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2章
    哇,比我以前的房间足足要大上三倍。我住在那根本连房间都不算,没有窗子,又暗又小,像个黑洞……”

    “接下来你要告诉我,你可怜的爸爸娶了个凶狠的继母,欺负、虐待你,叫你做苦工,不给你吃饱穿暖,逼得你离家出走寻母,而你所受的苦都是我的错。”

    “咦,我可没说哦。不过既然你良心发现,我可以考虑既往不究,只要你现在开始补偿我。”

    她大摇大摆移开餐桌旁的椅子坐下,等着享受她的“补偿”。

    安曼摇摇头,打开冰箱。但愿让她饱餐一顿之后,她会乖乖离开。不过安曼有个不好的预感,这小妮子没这么容易打发。

    ※※※

    “她会到哪去呢?”

    展令方着急但冷静的在客厅里踱着步。这个问题,过去二十四小时里,他对着空气问了不下千百次了。

    尤百珍,他的好友,继续对他发射连珠炮。

    “你这人还真能忙里偷闲给自己找事做。一个单身汉,好端端的弄个半大不小的女孩在家。你自找麻烦也就罢了,还把我给拖下水。说得好听,是临时保母兼助理监护人呢,分明是当她的侍婢,那小鬼多难缠呀!做你的朋友真够倒楣……”

    “照片没拿走,她应该不会走太远。”令方低语,把百珍的话噪牢骚当耳边风。

    “什么照片?”

    照片在他手上,他递给她。

    “珊珊视它犹如护身符,她不可能忘记带走它。”

    照片里一名容貌姣美的少妇,怀抱着一个大约一岁的小女孩。少妇美则美矣,神情却带着忧怨和沉郁,小女孩明眸皓齿,笑得天真烂漫。

    “这是谁?”

    “珊珊的妈妈。”

    如果珊珊说的是实话的话。问题是,她的话十句有七、八句是谎话,另外两、三句则半假半真。

    “好漂亮。咦?”百珍仔细端详。“这个女人好眼熟,我好像见过。”

    “真的?”

    令方马上燃起了一线希望。百珍是他前任女友,两人分手后维持良好友谊,当令方这位刑事律师忙不过来,一通电话,她立刻拔刀相助。尽管她嘴上不饶人,爱叼叼不绝,却是心细如丝。

    “快想,你在哪见过她?”

    “别吵嘛,我正在想,你没看见吗?”

    百珍最大的缺点是,临到紧要关头,她该记住的事便忘得一干二净。

    想了一会儿,她摇摇头。“想不起来。就只觉得好面熟,而且……”她把照片拿得更近些。“感上好像天天看见她。”

    令方被她气死。“天天看见怎会想不起来?”

    她丢他给一记大白眼。“你付钱雇我看着她了吗?我每天要看见那么多人,人来人往的,哪记得住她们每一个?”

    “她到你店里买过东西?”

    百珍开了个小精品店,专卖女性名贵香水和名牌内衣。

    “她若是那小鬼的妈,能买得起我店里的东西,还让女儿沦落到要你这个青少年辅导中心的义工来收养,难怪小鬼要出走了。”

    “我没资格收养她,因孤儿院装修,一时没地方安置她,我暂时让她住我这儿,等孤儿院装修完毕,或有人愿意领养她……”

    “呵,那你可有得等了。等有人领养她?哈!你这间在七楼的屋子都关不住她,孤儿院又能够奈她何?你慢慢等吧,我可是要……哎哟!”看看表,百珍哀叫一声。

    “耽误了你的约会了吗?”令方十分过意不去。

    这一整天他到处到可能之处去找珊珊时,百珍就待在他家,以防女孩回来或打电话来。

    “这件事误了,比约会还重要哪。我现在回去,准来不及了。在你这看完再走吧。”

    “看什么?”

    她又给他一记大白眼。

    “看电视,大律师,难道看你不成?我们相看两不厌的时光早成过去了吧。”

    令方讪讪一笑。“看什么节目这么重要?”

    “‘她是我妈妈’。”

    “你妈妈今晚上电视?哪一台?做什么?”

    “‘她是我妈妈’是电视剧啦!”

    “哦。”

    电视剧?令方摇摇头。

    “你几时迷上电视剧了?”

    “你不知道‘她是我妈妈’?”

    百人的口吻仿佛他忽略了一件国家大事。

    “我对电视剧没有兴趣。”

    “哎呀,这出戏红得不得了,家喻户晓哪。尤其是女主角安曼,演技真是一流。她十岁就被养父强奸,十二岁时养兄也污辱了她,十四岁就怀孕生了个女儿……”

    令方皱皱眉。十四岁,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

    百珍热切地往下说:“她养父把女婴给卖了,同时把她也卖给一个年纪比她养父还大的男人做妻子。那老家伙年纪虽大,却精力旺盛,一天强奸她好几……”

    令方举手阻止她。“省掉细节好不好?”他觉得惨不忍听。

    “细节才精采嘛。”她悻悻的咕哝,却不减她的兴致。“总之,她最后无法忍受第一任丈夫的兽欲,把他给杀了。”

    “她杀了他?”

