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16章
    安曼飞快地把头转向入口。他和珊珊一起来了,女孩亲匿地勾着他的胳臂。

    “脸色变得那么快。再说不关你的事啊。”碧芸逮个正着,乐不可支。

    “妈咪,你的脸红通通,你喝了什么了?”

    “半秒之前吞了半桶醋。”碧芸咯咯笑。

    “醋?”珊珊看看令方。“哦,我做证,妈咪,老爸很规矩,没有和护士眉来眼去。”

    “多么慧黠的孩子。”碧芸招手叫珊珊坐在靠近她的位子。“真是人见人爱。”

    “谢谢美人阿姨,过奖了。”

    “送给你好了。”令方对碧芸说:“而且送你一双。”

    “送鞋啊?”碧芸说:“不必了,我的鞋子上百双,送个男人比较实惠。”

    令方啼笑皆非,微笑不语。

    “别理她。”安曼说:“她发疯了。”

    “珊珊,你妈重色轻友。”

    “妈咪护老爸,应该的嘛,他们夫妻恩爱,是我做女儿的幸福。”

    “瞧这张乖巧的嘴。”碧芸轻叹一声。“就没有人为我唱和撮合。”

    “珊珊,你就用你的出色口才,自己向安曼说吧。”令方说。

    侍应生这时走过来了。令方点了咖啡,珊珊点了可乐,他却不马上走开,在每个人杯子里加加水,拉拉台布,又加加水,眼睛盯着安曼,在桌子四周走来走去。

    “不要再加啦,杯子里的水要满出来了。”碧芸说:“不必怀疑,她不是崔文姬,她叫安曼。”

    侍应生难为情地走了,犹频频回头看安曼。

    “真谢谢你了。”安曼对碧芸瞪眼。

    “我说得这么明白,他反应太慢,我有什么办法?”碧芸耸耸肩。

    安曼把注意力转向令方。“你叫珊珊跟我说什么?”

    他呶呶嘴。“你问她。”

    “做人老爸要有责任嘛。”珊珊嘀咕,眼睛不敢看安曼。

    “我不是你老爸。你口才伶俐,你说个明白。”

    不管是什么,看令方的表情,肯定不是好事。

    安曼盯住珊珊。“小咪给带走了?”

    “妈咪,你心肠最慈悲,最热心助人,最……”

    “停。”安曼举起一只手。“你做了什么好事?”

    “对啊,对啊,是好事,所以盛情邀你共享盛举哪。”

    令方被她的随机应变,对答如流,惹得不禁莞尔。

    安曼看向他。“你说行不行?我真受不了她。”

    “呃……”令方咳一声。“我刚才遇见医生,他说小咪除了外伤,大致还好,但是她极度营养不良,需要得到悉心照顾。”

    “医生看老爸的眼神,好像是他把小咪虐待得只剩半条命。”

    令方瞪她。“这就给了你灵感了?”

    安曼来回看他们。“什么灵感?”

    “你说。”令方把余下的部分丢回去给珊珊。

    “我是想啊,万一虐待小咪的人到医院来,再带她回去,她不是又要入地狱了?我灵机一触,便有了个绝妙的好主意。”

    安曼已开始呻吟。

    “我告诉你了吧。”令方对珊珊责备地道。

    “我还没说我的好主意呢。”

    “你就说呀,急死人了。”碧芸催道。

    “我不要听她卖弄智慧了,令方,她又瞎掰了是不是?”

    “我哪有?”珊珊委屈地叫嚷。“我向医生保证,我们带小咪回家以后,会好好照顾她嘛。”

    安曼的脊背僵直:“我们?”

    “她告诉医生,你我是她和小咪的爸妈,因为忙于事业,请人照料小咪,不料保姆是变态狂。”

    碧芸呛住,一口咖啡喷了出来。

    安曼撑住额头,哭笑不得地发出哀鸣。

    第七章

    第二天,安曼正在录影,珊珊即紧急地打电话到录影厂,她妆也来不及卸,向导演请了假便赶赴医院。

    “你匆匆忙忙的去哪?”碧芸在电视公司门口碰到她。

    “医院。”

    “我和你去。”

    “那好,坐你的车。”

    安曼发现她手脚都在发抖。

    “小咪病情有变?”碧芸问。

    “是社工找到她父母了。应该说,她继父和她妈妈。”

    “不用说了,虐待那女孩的是她继父。”

    “我不知道。在医院的是她继父,他要带小咪回去,珊珊说小女孩吓得躲在浴室里不肯出来,那个男人快把医院闹翻天了,他要告医院和社工,说他们绑架他女儿。”

    “你那位律师男朋友呢?”

