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第1/3页)
    原来她这么会记恨,果然是女子跟小人最难养。

    他应该记取自己的座右铭,绝对下与女性争辩才是。只是,他一直以为所谓的女人,并不包括邻家这个小蛋糕妹。

    看样子,他必须将米苏妹妹重新定位。否则再踩进几次地雷区,最后他会怎么死的,自己可能都会搞不清楚。

    “什么事?”

    “你那天来找我时,我忘了问你,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忙?”

    他的温文态度,果然得到她的好气回应。

    “喔,没什么啦!只是我房间的电脑很久没用,有些秀逗,而且我想连上网路,跟我的同学们联络一下。”她抓抓脸,语气也变得很温和。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叶其诺这个大男人都已经放软身段了,她再趾高气昂下去,就显得很没风度、很没水准了。

    “你的皮肤很好,有抹什么保养品吗?”他突然凑近她。

    “呃……我一般只有洗脸,偶尔才会搽一搽保湿乳液,或是敷一敷姊姊送给我的面膜。”

    她忍着不转开头,任由他温热的指头抚过她敏感的脸颊。他指尖经过之处,烫得让她想尖叫。

    “是吗?”他赞赏地摸摸她的肌肤。

    蛋糕妹实在是丽质天生。看多了女人的皮肤,米苏的嫩颊可以算得上是一等一的漂亮。

    “你的皮肤状况很好,只是有点干,记得定时去角质就可以改善。还有鼻头有些黑头粉刺,你可以试着在鼻头使用油类按摩。”他轻点她的脸颊,又摸摸她小小的鼻尖,像是在检视她脸上的缺点。

    “呃,好……”

    米苏眨眨眼,压下遮住脸的冲动,浑身忽然冒起鸡皮疙瘩。

    一个大男人跟她谈论皮肤保养的问题,简直匪夷所思。

    她知道国外的男孩们,有些人会使用体香剂,或是对刮胡水稍微讲究,虽然她也知道男性保养风潮已经渐渐流行开来,但从来没有男孩子会这么大刺刺地跟她谈论如何保养皮肤……

    她才离开两年,家乡的民情下至于演变得这么厉害吧?

    看出她的不自在,他笑着松开手。

    “抱歉,这是我的职业病。”

    “喔,没关系。”她还是忍不住抬手揉揉自己的脸。

    她的脸很干吗?

    鼻头粉刺很明显吗?

    她好想顺便问问他,她两颊的晒斑严不严重……

    “你的电脑放在哪里?我去帮你看一看。”他开口打断她的思绪。

    “在我房间里。”

    她将他带进门,引他进入她的房间。

    叶其诺一眼就看到了床边书桌上的电脑。

    他走过去坐下来,熟练地按下开机键。

    两年前,她这台电脑就是由他帮她一手组装起来的。

    “你说你的电脑有什么问题?”他专注地操作键盘。

    她心下在焉地回答,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

    他循着她的回答,尽力找出毛病。

    “有些小零件需要换一换,其它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姊姊说家里有申请网路,可是我无论怎么试,就是连不上去。”

    叶其诺点点头,灵巧地移动鼠标,点开一些视窗后,检视了一些内容,做了修正。

    当他启动网路程序时,终于顺利地层开网页画面。

    “啊!太好了!可以上网了!其诺哥,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厉害!”

    “还奸啦!”他跟以前一样,很平静地接受米苏小妹妹的崇拜欢呼。

    “好了,没事了吧?那么我先回去了。”他顺手在桌上抽来一张面纸,擦掉手上的灰尘。

    她看看他保持手部清洁的动作,益发觉得他的手指干净而修长,非常的耐看。

    “姊姊说你常泡在实验室里?”她突然开口闲聊。

    “嗯。”

    “那是你的工作吗?”

    “嗯。”

    “你是研究什么方面的?”她偏着头,好奇地一直问。

    “生技研发。”

    生技?

    还是生计?

    “嗯……是教人家怎么开发谋‘生’‘技’能?还是教人如何维持‘生计’?”她皱眉,有些愚蠢地自问自答。

    他失笑出声,想了一会儿后,很正经地回答她。

    “这样说吧,我的工作,是在研究女人如何老化的过程。”

    “什么?!”她的眼睛瞪得好大。

    她可爱的表情,让他忍不住大笑出声。

    “什么呀?你讲清楚嘛!”她恼怒地在他肩上捶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