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8章
    老天,我要昏倒了。令方,快扶着我。”

    “你到一边去倒吧。”令方说,望着安曼。“珊珊呢?”

    “她睡了。”不大情愿地,她附加一句:“我答应她我不会走掉。”

    “你要留下来住在这?”百珍欣喜若狂,又抓住令方的胳臂摇晃。“我也搬来好不好?”

    “不好!你别叫,我头都要裂开了。”

    “又犯偏头痛老毛病啦?我有止痛药,我去拿。”边走开,百珍一边兴奋地低语:“我见到了安曼本人,天哪……”

    “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令方觉得他口舌突然笨拙了起来。

    安曼冷漠地看他。“我什么也没想。”

    “那你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人?想让我感到罪恶还是歉疚吗?”

    奇怪的是,他真有这种感觉。

    “你自己心虚,要我的眼睛替你负责吗?我要借一下你的电话。”

    “电话在那边,请便!”

    她试着联络碧芸时,百珍拿了止痛药和一杯水出来给令方。

    看着他们,安曼不可解释的怒气上升。

    她当然不是嫉妒,她只是生气展令方不顾他女儿的不负责任。

    本来不关她的事,他荒谬的硬要她承认珊珊是她女儿,便把她扯进来了。

    无聊,她根本不必理会他们,包括那个女孩。

    可是她承诺珊珊,当她睡醒,她还会在这。安曼从来不食言。

    “你该回去了,百珍。”令方说。

    该死,安曼的眼光令他觉得他像是个不忠的丈夫。

    “不行啊,我的衣服挂在我阳台上,还没干呢。”

    “我有干衣机,你不会用啊?”

    “不行啦,我的衣服是纯棉的,放进干衣机就完蛋了。”

    大明星安曼在这,百珍说什么也不肯放弃和她在一起的机会。

    “你不必顾忌我,”安曼对令方冷冷说:“我待在客厅,不会打扰别人。”

    “不打扰,不打扰。”百珍高兴地坐到她旁边。“啊,安曼,她真人比电视上更漂亮,更年轻哦。”

    “谢谢你,小姐。”

    “我姓尤,你叫我百珍就可以了。”

    “百珍,抱歉把你吵醒了。”

    “哎呀,早知道你会来,我才睡不着呢。令方真不够意思,他从来没提过认识你。”

    “百珍……”令方开口,可是他似乎没有插嘴的余地。

    百珍紧接着又说:“他要是知道我还在这,大概也不会带你回来。我真是高兴我的衣服弄湿了,才有机会见到你。”

    “是啊,人生充满意外的惊喜。”安曼语带双关,冷冷瞥视令方。

    “不过令方就是这样,他做很多事都神秘兮兮的,又不是杀人抢劫,还怕人知道。”

    “百珍!”令方吼。

    “是真的嘛。安曼,你了解他以后就会和我一样,对他的奇异行为见怪不怪了。”

    “我不认为我需要太了解他。”

    “这是我的家,这两个女人却在那谈论我,好像我不存在似的。”令方大声抱怨。

    “我是在帮你忙呀,免得安曼把你当怪物。”然后她告诉安曼:“我以前就以为他怪里怪气的。我习惯他就好了,他其实人很好的。”

    “谢了。”令方又吼:“你少帮些忙我倒会更感谢。”

    “干嘛呀你!吃错药啦?”

    “那要问你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我现在头更痛了。”

    “他平常不是这样,安曼。平时他很好的,有时甚至称得上温柔体贴,今晚……”百珍停住,蓦地笑起来。“啊,我明白啦。要我回避,早说嘛,鬼吼鬼叫的,妨碍安宁。”

    她站起来,经过令方时,瞄瞄他。“别忘了我要你问你的事。我到房间里去,安曼,你要走时叫我一声哦。”

    她离开客厅后,令方长吁一口气坐下来。

    “你们真是奇怪的组合。”安曼说。

    他瞪着她。“什么意思?”

    “意思是,假如我是你女儿,我也情愿出走去找别一个家。”

    “哼,放心,你永远不会是我的女儿的。”

    “百珍很可爱,很爽朗,可是你毕竟有个未成年女儿,你该为她着想。”

    令方用手掌用力抹一下脸。

    “我看这种争执不会有结果的。”

    “我就事实而论,谁耐烦和你争执?”

    “事实?”吼了一声,令方停下来,深呼吸。“听着,我才刚决定要对你耐心、体谅些,你可别再把我激恼了。”

    这是什么话?

