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1/3页)
    徐母想办法劝她动一动手指。

    “不会啦!”她专注地继续涂绘下一根手指尖。

    徐母叹了一口气。

    又一次铩羽而归,劝诱失败。

    听到母亲下楼的脚步声,米苏涂指甲油的手停顿住。

    烦躁的感觉又一涌而上,几乎要淹没她。她必须赶快找到其它的事来做,好分散她的注意力,不然她会受不了……

    转头看到电脑,她一跃而起,奔向桌边打开电脑。

    她不耐烦地点握着鼠标,等待电脑开机,然后熟练地连上网路视讯,不停地呼叫某个帐号。

    过了好久,对方才有所回应。

    “干么?”叶其诺臭臭的脸,出现在视讯画面里。

    他的鼻梁上挂着一副眼镜,可见他正在忙着阅读。

    “你在忙吗?”她的胸口突然一跳。

    叶其诺戴上眼镜的模样,还真有一些韩国男星裴勇俊的味道,不但俊秀无比,整个人更显得儒雅温柔。

    “对,我他XX的忙死了,所以你有屁快放!”他冷冷地回答。

    只要他不说话的话……徐米苏托腮,无奈地低叹。

    唉,世上毕竟没有十十美的事嘛!

    “我可以跟你说说话吗?”

    “不、可、以!”他眯眼瞧她。

    她知道,他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虽然他曾气得说要等她过了二十岁生日之后,才肯进她房间帮她修电脑。但其实过了三天,他就主动过来帮她修好了。

    在她死拗活拗下,还要到了他网路即时通讯的帐号,动不动就用视讯呼叫他。

    “不可以?你真幼稚。”她撇撇唇。

    叶其诺当场气翻。

    “你才幼稚!我就说我很忙了,是谁下死心地在那边继续烦人啊?”他在镜头前用力跳脚。

    看着他不耐烦的表情,她忽然也没劲了。

    “好吧……那等你有空的时候,再陪我聊吧……”她的小脸倏地黯淡下去。

    叶其诺似乎瞧出她的神情有些不对劲,静默地瞧了她几秒后,又开了口。

    “算了。”他投降。

    每每看到她甜美的脸蛋流露出难过的表情,都会揪扯他的心口,害他乱不舒服一把的。

    “什么?”她抬头问他。

    “你可以跟我说话,我会尽量听,只是我不能保证会及时回应你,我现在真的在忙。”他在镜头前晃了晃手上的一堆资料。

    “你说的是真的?不会不理我了?”米苏的小脸倏地又亮了起来。

    “傻瓜!”他轻笑。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等一下,我去收一份传真。”他指了指房间另一个角落的传真机。

    她隐约听见了传真机的运转声,没多久就看到传真机吐出一条长长的纸带。

    “我……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她对着无人的画面,低声倾诉。

    “你说什么?”一颗大头忽然占据整个视讯画面。

    “哇啊——”她吓得向后一退,大叫一声。

    这一退,系在胸口上的小结竟然松开,大浴巾就这样轻飘飘地松落,让她在他眼前春光外泄。

    曼妙纤细的身子,就这样一点儿也没有遮掩地、赤裸裸地呈现在他面前,浑身上下,只剩下头上印度阿三的毛巾包头……

    空间瞬间冻结,电脑两端的人都傻住了。

    一个忘了遮身子,一个忘了遮眼睛。

    “啊——”第二声更凄厉的叫声回荡在房里。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徐爸跟徐母听到女儿连续发出两声尖叫,惊慌地冲上楼来,用力拍打米苏的门。

    “没事啦,我只是绊了一下。”她迅速低下身子,红着脸捡起投奔自由的大浴巾,重新将自己围裹个死紧。

    “真的没事吗?”

    “没事、没事!”她迭声喊道。

    直到父母迟疑的脚步声渐渐远离,她立即凑到电脑旁。

    “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马上给我忘光光!”她又羞又窘地缩到视讯镜头之外,双手微微发抖地环着自己,身羞红得像只煮熟的小虾子。

    叶其诺也早就从镜头前退开,只传来一阵寒寒牵牵的声音。

    “抱歉、抱歉——”他的声音有些鼻音。

    “抱歉有用啊?你要负责啦!”她耍赖地大喊,把头埋入膝盖间。

    “我什么都没看到啊——”他情急之下说出违心之论。

    “骗人!你怎么可能没看到?”可恶!难道她的身材一点儿看头也没有?

    “我发誓真的没看到,只看到两颗小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