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爱恋梦工场 > 第1章
    《爱恋梦工场》

    作者:叶小岚

    申明:本书由奇书网(WQisuu.Co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预览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订阅购买正版.

    第一章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安曼想,她此刻若看得见她自己的眼睛,它们准是瞪得大如她前门上的铜环。

    “我是你的女儿,我要来和你一起住。”

    站在门外的少女一派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安曼啼笑皆非。“我没有女儿。”

    “你现在有一个了。”

    这女孩好不讲理。

    “小丫头,我是单身也。”

    “啧,时下单亲父母俯拾皆是。”

    口才倒不错。

    “这一个,”安曼指指自己:“就不是,也永远不会笨到去做单亲母亲。”

    女孩鼓着腮帮子,挪一挪她肩上的帆布袋,它挂在她瘦而单薄的身上,看起来颇沉重。

    “再说,你看我有那么老吗?

    女孩嘻嘻笑。“你驻颜有术嘛。”

    安曼笑也不是,恼也不是。

    “过奖了,但是别说我没生过小孩,我的年纪也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女儿。”

    “你几岁?”

    这件事加上这个问题,可笑加好笑。安曼于是笑了起来。

    “我‘才’二十九岁。”

    “我只有十四,而你在这个年纪怀孕生下我,刚刚好。”

    “小鬼,你的数学肯定不及格。还有,相信我,小丫头,我要是怀过孕,生过孩子,我绝不会忘记。”

    “记得不表示会承认。”

    安曼为之语塞和气结。

    “你真的只有十四岁?”

    女孩虽然瘦,身材却相当成熟,该丰满的丰满,该纤瘦的纤瘦,而年轻自有一种年轻的美丽,她很漂亮,一只眼睛尤其慧黠聪颖。

    “唉,我有必要虚报我的年龄吗?”

    “也没必要胡乱认生母吧?”

    “你当初生下我时,年纪还轻,你不知所措,太害怕,因此把刚出生、还在襁褓中的我丢给我可怜的爸爸,你逃走了。”

    跟真的一样!

    “哦,真的?你说说看,你那可怜的爸爸是谁?叫什么名字?”

    “啧,你看,你连他的名字都忘得一干二净,又怎会记得我这没有妈妈的孤女?”

    好刁钻的小鬼!

    “你既有个爸爸,算什么孤女?你看你根本说不出来他是谁,因为压根儿没有这个人。”

    “哗,你以为我是什么呢?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那你是什么?石头娘娘?”

    “别扯上我,我和你没关系。报上你可怜的爸爸的大名来。”

    “不告诉你。”

    安曼早料到她会如此回答。“我就知道。”

    但她还没完呢。

    “不告诉你是有原因的。你抛弃了我多少年,老爸就含辛茹苦了多少年,现在该你尽尽为人母的责任和义务了,你不能再把我丢回去给他。”

    她越说越像有那回事了。安曼真的是张口结舌,哭笑不得。

    只听她又接下去说:“况且,你当年无情的背弃他而去,令他痛不欲生,他恨你入骨,你知道他的名字,你也没法去找他,他不会见你,也不要见你。”

    安曼翻翻眼珠。“你若不是想象力超级丰富,就是个说谎专家。小小年纪不学好,怎么得了?老老实实告诉我,你用这一招行走江湖骗吃混住有多久了?”

    女孩张瞪起乌黑圆溜的眼睛。“太侮辱人了!你侮辱的不是我,你知不知道?你的卵子和老爸的精子相遇而孕育了我,我是小混蛋、骗子,你们又成了什么呢?”

    嘿,不仅刁钻,且尖嘴利舌呢。

    “听你说话,你是受过教育的……”

    “那当然,我年纪虽小,可是饱读诗书的,老爸家教十分严格。”

    她一把蓬松长发用丝带扎在头顶,染得又是黄又是红的卷发倒垂下来,好似戴着一顶五色斑斓帽子,身穿红色贴身T恤,一条紧紧包着她浑圆臀部的水洗牛仔短裤,脚上的袜子好几层,五颜六彩,运动鞋一支蓝,一支白,鞋带一边红黄,一边橙黄,双手十指每支涂着不同色的指甲油,巫婆的魔爪都比她的简单好看些。

    “唔,”打量完,安曼点点头:“你这副穿着打扮,是很符合令尊的严格家教。”

    听了她的讽刺,女孩脸孔涨红。嗯,还不算太无可救药,至少晓得难为情。

    “为了找你,我日夜奔走、跋涉千山万水,没得好吃好睡,脏衣服脱了又穿,穿了又脱,不得已才把最后仅剩比较干净的衣服拼凑着穿。”她辩道。

    够了,安曼决定。帮助一个迷途、无家可归,或离家出走的孩子是一回事,被一个小骗子骗是另一回事。

    “看来你只好继续你的万里寻母,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她和她在这胡言乱语半天,已经够荒谬了。

    女孩机灵的在她关上门之前,一脚跨进门槛。

    “哎呀,你夹断我的脚啦!”

