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第1/3页)
    蜜雪儿,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给我吃闭门羹?开门!你给我开门!’

    门板一直砰砰砰的敲击出声。

    “外面那个外国人是谁呀?”

    “传教士。”米苏压着门板,面不改色地回答。

    “有这么凶的传教士吗?我还没遇过哩!”徐母眨眨眼,不停地伸头观望。

    “现在的传教士很有钱喔?我好像看到那个人身后有一台黑亮的大头进口轿车耶!”徐爸好奇地摸摸下巴。

    “排场这么大啊?”徐母瞪大了眼。

    至于其它几个年轻人,则是心照不宣地笑看着米苏。

    那个金发男孩明明就是冲着米苏来的。

    屋里的人都看着米苏,等着她解释。

    没人相信外面那个跳脚怒吼的家伙会是个传教士。

    就连不懂英文的两个老人家,都听出了那个外国人嘴里一串串的“法克”,比较像是脏话,而不太像是神爱世人的传教内容。

    “他该不会是你的小男朋友吧?”其诺倾身,似笑非笑地询问她。

    “不是!”米苏嘟起红唇,不高兴地瞪着其诺。

    “那他到底是什么人啊?”徐母好奇地问。

    “他是我们音乐学院里最顶尖的学生,世界青少年组小提琴的第一名。”她不甘不愿地回答。

    “哇啊!这么厉害呀!那不就是你的同学吗,还不赶快请他进来?”徐爸催促米苏打开门。

    “可是他……”米苏看看大家,十分犹豫。

    “来者是客,我们怎么能让人家在外面等呢?这样很失礼。”

    “我跟他又不熟,请他进来做什么?”她急得跺脚。

    “不熟他会于里迢迢跑来帮你过生日?”徐爸不相信。

    “他那个人骄傲又自大,只用鼻孔瞪人,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我。我们连点头之交都称不上,他哪会特意来帮我过生日啊?”她气得双颊通红。

    “哎呀,还是打开门吧!人家都站在外面了,请人进来坐坐又怎么样?”好面子的徐爸一把推开米苏,亲自开门。

    门一开,徐爸才想到他不会说英文,立刻对着金发男孩傻眼。

    “呃……款……这个……啊诺……”徐爸胀红了脸,挤下出半个字来。

    “爸,你那句‘啊诺’是日文。”缇拉忍着笑告诉父亲。

    “还不快过来帮忙!想看老爸出糗啊?”徐爸气急败坏地要缇拉过去解围。

    金发男孩似乎看出徐爸语言不通的窘迫,优雅地向身后招手。

    只见一个男人从金发男孩的身后走上前来,向徐爸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格伦少爷的随行翻译,我姓陈。”

    有礼车、有翻译。看来,这位少爷不但家世阔绰,还很注重排场,竟然找了一个翻译陪着。

    “陈先生,你好、你好!帮我请这位少爷进来,参加我女儿米苏的庆生会。”

    徐爸热情地邀请。

    徐爸的内心大打如意算盘。

    如果这个少爷看上他们家小米苏的话,就不用担心会再被隔壁叶家的臭小于拐去配另一套下午茶了。

    米苏知道爸爸在打什么主意:心中不禁为了爸爸的势利眼而生气不已。

    然后,她担心地转头看了看其诺的反应。

    只见其诺一脸高深莫测,沉默地倚在门边观看。

    察觉到米苏投来的视线,他也只是对她笑笑,没有说话。

    米苏的心里有点忐忑不安,她完看不出其诺的心里在想什么。

    翻译在格伦耳边转述徐爸的话,格伦突然一脸讶异地转头看着米苏。

    “我不知道你今天生日。”

    “我不知道我过生日,还得向你报备!”米苏没好气地回答。

    格伦怒气腾腾地瞪向她,米苏也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款,陈先生,他们说了什么?”徐母有些不安地问着翻译。

    陈先生忠实地把两人没营养的拌嘴内容翻译出来,当场让徐爸、徐母两人傻眼。

    “哎唷,米苏,注意你的礼貌!”徐爸责备道。

    缇拉看看整个情况,偷偷地跟老公卡布咬耳朵。

    “这个男孩,分明就是冲着米苏来的嘛!原来我们家米苏的行情这么好啊!”

    “只是他似乎用错了方法,米苏很讨厌他啊!”卡布笑着拥住她,转头瞧了瞧双胞胎弟弟一眼。

    站在一旁的其诺听见了,却没有说话,依然不动声色地看着米苏跟那个金发男孩。

    他觉得这男孩的表情高傲、举止优雅,除去刚才吃到闭门羹时,失去理智地狂骂脏话那一段,他似乎真的是个天之骄子。

    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