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7章
    安曼好整以暇起来。“不过你现在可以省下来,和你亲爱的、可怜的老爸回家之后,再去发挥吧。恕我不奉陪了。”

    看这位稍早穷凶恶极,自以为是正义之士的律师大人,瞬间变得哑口无言,实在有趣,只是她被他们一大一小扰了一天一晚,已没有多余精力陪他们胡闹。

    “等一下,安曼。”

    “半下也不行。你们这出闹剧,剧情太通俗,我没兴趣,你们两父女另找演员去搭配吧。”她走到大门前。

    噢,糟糕,她两手空空,口袋也空空。钥匙在她皮包里,皮包则留在咖啡室。

    她转身,珊珊就站在她后面。

    “我还要干嘛?”她没好气。

    “等你开门呀,妈咪。”

    “不要乱叫,我不是你妈咪。”

    “老爸,怎么你和妈咪还没谈好呀?”

    令方叹息。他有点明白珊珊在玩什么把戏了,然而现在不是拆穿她的时候。

    “上车吧,安曼,我送你回去拿你的钥匙。你也上车,珊珊。”

    尽管万般不愿意,安曼不得不坐回他的车。

    珊珊倒是兴高采烈的。她到墙角阴暗处拿了她的帆布袋,跳上后座。

    好个精明、狡猾的小鬼,安曼想,她和展方令为了她几乎吵起来时,她一直躲在暗处偷看偷听。

    轻咳两声,令方开口道:“嗯,安曼,我觉得……”

    “小姐到哪去了?”安曼冷冷说。

    “哪一个小姐?”

    “不关你的事。”他们同时转头朝后面喝斥。

    珊珊扮个鬼脸,缩缩脖子,坐了回去。

    “安曼小姐,”令方重新开始。“我觉得……”

    他瞄一下倒后镜,珊珊靠着椅背,可是他知道她竖着耳朵。

    考虑一下,他要说的话,不让珊珊听见比较好。

    “算了。”他最后说道:“没什么。”

    珊珊倾身过来。

    “妈咪,老爸是想说,过去的一切让它过去,我们一家从头开始。”

    “你闭嘴,珊珊。”令方说,因为不想对女孩太严肃,纵然语气严肃,却削弱了威力,听起来反而显得十分无奈。

    “老爸不好意思,我代他发言。妈咪,老爸都不计较,你何不就此算了,大小事化无?”这事就此算了?大事、小事是他们的事。

    “你老爸是律师,不劳你代他发言。你安静片刻,没人当你是哑巴。”安曼说。

    “好吧,我闭嘴,让你们去无声胜有声好了。”珊珊嘀嘀咕咕又靠回去。

    谢谢。令方向安曼比个手势。

    她头靠着椅背休息,却好几次目光径自溜去打量他的侧面。

    他真的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她竟然怦然心动呢。安曼暗暗斥骂自己。赶快摆脱这两个人才是要事,管他们是不是父女。碧芸已不在咖啡室,侍应生说他们离开不久,她便走了。

    安曼拨了个电话到她公寓,没人接听。

    “这可怎么办?”她懊恼地喃喃低语。

    “这么办吧,你和珊珊都去我那,等你联络上你朋友,我再送你去找她。”令方提议。

    安曼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主意,可是她一时又想不出其他法子。

    她和他走回他的车旁。珊珊倒在后座睡着了,发出轻微的鼾声。

    “她累坏了。”

    “演这么一大出戏,不累才怪。”

    令方皱皱眉。

    “我想你送我到我住处就好,碧芸说不定已经在那等我了。”

    “我绕过去看看,她若不在,就还是去我家。”

    碧芸不在。

    闹了半天,变成她有家归不得了。

    “你自编自导这出戏,利用一个未成年女孩,拿我当目标,目的何在?”安曼想着给他们闹成这样,不由得火气上升。

    令方眉头打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哈,说穿了,便装蒜。”

    珊珊必定因为好不容易找到的生母不认她,所以临时想出这个法子,要他帮她,令方想道。小妮子脑筋动得挺快。

    “我不是珊珊的父亲。”

    “把她叫醒,问她好了。”

    “我没结过婚,哪来的女儿?”

    “谁规定结了婚才能有女儿?”

    情形竟然急转,轮到令方感到百口也难辩。

    “你不肯认她,也不能顺水推舟把她推给我。”

    “我可没有逼着你要她叫你爸爸。”

    他们两人都尽量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虽然在争执,却仿佛在轻声细语。

    “你这么小声干嘛?”

    “我不想珊珊听到这种谈话内容,让她觉得她没人要。”

    “你既关心、在乎她的感受,为什么不要她?”

    “你这么关心她,她不见了,你那么焦急,为什么让她感到没有家庭温暖,跑出来胡乱认生母?”