    安曼扶着门,动也没动,静静看着她。

    “小鬼,我还没关门呢。”

    她毫无羞愧地回瞪她。“你当真不认我?”

    太过分了,居然用起威胁的口吻来。

    “听着,你最好乖乖回你父母身边去,做个好女孩,以你的聪明智慧,又长得漂漂亮亮。,千万不要反被聪明误。女孩子若一个人在外面乱闯,万一发生事情,一失足成千古恨。你既饱读诗书,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你用不着教训我。虎母尚且不食子,你见了亲生女儿,认都不肯认,还教训人?”

    安曼板起了脸,不再和颜悦色。

    “我看你不像坏孩子,好意忠告,你爱听不听。你要嘛自动离开,否则我报警了。”

    女孩默默看她半响,把脚收了回去。安曼关上门,扣上门锁,不再理她。

    回到客厅内,安曼拿起被打断前看了一半的剧本,但是她无法再专心一意。

    这么巧,在目前正在拍摄的这出戏,“她是我妈妈”中,安曼饰演一个不肯认亲生母亲的角色。和门外女孩的自编自导自演,正好相反,相映成趣。

    小鬼不知走了没有?

    哎,管她呢。小丫头八成是赌气离家出走,一个娇生惯养、任性的青春期少女,满脑子古怪幻想。

    为什么找上她?

    简单。安曼拥有不少青少年影迷。一年前她在一出戏里扮演一个律师,专门协助没有家或得不到家庭温暖的青少年们,俨然是青少年心目中的罗宾汉,那些热情的孩子常写信、寄礼物给她,奉她为偶像,向她倾吐心事。每一封影迷的信,安曼都设法抽空亲自回复、从不假手经理人或其他人,这里面不乏要认她做义姊的。

    但把她认做母亲,且一口咬定,这还是头一遭。

    而且找到她的住宅来了。神通广大!一般影迷的信都是寄到制作公司,再转到她手上。

    安曼发现她又开了门。小丫头没走,坐在门口前的阶梯上。她一点也不意外她还在。

    “小鬼,你怎么还没走?”她说,口气温和。

    女孩背对着她,没作声。

    安曼走过去。

    “你是不是住得很远?身上没钱了吗?我借你好了。”

    依然不吭声。

    “或者你告诉我你家的电话号码,我打给你家人,请他们来接你,保证回去后不处罚你,如何?”

    没有反应。

    “咦?刚刚还口若悬河,能言善道,一下子变成哑巴啦?”

    还是没反应。

    “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做姊妹也可以。我认你做妹妹好了。”

    女孩肩膀一耸一耸的,鼻子吸着气。

    安曼到她前面蹲下来。

    “哎呀,泪流满面的,你哭什么呀?”

    真要命!

    女孩抬起头,泪眼汪汪看着安曼手上的柠檬茶。

    “跟你说了半天话,口渴舌干的,你却只顾自己,好自私。”

    安曼好气又好笑。

    “为了口渴哭成这样?真有出息的呢!”

    女孩接过杯子,仰着脖子咕噜咕噜喝茶,喝得涓滴不剩。喝完,空杯子还给安曼,用手背和手掌抹干眼泪,化啼为笑。

    “你的柠檬茶做得还算差强人意。”

    哟,她还挑剔呢。

    “真的?不好意思,委屈你了。”

    她咧咧嘴。“除了柠檬茶,你还会不会做别的?例如可以咀嚼的食物。”

    安曼叹口气。“饿了就说饿了,咬文嚼字,装腔作势。”

    “饿了,有没有吃的?”

    小妮子挺会顺着竿子往上爬。

    俗话说得好,请客容易送客难,何况她是不请自来的小麻烦。

    “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吃饱了,你得乖乖回家才行。”

    “行。”她高兴地一跃而起。

    这么干脆?!安曼不免有些狐疑,可是,反悔来不及了。

    女孩欢欢喜喜跟她进屋,眼珠子闪亮地滴溜溜打转,教安曼有些担心自己是否引狼入室。她立即纠正她的多疑。小鬼再怎么坏,毕竟是个孩子。

    “哗,真够气派,这些装潢和家俱很贵吧?”

    “它们只是组合在一起看起来很不同凡响。”

    “你是说它们不过虚有其表,就像一些表里不一的人一样?”

    安曼再次怀疑她是否真是十四岁。不论如何,她绝不是个普通的女孩,她有可能是个大麻烦。

    “厨房在这边,小鬼。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厨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