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4章
    安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不要紧,妈咪。”她摸摸安曼哭笑不得的脸。“虽然你有点笨,可是我是你女儿,我不会嫌弃你,更不会笑你的。”

    “哦,我的妈呀!”安曼双手捧脸呻吟。

    “你的妈怎么了?咦,那是我外婆呢。外婆在哪?她一定会很高兴见到我的。”

    安曼放下手,瞪她。“她安放在宝福山。”

    “哦,唔,呃,”她一本正经道:“那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让她休息吧。”

    这小鬼,该拿她怎么办呢?

    “如果你也不要打扰我,我会十二万分感激的。”

    她嘴唇又扁了起来。

    安曼赶快先发制人。

    “你不要再哭啊。我不是开玩笑,你不可以住在这。”她说得斩钉截铁。

    女孩沉默着,在思考其他对策的样子。

    “你有男朋友偶尔来过夜,是不是?放心,我很识趣,他来时,我出去,绝不夹在中间。”安曼快要喊救命了。

    “不管我有没有男朋友来过夜,你都非离开不可。三个选择,你选哪一个?”

    她抿紧了嘴。“你不过害怕认了我,会破坏你的名誉和形象,对了对?为了保护你自己,你真的可以狠得下心赶我走。你好自私!”

    嘿,软的不成,来硬的。苦肉计无效,便使出撒手锏吗?

    “小鬼,你不能贸然找上门,平白无故一口咬定我是你妈妈。这么无凭无据的,你就算碰上你真正的生母,她也没法认你。”

    女孩的眼睛一亮。“你要证据呀。早说嘛!”

    她跑出房间。出于好奇,安曼跟了出去。

    看见她把帆布袋一倒而空,安曼吃了一惊。袋子里倒出来的居然大部分是书,难怪看起来那么重。女孩在几件脏衣物和书中找出一本剪贴簿拿给她。

    “喏,你看。”

    剪贴簿里贴了许多和安曼有关的新闻、杂志上的剪报和照片,甚至还有她七、八年前刚出道时,拍的第一部戏的剧照,那时安曼还只是个小小的配角。

    她很感动,尽管不少影迷都有这样的剪贴簿子,她每次看到这种来自陌生人的关爱和拥护,仍感到十分温暖和感动。

    可是——“这是什么证据?”

    “我本来还有一张你抱着满周岁不久的我的照片,不晓得怎么不见了。”

    安曼把剪贴簿还给她,不得不对那张充满希望和期待的脸硬起心肠。

    “小妹妹,我真的不是你妈妈。我从来没结过婚,没生过小孩。你弄错了。”

    “不,我没有弄错,你真的就是我妈妈。你等着。等我哦!”

    她飞也似的跑向前门。

    “哎,你的东西……你去哪呀?”

    “我把照片找回来给你看!”

    安曼真的是一头雾水。无奈,她叹一口气,蹲下来收拾女孩倒了一地的东西。那些书原来大部分都是漫画。她摇摇头,不论小妮子口才多利,人小鬼大,终究是个孩子而已。

    她才不会在这等着她回来呢。一早根本就不该让她进屋的。

    好在女孩没有贵重随身物件,安曼将帆布袋口绑好,放在大门口。

    距她和汪碧芸约的时间还早,她宁愿随便去逛逛,也不要等女孩跑回来纠缠不清。

    ※※※

    安曼走进咖啡室时,令方差点跳起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他去了几趟制作公司,都吃了闭门羹,透过关系向制作“她是我妈妈”的拍摄公司打听,也探不出结果。

    想不到今天他和客户约在这谈公事,倒见到了她本人。

    其实令方若没有看过那张照片,他会和其他把目光投向安曼的人一样,认不出她就是最近一个多月来,人们茶余饭后闲话电视剧节目的热门人物。

    她吸引人物注意力的第一点,通常是她异常高佻的一七○公分身高。卸了荧幕上的浓披肩的乌黑长发,她看起来就像个朴素的大学女生。

    谁也想不到“她是我妈妈”剧中冷艳妩媚,教人又恨又爱又怜的崔文姬,私底下是这副邻家女孩的模样。

    “我先帮你点了一杯杂果宾治。”安曼坐下时,碧芸说,边打量着她。“你看起来有点累。”

    安曼掀掀起眉毛,嘴边浮起一抹戏谑的笑。

    “昨天我可是一刻也没停过呢。”她倾身用崔文姬那带点诱惑,又带点邪恶的声调,低声道:“一大清早,背着我那个残废的丈夫,在车厢里勾引我那不学无术的继子,然后去为一栋新大楼剪采,又去监督时装表演彩排。”

    她煽煽她那只不必戴假睫毛,就又浓又密又卷的睫毛,继续以装出来的诱人微哑嗓音低语:“接着,还有个高龄一甲子的大财主,等着我去让他生龙活虎一番,以证明他依然精力旺盛,可以为所‘欲’为。”