    “你……”他气呼呼。“不可理喻。”

    “你莫名其录,岂有此理。”

    “我哪里莫名其妙?”

    “你是她爸爸,她妈妈是谁,你会不知道吗?硬栽到我身上,张冠李戴,不是莫名其妙是什么?”

    “我说过,我不是她爸爸。”

    他气咻咻地瞪她。

    她不甘示弱地回瞪他。

    接下来两人互不搭理。

    到了令方住的大厦公寓,他抱着熟睡的珊珊,安曼拿女孩的帆布袋。在电梯里,她站到角落,离他们远远的,他也不看她。

    等他把珊珊放上床,两人在他客厅又起战端。

    “住的是豪华大厦,拥有薪金存厚的职业,我不相信你负担不起养一个女儿。”

    “我没说我负担不起养女儿,问题是她不是我女儿,我要说多少遍!”

    “哼,社会上越来越多问题青少年,都是因为有你这种不负责任的为人父母者。”

    “你又对她负了多少责任?你若是个有责任感的母亲,她何至于变成辅导中心的头痛人物?”“你小声点行不行?你想把她吵醒吗?”

    “你以为你很温柔吗?”

    “吵什么?令方,你在和谁吵架?”

    安曼看向揉着惺忪睡眼从房间走出来的女人,瞪大了眼睛。而那女人也在看到她时,张大了眼睛。

    “百珍!”方令喊:“你怎么还在这?”

    百珍眨了几下眼,盯着安曼。

    “你是……她是……”她不敢置信地结巴起来。

    “现在明白你女儿何以要离家出走了。”安曼冷冷地对令方说。

    “你女儿?”百珍茫然问他。

    “不关你的事。”令方火大道,又对安曼低吼。“她不是离家出走。”

    “谁离家出走了?”百珍问。

    旁边两个人都不理她,彼此大眼瞪小眼。

    “你私生活不检点,忽略了她,证据就在眼前,用不着解释。”

    “解释个鬼。我的私生活干你何事?”

    “你们两父女都不干我的事,从现在起,你们若再来骚扰我,我就报警。”

    “你走好了,像你这种母亲,不要也罢!”

    “有你这种父亲才倒了八辈子楣。我当然要走……”

    安曼刚旋过脚跟朝大门去,屋内传来一声哭喊。

    “妈!妈咪呀!”

    安曼和令方同时跑到睡房,她先一步跑进房间。

    珊珊坐在床上,泪流满面,见到安曼,对她伸出双手。

    “妈咪,我好害怕!我好害怕!”

    出于女性本能,安曼过去坐在床沿,拥抱住女孩。

    “不怕,不怕。作了恶梦是吗?”

    珊珊紧紧抱住她,点点头。“好可怕的梦,有坏人把你抢走。”她呜咽着。

    安曼拍着她,安慰她。“没事,我在这。”

    令方靠在门边注视她们。

    安曼不是不关心她女儿,他想,她不承认必然有她的为难处。她曾经历了那么多悲惨的过去,或许他对她的态度太激烈了。但是她矢口否认的表现实在气死人。

    “怎么回事?你们吵什么?谁是谁的父亲,谁又是谁的母亲?”百珍问他。

    令方奴奴下巴,示意她和他到客厅。

    “里面那个女人是谁?”

    “她是安曼嘛。你怎么穿着我的睡衣?”

    “借穿一下嘛,我的衣服不小心弄湿了。安曼!你说她是安曼?电视上的安曼?演‘她是我妈妈’的安曼?”

    “还有谁也叫安曼?”

    “安曼!天哪,我就觉得好像是她!”

    令方翻个白眼。

    “天哪!你认识安曼本人!你怎么不早说?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认识安曼?”

    “不要兴奋得手舞足蹈好不好?安曼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

    “普通!你知道安曼是谁吗?”

    “别这么兴奋,我有话要问你……”

    “兴奋?安曼本人就在这也!我心跳要停止了。你认识安曼多久了?你在哪认识安曼的?”

    “你不要念上帝的名似的念她的名字好不好?你知不知……”

    “我知道了,你是为了她而甩掉我,既然是安曼,好吧,我原谅你。”

    令方抱头呻吟。

    “不过你得叫她给我一张签名照片。对了,你想我可不可以去制作公司看她拍戏?你跟她说好不好?”

    “百珍,你安静一下行不行?我有重要的……”

    看到安曼走出来,他住了口。而她的目光了发现百珍抱着他的胳臂,并几乎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他下意识地推开她之前,她迫不及待热切地走向安曼。

    “安曼小姐,你真的是‘她是我妈妈’的安曼?”

    安曼和气地微微点头。

    “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