有地位的人最怕打官司,闹得厉害,医院的生意也会完蛋。

    “我就是律师。”令方给他一张名片。“欢迎你告我们。我同时免费为你服务,如何?”

    无赖一看名片,脸色变灰,噤了声。

    不过是个无知、贪婪之徒。或许可庆幸的是,他不是小咪的生父,而是继父。

    “你让开,我进去把孩子们带出来。假如小咪……我是说你的继女,她愿意和你回去,我们没有话说。你不能威吓她。这里每个人都会看着,都是证人。”

    安曼心平气和。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小女孩虽是哑巴,”一个社工站向前。“我们有懂手语的人,可以问她是谁打她,用香烟头烫她。”

    “手语?那个小哑巴,小蠢蛋,只会比手画脚,她会什么的手语!”

    “她会!”

    病房门突然打开,珊珊抱着小咪,小女孩一眼看到继父,害怕地双手紧紧搂住珊珊的脖子,把脸藏在她肩上。

    “他妈的,你这个小贱……”无赖吼着伸手去抓小咪。

    令方和原医生冲上去,一人一边抓住他,把他拽开。安曼和碧芸赶快将抱在一起的两个女孩拉过来。

    “哎呀,痛!痛啊!要断掉啦!”无赖杀猪般嚎叫。

    令方和原医生一人扭着他一只手臂不放。

    “现在还没断,不过我可以帮帮你。”令方手上加使些力,温和无比地说:“干脆把他的两只手都扭断,好方便他有充足的理由告我们,你说如何,原医生?”

    原医生微笑。“没问题,好主意。我知道如何让他断得接不回去。”

    “不要!不要!不告了!不告啦!”

    “不告了!”令方柔和地问:“真的不告了?”

    “不告了!不告了!不告了!”

    “真不告了?”原医生礼貌地问:“再考虑一下吧?”

    “说不告就不告了嘛,口罗嗦!”

    “那,带不带小女孩走啊?”

    “她是我女儿,我为什么不能带她回家?”

    “小咪,要不要和恐龙爸爸回家?”珊珊问。

    小女孩仍趴在她肩上,头也不抬地用力摇着。

    “你看见了,她不要。”碧芸说:“她看都不敢看你。你这个继父可真做得威风八面。”

    无赖不作声。

    “关于小女孩的领养问题,我们坐下来谈谈,你有意见吗?”令方问他。

    “她不是我生的,我得回去问问她妈。”他狡猾地答。

    “原来你还懂得尊重你太太,失敬。我们派人去请她来好了。”

    “妈的,这个小麻烦带过来时才几个月大,老子养了她好几年,凭什么白白送给你们!”

    “所以我说我们坐下来谈。”

    原医生的办公室于是又变成谈判协议处。

    无赖自知理亏,协谈进行得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