    碧芸咯咯笑。“小曼,你可真是完融入这个角色了。”

    “才不像。她和崔文姬比,差多了。”

    安曼和碧芸同时吓了一跳,转向她们邻桌旁的两名中年妇人。她们见安曼看着她们,盯着她的目光马上移开,旁若无人地继续发表她们的评论。

    “崔文姬是我所看过,最狐媚、最会玩心眼和耍手段的女人。”

    “咳,那是演戏呀,戏里的角色嘛。我还真希望每个女人都有她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勇气。”

    “什么勇气呀?那叫为达目的,不计一切、不择手段。她根本是拿男人当工具和利器,像黑寡妇蜘蛛,专门摧毁和并吞男人。”

    “她那也是为环境所逼,怎能怪她?她吃尽了男人的苦头,上了他们多少当呀!男人都把她当玩物,只想玩她的身体。”

    “别忘了,她结了三次婚,杀了她第一任丈夫时,手段多么残无人道。现在她不但利用她第四任丈夫的财势,而且对那个可怜的残废男人的儿子猛抛媚眼。她还把她的嫂嫂给逼疯了……”

    安曼深吸一口气,再次倾身向前,声音压得低低的,向编剧抱怨:“听见没有?我做了这么多的苦差事,你居然说什么‘你看起来有点累’!”

    她们的笑声引得周围的人都转过头来,邻桌的两个女人不高兴她们的重要谈话被打断了,还凶巴巴的瞪过来一眼。

    编剧和女主角越发笑不可遏,却都不得不用手捂住嘴巴,低着头,小声的咯咯笑。

    “说真的,这出戏这么成功,小曼,应该好好谢谢你的卖力演出。”

    “你找我来是谈加薪吗?”

    安曼只是开玩笑。制作部门的预算紧得制作人天天叫苦,大家都知道。

    “要是收视率上升的情形再持续一、两个星期的话,听说大老板准备给每位演员发个大红包。”

    “有这等好事?”

    收视率再好,犒赏体员工一个大蛋糕,就算老板很大的心意了,至多加开几瓶香槟,安曼在这一行的时间不算短,岂有不知“红包”必有其他缘故!

    果然,碧芸接下去便说:“打铁趁热嘛,我们要加个大概十集的戏。喂,你可不是听我说的啊。其他人都还不知道。”

    什么大红包呀,原来是戏要延长。

    “小曼,那边有个男人盯着你也。”

    “盯着我的人可多了。”安曼是戏谑也是无奈的口吻。“还好认得出我的没几个,不然我就要变成过街老鼠了。”

    “这一个不一样。这男人盯着看的如果是我,我就对他回眸一笑。”

    这可就奇了,认识碧芸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大女人主义、女权拥护者。她尤其最看不惯在公共场所眉来眼去就勾搭上,或互相搭讽刺,男人、女人都不例外。

    安曼转头看何方神圣打动了碧芸的钢铁芳心。

    “别看,他走过来了。”

    碧芸的警告迟了些,那个“不一样”根本已来到安曼座椅旁边。

    “不一样”果然不一样。英俊潇洒不稀奇,在演艺圈俊男美女见得多了。结实强壮嘛,健身室练一练,任谁都可以练出一副运动员体格。

    这个“不一样”,双眼炯亮,充满智慧。智慧是任何名牌皆无法包装的。

    只是他表情十分严肃,看起来不像是仰慕者。

    “安曼小姐,对不起,打扰你们。我姓展。”他掏出皮夹,拿出一张名片递上。

    “我就知道。”碧芸失望地小声咕哝。

    律师。安曼颇意外,反倒不十分意外他一来就直呼她的名字。

    他周到、礼貌地也给碧芸一张名片。碧云一看他的职业头衔,马上精明地丢给安曼一个“我来发言”的眼色。

    “展律师,”碧芸和气地微笑。“你认识我们安小姐?”

    令方的眼睛只看着安曼。

    “不认识,不过今天很荣幸见到安曼小姐本人。”

    “你想要她的签名吗?”碧芸问。

    令方目光仍然不曾移动。

    安曼本人清纯可人,一点不像命运凄惨的女人。她张大的黑眸甚至显得十分无邪,不施胭脂的美动人心弦。

    “抱歉,我不是你的影迷。我可以坐下吗?”

    不等安曼或碧芸回答,他已拉开椅子,请他自己入座。

    “我不记得我做过违法的事。”

    安曼早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却被展令方盯得很不自在。

    “展先生有何贵干?”碧芸再次试着转移他目光关注的目标。“我们正在谈很重要的事。”她的努力没成功,令方还是只对着安曼。

    “安曼小姐,我要找你谈的事也很重要。”他环视四周:“这儿人太多,可否换个地方,私下谈?”

    “不行,”碧芸抢在安曼前面说:“我们都有你的名片了,假如安曼需要律师,我们会和你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