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6章
    “展先生,”小心地,安曼无比温和地说:“恐怕你是看戏看得太入迷了,把现实和剧情混淆为真了。”

    “我告诉你只看了两集,”他不耐烦地道:“而那是因为我要确定你和照片上珊珊的母亲是同一人。”

    她怔住。“什么照片?谁是珊珊?”

    “你十四岁时生下的女儿,她叫珊珊。”

    “我……”安曼张口结舌。

    那个女孩!

    “她……她叫珊珊?”

    “对。至少我们知道的她是叫这个名字。”

    “‘我们’?你们又是谁?”

    “这不重要。珊珊本来在我家暂时住下,三天前她跑掉了,我有十足十的理由相信她是去找你了。我希望你协助我找到她。”

    安曼轻轻抽一口气。“难道……”她看着令方。“你说有张照片?”

    “我带来了。”

    第三章

    “我再说一次。”安曼捺着性子。“照片上的女人和我也许很像,可是我不是那女孩的生母。”

    真是一团乱。她没想到世上会有个和她面貌如此相似的女人。女孩说的话竟是真的,不是瞎掰胡诌。

    “你承认不承认不要紧。你不承认,事实上我不会太意外。我只想知道珊珊现在何处。”

    “我不喜欢你的语气,展先生。”她的耐性开始消失,不悦逐渐升起,她的口吻和他一样冰冷。

    “那很抱歉了,我没有责任取悦你。”

    安曼气结,却无话反驳这一点。

    “你对这个女孩的热诚和关心令人感动,展先生,可是我实在不知道她在哪。借你一句话,我没有责任要看住她。”

    “照你所说,她找到了你,要求你认她,你却把她赶出去,你的作法,是不是太残忍了?”“首先,她不是要求,她一口认定我是她妈妈。其次,我没赶她,我提议借她钱,或亲自送她回家。”

    “真感人。她明明没有家,而我确信她会告诉你她没有家。”

    “她是说了,但我不认识她。尽管如此,我也尽了心力帮助她。我试过了。”

    “显然试得不够。再者,安曼小姐,不认识和不认,中间有很大的差别。”

    “哦,对不起了,”她学他的讥诮口吻。“我的中文修养没有那么高深。”

    令方静默半晌。

    “抱歉,我不该对你发火。”

    安轻叹一口气。“所谓祸从天降。”

    “我想你有你的苦衷。”

    她瞪住他。真要命,怎么解释都没有。

    “她说她去找照片?”

    “她是这么说的。”

    “而你乘机把她的东西丢在大门外,锁上门离开,以防她再回来找你?”

    安曼用手支着头。上帝,这一天可真热闹。

    “你又开始话语里夹枪带棍伤人了,展先生。”

    他抿紧双唇。“我就是想不出何以一个母亲能狠得下心置亲生女儿不顾。”

    “我、不、是!”她忿忿喘气。“算了,我今天说了太多遍这句话。我不是就是不是,随你爱信不信。”

    “我信不信不重要,安曼。你的作法,你可明白那深深刺伤了珊珊的心?”

    “倘若她是我的女儿,是的,我罪无可恕。可是我根本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算你是个陌生人吧,你又何能忍心不理会一个无家可归、举目无亲的女孩?她若遇上坏人,给拐去当雏妓,你能不心中有愧吗?”

    “那个女孩,别人不被她拐骗就不错了。”

    “那个女孩有个名字。”

    “你告诉我之前,我还不知道呢。”

    轮到他瞪她了。“你连问都没问她的名字?”

    “好像她是头小绵羊,有问必答。”她悻悻道。

    “听起来她倒和你说了不少话,在和其他人相处时,珊珊总是三缄其口,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

    “那么对于她的身世背景,你是猜想的?”

    “她告诉我的。”他说,接着补充。“一部分。绝大部分是来自她在青少年辅导中心的个人资料。”

    “青少年辅导中心?你是那里的律师?”

    “我是……义工。”后面两个字,他在喉咙里含糊咕哝,仿佛说出来令他很难为情。

    怒气遽而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份敬意。

    “照片既然在你身上,”安曼平和地说:“她找不到,珊珊一定还会回来我的住处,以她白天那副坚决的模样看,我想她会留在那等我回家,也许我们现在回去,她已经在那了。”

    “我确信她会回去找你,但是她看到你不在,而她的东西扔在门外,她不会待着等你回去向你乞怜。”

    “我没有把她的帆布袋‘扔’在门外。我只是……”安曼懊丧地爬梳一下头发。“我以为她是那些热情过度的影迷。她又不是三岁小孩,我想她该会知难而退,乖乖回家的。”

    “你对未成年影迷和成年影迷的待遇差别太大了吧?”