    “珊珊已经通知了他,他此刻大概也在路途中。”

    令方和她们几乎同时抵达医院。

    小咪的继父一派无赖相,身上酒气冲天。穿得邋邋遢遢,穿着塑胶拖鞋的脚像有几百年没洗过。

    他搬了张椅子坐在小咪的病房门口,大口大口抽着烟,一副凶神恶煞状,没人敢走近他。

    安曼一出现,崔文姬的装扮马上被认出来,有的人不相信自己眼睛的尖叫,有的人立刻兴奋地奔相走告,不一会,走廊两头挤满了医生、护士和住院病者,大家赶来参加同乐会似的。小咪的主诊医生和两名社工均在场,令方为安曼介绍,他们和她热情的握手。

    “珊珊呢?”她着急地问。

    “谁?”

    “她女儿。”碧芸说。

    “哦。”

    大家都知道。

    “在里面。”一位社工指指关着的病房门。“她很保护那小女孩。”

    小咪的继父稳坐如泰山,一只贼兮兮的眼睛狡猾地盯住安曼打量。众人的反应,让他知道这个衣着高贵的女人是个重要人物。

    “他很麻烦。”另一位社工说:“不管他是否带得走小咪,他都要告我们。”

    “他休想把小咪带回去。”令方坚决地说。

    医生很困惑。“昨天那个大女孩说她和小女孩是姊妹,而你们是她们的父母。”他指令方和安曼。

    “这话给那无赖听见,”碧芸对安曼和令方说:“会连你们也一同告上。”

    “我去和他谈谈。”安曼说。

    “不,我去。”令方说:“你别靠近他,天晓得他会对你怎样。”

    “我觉得你们都不要去,”碧芸阻止他们。“告医院,告社工,这人摆明了耍无赖,对付这种人,一个字就摆平了。”

    “钱。”令方冷冷道。

    “那也还是要和他谈,看他要多少,才肯让小咪留在医院平静的疗伤治病。”安曼说。

    “小咪的伤没有严重到非留在医院不可,她也没有其他需要治疗的病症。”

    碧芸白医生一眼。“你不能顺应情况,撒个无伤大雅的谎吗?”

    “没用的。”社工说:“他若关心小咪,她此刻也不会在医院了。即使去对他说小咪得了不治之症,他必定也是无动于衷。”

    “说不定多一条告我们的罪名,指小孩的病是我们的错,要我们负责赔偿呢。”另一位社工说。

    “总而言之……”碧芸说。

    其他人异口同声接道:“钱。”

    “把他找来干嘛?”碧芸责问。

    “我们的职责是找到小孩的父母,必要时给予辅导,希望他们对小孩改变爱的方式。”社工无奈地叹息。

    “爱?你对他说酒,他说不定比较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这种人,这副模样,没得辅也没得导的。”碧芸忿忿说。

    “批评他有何用?”安曼心急如焚。“他要钱,我给他,只要他答应放过小咪。”

    “小咪的妈妈呢?”令方问社工。

    “在家。他不准她来。”

    “家里还有两个比小咪小的孩子呢。”

    “安曼,你现在给他钱,即使能打发他暂时离开奇#書*網收集整理,他还会来的。”碧芸说。

    “没错。”令方说:“我不主张给他钱,那是个无底洞。”

    “那你们想个办法呀。珊珊也给困在里面出不来,不给他钱,不能和他谈,我们能做什么呢?”

    “谈可以谈,钱也可以给。”碧芸沉吟道:“但要一劳永逸。”

    大家马上部看着她。

    “如何一劳永逸呢?”安曼问。

    “现在如果有一对夫妻,愿意领养小咪,那么就可以和他谈。待他答应后给他一笔钱,然后就要他在一份合法文件上签字盖章,从此放弃对小咪的监护权。”

    两位社工连连点头称是。“这是个好主意。”

    安曼把碧芸拉到一边。“这是什么鬼主意?这个关头,哪里来得及去找愿意领养小咪的夫妻?”

    碧芸看着她。

    “看我做什么?我是单身,不能收养她。”

    “如果你能,你愿意吗?”

    “废话,哪来的如果?我连个对象都没有。”

    “哈,那简单。”

    碧芸向令方勾勾手。他闷闷地走过来。

    “我问你,大律师,你可愿意收养小咪?”

    “碧芸!”安曼大惊失色。

    “我……”令方搞不清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你是单身。”碧芸不耐地挥手。“你有结婚对象吗?”

    “没有。”令方回答,却不自觉地看了安曼一眼。

    他这一眼,教碧芸当下笃定了。她笑起来。

    “你单身,你也单身。你们都愿意帮助里面那个小女孩,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这就为你们加把力。”

    “碧芸,你疯了!”安曼脸红到了耳根。

    “别吵,我正忙着。大律师,再问你一句,你可愿娶安曼为妻?”

    令方张大了嘴。“你……这时候说什么疯言疯语?开什么玩笑?现在可不是编剧本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