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第1/3页)
    我刚刚才见到卡布哥到我家去接姊姊回你们叶家。”

    “原来是因为你刚刚遇见了卡布。真可惜,是我开玩笑的时间挑得不对。”他叹口气,有些扼腕。

    难得他想开开玩笑说。

    “不用忙了,这位大哥。就算我没先看到卡布哥,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你的啦!”米苏受不了地翻翻白眼。

    其诺听了十分讶异。

    “从小到大,我跟卡布的同学总是会认错我们,就算是我爸妈,也偶尔有搞错的时候,为什么缇拉跟你,一眼就能分辨出我们?”

    “为什么不能分辨出你们?我从来就不觉得你们两个人长得像啊!”米苏耸耸肩,一脸的理所当然。

    “那就好,否则我还真担心要是有一天你把我跟卡布搞错,那就糗大了。”他露齿一笑,安慰地拍拍胸口。

    “放心啦!你跟卡布哥一点儿都不像。”

    其诺笑了。

    米苏不知道,世上唯二觉得他们双胞胎兄弟不像的,一个是她姊姊缇拉,另一个就是她自己了。

    “这会不会是上天的旨意?”其诺摇摇头笑叹。

    “什么旨意?”她好奇地问。

    “上天派了一对不会搞错我们兄弟的姊妹花,让我们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个体。”

    他的话让米苏沉吟了一下。

    接着,她突然抬起头,期待地看着他。

    “做什么这样看着我?”他觉得她的眼神太热烈了一点。

    “其诺哥,你觉得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吗?”

    “我认为是。”

    “那么,你觉得我独一无二的特点是什么?”她双眼亮晶晶地瞅着他。

    “唔……你很甜。”他思索了一下。

    “难道你是辣的吗?回答具体一点的啦!”她下甚满意他的回答。

    “我的意思是说,你有种会让人想亲近你的气质。”

    “那我弹钢琴时,有什么独一无二的特色?”她继续巴巴地问着他。

    “我是音痴,听不出来。”他爱莫能助地摇头。

    她听了不禁有些气闷。

    “那就算了。”她起身就想走。

    “你要回家了?”他拉住她的手臂。

    “我还想再晃一晃。”她不想回家去。

    下管是看到客厅里的那台琴,还是看到老爸的脸,她都觉得压力很大。

    “你最近有没有继续练琴?”

    “没有。怎么了?”她疑惑地看他。

    “我听你爸爸说,他打算安排你在你二十岁生日那天露一手,弹首曲子给大家听。”

    “我爸?他怎么可以自作主张?”她先是讶异地瞪大眼,接着是燃起熊熊怒火。

    其诺深思地看着她,突然,像是预防她会逃掉一样,他把双手压到她的肩上,低头瞧进她的眼底。

    “米苏,你诚实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很抗拒弹钢琴?”

    “你在说什么啊?”她视线游移着,不肯看他。

    “每次讲到钢琴的时候,你的眼神就会变得闪躲不安。”

    “我没有……”她扭着肩膀,想要挣脱他的手掌。

    “你的反应就像现在一样,嘴里否认着,眼睛却不敢看我。”他的嗓音突然变得好严肃、好低沉。

    “你乱讲,我才没有这样——”

    “米苏,看着我!”他低喝。

    米苏一怔,不由自主地抬头回视他。

    视线与他相交的一刻,她的眼中立刻充满泪水。

    “你干么这么凶……呜呜……”她捣着眼睛,可怜兮兮地呜咽起来。

    其诺低叹一声,放松了手劲,张手一伸,将她往他怀里一带,密密实实地拥着她坐回长椅上。

    他让她挨着他大哭特哭,哭到他觉得胸前一片潮湿后,才开口安抚她,叫她收收眼泪。

    “要不要说给我听?”他温柔地问道。

    “我现在很讨厌弹钢琴。”她伏在他的胸口,闷闷地说。

    “讨厌弹钢琴?”难怪她几乎都不碰琴了。

    “应该说,我已经失去演奏的能力,再也不是你们所认为的音乐小天才了。这个学期末,学校办了音乐会,而我做了一件让老师和学校都蒙羞的事。”

    “裸奔?”他猜测。

    “不,我跳火圈。”她认真地回答。

    “……”

    “……”

    两个人死死地互瞪着。

    最后,叶其诺先认输。

    “好吧,我们从头来过。米苏,你做了什么事,让你认为学校和老师们都会蒙羞?”

    “我……一个音都没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