    “他视她为发泄工具,他天天酗酒,醉了就对她拳打脚踢,而且为了防止她趁他不在时跑出去,他出门前用铁炼把她拴在床上。她后来就用它把他勒昏,然后拿莱刀砍了他。”

    “畜生!该杀!”

    令方听得血脉偾张,一时忘了自己是律师。

    “她还是被判了刑,他们说她杀人的手段太残暴。”百珍气愤填膺。“幸亏一个有正义感的律师再三为她上诉,总算在她坐了四年牢之后减少刑期,让她脱离牢狱。”

    “她的行为是自卫杀人,照你说的,她天天挨打受虐,不会无伤可验,仍坐了四年牢,她那个律师还不够好。”

    “别吵嘛,我还没说完呢。律师对她由怜生爱,他们结了婚。可是她受尽创伤,没法和他过正常夫妻生活。一年不到,他们离婚了,不到半年,他又娶了另一个女人。”

    “不会是另一个由怜生爱的客户吧?”令方讽刺地问道。

    “哎,管那个律师干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喂,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听我说嘛。她没有学历,又坐过牢,为了生活,她只有去酒廊上班,没多久又落入另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的魔掌……”

    “这个女人怎地学不乖?”

    百珍不理他的打岔,兀自往下说:“二十岁以前,她堕了三次胎,被拐编、绑架、凌虐、强奸,所有女人可能遭遇的不幸,她部经历了。天底下有比她更悲惨的女人吗?”

    百珍激愤得声泪俱下,令方频频为她递面纸。

    “你说嘛,可怜不可怜?”

    令方同感不平,深感同情,但是——

    “奇怪了,你怎会知道得如此详细?你说的这个安曼,是这出戏谁|Qī|shu|ωang|的妈妈的女主角?”

    “是啊,她简直成为现代女性的典范。哎呀,光顾着和你说话,都开演老半天了啦。”

    安曼如今既是个名演员,她那些不幸、丑恶的过去,照理说,应该隐藏都来不及。娱乐圈不是最注重形象吗?何以反倒把一段黑暗的历史拿来公诸于世?

    令方由律师本能升起的疑惑,转瞬间便为男人本能所取代。

    荧幕上一个仪态高雅、姿容绝尘的女人,吸引住了他的副注意力。

    “就是她!就是她!她就是安曼!老天,你看她多美呀!”

    就是她?令方意外的怔住。这么年轻?那张雅致的脸庞,哪里有沧桑的痕迹?只除了显现在她黑瞳中的冷漠,及动人的笑容中那一抹几难察觉的残忍和无情。这些有可能是历练自悲苦岁月的遗迹。

    “根据报导,她是城百分之九十的男人的梦中情人,家庭主妇的情敌,上班族女性的最爱,曾受男人欺凌的女人的偶像。男人都心甘情愿被她勾引,女人都希望变成她。”

    令方没有在听,他神贯注于那张动人心魄的美丽脸庞。忽然,他也觉得她十分面善。但如此的美人,他若面对面见过,他绝不会忘记。

    把照片放在茶几上,他倾身向前,好看得仔细些。

    照片!

    令方抓起照片,看看安曼,看看照片上的少妇,再看看安曼。

    老天!

    他拿着照片贴到电视旁,和特写镜头下的安曼比对。

    “喂,你挡住我了啦!还说对连续剧没兴趣……”

    “百珍,你来看。”

    “看什么呀!正到精采的……”百珍顿住,眼珠子在荧幕和照片间转来转去。“哎呀,上帝!”

    “怪不得你觉得眼熟,天天看,不熟也给你看熟了。”

    “怎么这么像?会不会……难道……”

    百珍的眼睛瞪得又圆又大。令方自己也差不多。

    安曼莫非就是珊珊的生母?

    “珊珊一定也看了这出戏。”百珍喊。

    “我想我知道她到哪去了。”令方低语。

    ※※※

    “你住得这么豪华,就吃这种东西啊?”

    电饭煲内有保温着的饭,安曼把一包免煮即食菜料放进微波炉加热,倒出来淋在饭上,再拿给她一碗鸡蓉栗米汤。小妮子对着面前的饭和汤皱眉头。

    “不吃就算。”安曼作势要拿走。

    她抓住盘了。“没说不吃呀。不过提醒你要注意营养均衡和卫生嘛,这么小心眼儿。”

    安曼抱着双臂瞪她。她嘻嘻一笑,埋头大吃起来,片刻工夫,即吃掉食物,还捧起盘子,把酱汁舔得一干二净,而汤简直是一口倒进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