    他又在苛责她!

    “成年影迷不会跑上门非要认我做亲生母亲。”

    “说不定是认你这个被她当年不得不遗弃的女儿呢。”

    “呵,不无可能呢,那么一来,我不单是残忍得不认骨肉的母亲,还是个不认亲生母亲的不孝女。前面右转。”

    令方照她的指示转弯。

    她是那么的生气。他一直以为女人生起气来,再美也立即变得丑陋可憎。他没想到她生气的样子,使她看起来更美。

    或许因为直接的情绪反应,显得人性化,较真实。

    但谁知道这个荧幕上赢得万千影迷的心的女|Qī|shu|ωang|人,是否演技太精湛,且演戏成习,时刻都在表演?

    他们下车之前,两个人都看到她放在大门外的帆布袋不在了,也不见珊珊在附近。

    “不许说!”安曼警告他。

    “说什么!”

    “说‘我说过了吧!’。”

    “我是说了她……”

    “我告诉你不许说!我又不认识她。你当然比较了解她。”

    这时候发怒无济于事,令方双手叉在腰上,冷静思考。

    “她来找我之前既是住在你那,或许她又回去了。”安曼猜道。

    “我想到了。可是可能性不大,她怕我责怪她,更担心我一气之下把她送回孤儿院去。”

    “孤儿院是很可怕吗?”

    “珊珊三岁起就在孤儿院啦!辅导中心这些地方……”他停住,思考合适说法。“转来转去,对她来说,这些部门是她被转送往不同领养家庭的转送站,你喜欢自己被当作一项货物般送来送去吗?”

    “你对我瞪眼做什么?我又没在这种部门待过。”

    “你真幸运!”

    “我受够你的冷嘲热讽了。这件事我所能做的到此为止。她要寻找生母也好,你要大街小巷去找她也好,与我不相干。你请吧,展大律师。”

    他突然握住她的手臂,双眼冒火。

    “你为了顾你的身份地位,不愿过去的事曝光,我能勉强理解,可是不关心女儿的死活安危,未免太没有人性!”

    “不必太勉强,大律师,我不需要你的理解。”

    他听不见她似的,继续低吼。“话说回来,你的过去,据我片面了解,似乎已人尽皆知了,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她迷起眼睛。“你和珊珊说话的方式一模一样,一厢情愿,不辨真假,依我看,你说不定才是她的生父!”

    他愕然。“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吗?你和她什么关系?她不见了,你干嘛又急又气成这个样子?”

    “我关心她!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自私得只在乎自己吗?”

    “对一个没有近亲关系的人,关心有个限度。你简直是为了她可以不惜污蔑、伤害别人。”“我……”

    “我敢说在孤儿院内,其实有许多无父无母、无家可归的孩子,他们若部失踪,跑去找他们的亲生父母,你是不是要去向他们随便认来的人,一一兴师问罪?”

    “这件事和……”

    “你的热诚固然可感,但就这件事来看,你不觉得你热诚过了头吗?我看顾个人身份地位,不敢认亲生女儿的,是你本人才对!”

    “什么……”

    第三声打断令方的,不是安曼。

    一个由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人影,扑向他,差点把他撞倒。

    “爸!老爸!”

    安曼呆愣一旁,望着展令方抓住女孩。

    “珊珊!”他喊:“你在这!你跑到哪去了?”

    “啧,自答自问,老爸,你看我找到妈咪,乐昏头了是不是?”

    “你这小丫头,不告而别谓之偷跑,知不知道?你晓不晓得你的逃跑纪录有多长?你已经是……”

    令方噤声,但张着嘴,这时他才听到珊珊对他的称呼似的,瞠然瞪着她。

    “你叫我什……”

    “老爸。”珊珊亲热地揽着他的胳臂,笑嘻嘻地拽他转向安曼。“这太好了,是不是?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团圆了。”

    令方犹在茫然,安曼对他冷笑。

    “原来你果然是那个‘可怜的老爸’。”

    “可怜的老爸?”他满头雾水。“慢着,等一下,这是……”

    “小鬼,你不是说你老爸死了吗?”安曼不理他,转而斥问女孩。

    “唉,我本来担心他太恨你,不肯见你,想说我们母女先相聚,我设法说服你对他回心转意,再安排你们见面,现在你们既然言归于好了,我便省得费口舌啦。”

    小鬼,又在胡言乱语。

    “你的口舌省了多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