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第1/3页)
    最后,他们只好摸摸鼻子,偷偷地从自己家里退出来。“我要跟徐老头收场地费!”叶老爸在外头气呼呼地放话,跟老婆不停地抱怨。

    跟爸爸误会冰释后,米苏开始正式考虑休学的事情。

    学了十几年的琴,说不学就不学,其实还是会有一股浓浓的失落感。加上学院里的老师们,都是音乐界顶尖一流的音乐家,这种机会放弃了真的很可惜。

    但是,坐在钢琴前面,她又觉得自己天赋平平,实在没有足够的能力跟学院里那些资质优秀的同学们竞争,这样的她,凭什么继续在音乐学院就读下去?

    于是,她开始在放弃与不放弃之间挣扎。

    其诺看她烦闷,找了一天,带她去小公园走走。

    “还没决定好吗?”

    其诺搂着她的肩,在公园小径上散步。

    “我觉得我真奇怪。当心里担心爸爸不让我休学时,非休学不可的念头一直死死地缠绕在脑子里。可是得到爸爸的同意之后,我反而对休学的念头犹豫了起来。”

    “你不知道怎么做才对?”

    “思。理智告诉我,离开音乐学院是一件很蠢的事,可是只要一想到同学跟同学之间那种激烈的恶性竞争,我又觉得厌烦无比。”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兢争。在我的研究室里,竞争更激烈呢!”

    “唉,长大真不好,要烦恼的事情真多。”她嘟起唇。

    其诺任她去抱怨,知道她只是在开玩笑。

    事实上,心情恢复平静的她,想法也正在渐渐脱离钻牛角尖。

    要不了多久,她就会作好抉择,并且准备好面对抉择之后的一切责任。

    唉唉,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个老爸爸,正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成长呢?

    不行、不行!他要好好改变一下这种心境,不然将来跟米苏结婚亲热时,他一定会陷入乱伦的罪恶感里!

    叶其诺暗自握拳,不断提醒自己。

    “我觉得好奇怪,在留学以前,明明认为自己是最棒的,可是留学之后,怎么会完失掉了自信心?难道我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那种小朋友吗?”她双手捧着颊,看着不远处在玩溜滑梯的小朋友。

    “我了解你的想法。以前我跟卡布跳级就读前,在班上的成绩一向名列前茅,但跳级后被编入资优班里,第一次月考的时候,我跟卡布竟然双双挂车尾,那时简直痛不欲生,觉得自己丢脸死了。”

    想到当年兄弟两人惨白着脸互看彼此成绩单的情形,直到现在他都怀疑自己是怎么撑过那种恐怖打击的?

    “那是因为资优班里的人都是强者啊!就算是最后一名,回到普通班去,搞不好都还是第一名呢!”她皱皱眉。

    “你下也是一样?你的同学们是世界各地来的菁英,也许你在那个群体之中,表现并不是最亮眼的,所以成就感非常低,但其实你仍旧是一个站在顶尖处的发光体,只是你自己感觉不到而已。”

    米苏瞅着大眼望着他。

    “……好抽像哦,叶大师。”

    其诺挑眉,知道自己浪费了一杯口水。

    而且,他又忘了刚刚才立定的志愿:不要当她的爸爸。

    可是她一提出疑问,他就忍不住想提出自己的人生观好好地开导她啊!唉!

    “……其诺哥,你看那个溜滑梯,它的左边是不是怪怪的?”米苏突然拉拉他的袖子。

    其诺皱着眉仔细观察,也发现了不对劲。

    突然间,溜滑梯在他们的视线中缓缓歪斜,而上面还有两个不知情的小孩,正在一上一下地跳跃嬉闹。

    他们双双倒抽一口气,不约而同地拔腿向前跑去。

    “危险!小朋友快下来!”他们大叫着。

    没有察觉到危险状况的小朋友,仍然快乐地站在滑梯顶端,正要滑下来。

    然后,小孩尖叫着抓住栏杆,惊声大哭。

    他们冲了过去,其诺冒险地伸手一捞,抓下一个小孩,头也不回地丢给身后的米苏。

    米苏接过小孩后,紧紧抱住小孩哄了一会儿,接着转过身去,想帮忙其诺。

    其诺踩上一阶铁管,要去抱另一个下来时,滑梯突然轰的一声倒塌下来。

    抱着小孩的其诺,身子一歪,差点就要往凸起变形的铁管撞上去。

    “其诺!”米苏情急地大叫,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拉住其诺。

    没想到她拉住了其诺,自己脚下却重心不稳,就这样直直地向之前其诺差点撞上的变形铁管摔了过去……

    “医生怎么说?”众人围住刚跟医生谈过话的叶其诺。

    “医生说,她的上臂骨头没有骨折,但是摔裂了一条缝,必须里上一个月的石膏。一个月后,才能开始做复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