    “我不需要你的温柔体贴。说到耐心,我的耐性差不多快被你们父女耗尽了。要不是看到你的真面目,我同情你女儿没有个健的家,我此刻不会还坐在这。”

    “你坐累了可以站起来,没人拉着你。你要走也请便,不要乱找藉口推诿责任。”

    “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什么?”

    “你叫我走。明天珊珊起来,你去向她解释。”

    “老天,我发誓,你是推卸责任的一等一高手。你走吧,珊珊从此不用你管了。”

    “谢天谢地!”她怒道,直起身。

    “不用客气!”他也站起来,吼回去。“我送你下去!”

    “不必了!”

    “你没钥匙怎么回家?”

    “不劳你操心!”

    “太好了!”

    她大步走出去,他大声摔上门。

    珊珊先跑出来,然后是百珍。

    “你把她气走了!”珊珊大喊。

    “你要到她的签名照没有?”百珍问。

    “你把我妈咪气走了!我一辈子不原谅你!”

    “妈咪?”百珍怔住。

    令方一把抓住要开门冲出去的珊珊。

    “你以为你要到哪去?”

    “不要你管!你明知她没钥匙回不去,还把她赶走,你叫她去睡马路吗?”

    令方诅咒一声,把她拉离门边。

    “你给我好好待在这。百珍,看住她。”

    “你去哪?”

    砰!他走了。

    “他去追我妈咪。”珊珊得意地说。

    第四章

    “上车!”

    “不上!”

    “叫你上车听见没有?”

    “我说不上,你聋了吗?”

    令方一面咒骂,一面停车,下去攫住安曼,将她拦腰一抱。

    “喂,你做什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他把她塞进车子,关上车门。

    “坐着别动。”

    “笑话。”

    她推不开车门,他从外面抵住了。

    “我要告你绑架!”

    “我告你恶意遗弃。”

    “我遗弃谁了?”

    “珊珊。她听到你走了,差点和我拼命!你不知我回去,她又要跑出来找你。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管束你们两个。”

    “你先把自己管好,才约束得了你女儿。”

    “她不是我女儿!”

    “那她为什么叫你老爸?”

    “她叫你妈咪,不是吗?”

    安曼不禁语塞。

    “我现在要到车上来,你别再跑给我追了,行不行?”

    她白他一眼。“谁要你追?”

    “我说的不是追求的追。”他绕过车头,走过驾驶座,喃喃自语:“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主意。”

    他上了车,反而熄了引擎。

    “你干嘛?”

    “我们谈谈。”

    “又要谈什么?”

    “珊珊这个年纪,不大不小的,正值青春期,很难为她找到适当的领养人呢,再加上她逃跑的纪录太多,中心的人想帮她也力不从心。”

    “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你不要她,她又会开始东游西荡。以前她逃走,还有个目标,就是找她的母亲。现在这个目标没有了,她心里受伤害,情绪上的影响可想而知,跑出去游荡,难以预料她会闯什么祸,或甚至自暴自弃、自甘堕落。”

    “这番分析,你应该说给你自己听。”

    “安曼,承认她,不必要对外公开,对你的演艺事业不会造成阻碍或影响的。”

    “你要我承认什么?你自己为何不承认她是你女儿?”

    “因为她不是我女儿呀!”

    “我也一再说这句话,你并不相信。”

    令方把脸转开,对着由车窗吹进来的风深呼吸,命令自己冷静。

    一定有办法妥善处理这件事。他摆平过多少棘手的刑事案件,面对、应付过不知多少顽强、狡猾的罪犯,为什么碰到这个女人,他却只会控制不住的发火?

    他把冷静下来的面孔转向她。

    “我不确定珊珊为何当着你的面突然叫我老爸,我想唯一的解释,是她信任我。”

    “她信任你,所以跑掉?”

    “她三个月以前由一个领养家庭溜走,是上个星期才由警方通知青少年辅导中心把她带回来。因孤儿院装修,我暂时把她带到我住处。她在我那看电视看到你,便跑出来找你,并不是我虐待她,或疏忽她、不关心她。”

    “你知道她来找我?那么今晚你去咖啡室……”

    “是巧合。安曼,个人因素暂且撇开不谈,珊珊需要你。”

    他话中有问题。什么“个人因素”?但此时安曼累得没法想那么多。

    “她完没其他亲人了?”

    “珊珊一出生就给人领养,她的养父母不久离异,养母后来和人同居,她四岁就开始离家出走,随后的离家、逃跑纪录,比一个犯案累累的犯人还要长。”他苦笑。“中心的每个人都知道余珊珊,都觉得她一旦‘失踪’,要找她,比找个通缉犯还困难。”

    “余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