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第1/3页)
    “唔……满了。”再两个月。

    她笑着眨眨眼。

    “那就好。”他点点头。

    “为什么问我有没有满二十?”她好奇地问。

    “我怕会被你爸告我诱拐未成年少女!”他没好气地回答。

    “可是在法律上,十八岁就算成年了啊!”

    “在我的观念里,未满二十岁、没有投票权的家伙,都是未成年!”

    “噢!”她翻了一个白眼。

    “下次不要随便进男人的房间。”他提醒她。

    她不服气地噘起唇。“我是有事来找你,而且是你让我——”

    “好了、好了,今天算是我神智不清,下次你就自己站在门口别进来,免得害我奇Qisuu.сo麻烦上身!”他打断她的话,不耐烦地在空中挥挥手。

    她闭上嘴,脸上露出受伤的神情。

    他忽然有些不忍心,语气软了下来。

    “米苏,我是男人,一个女孩子随随便便进去男人的房间,对你的名声会有损伤的。我们这个社区的三姑六婆很多,你还年轻,我怕你会受伤。”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的想法怎么还这么八股?我就不信你跟女朋友在一起时,会严守礼教、男女授受不亲,从来不曾独处一室,摸都下摸对方的身体!”

    “你的身份不一样!”他胀红脸辩解。

    “有什么下一样?我是女的,你那些女朋友也是女的啊!难道你就不认为她们该怕三姑六婆跟名声?”

    “米苏!”他恼了,语气低沈一暍。

    他不明白,她怎么一直跟他辩歪理,还拿他交往过的女朋友来相提并论?

    “我回去了!”她突然翻脸,站起身来,一脸不悦地离开。

    叶其诺对着天花板翻了翻白眼。

    蛋糕妹果然不一样了。

    她现在已经蜕变为一枚呛人的小辣椒。

    走到门口,米苏突然又气呼呼地转回来。

    “叶其诺!你怎么不留我?我在生气耶!”她双手插腰,胀红脸对他吼道。

    他张口结舌,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这天外飞来的一句。

    她的话听起来奸像在对他……撒娇?

    “呃……”他讷讷地张嘴试了几次,可嘴部的神经就是接不上大脑的神经。

    而且,她刚才吼他时跺了一下脚,才让他发现她的裤子好短,她的腿形好直、好白、好匀称……

    “呃……下次裤子可以穿长一点……”不然他又要流鼻血了。

    一时之间,他的脑海里只浮出这个念头,也只有这一句答非所问的话,接到了嘴部神经去。

    她美目圆瞠,胸口急促起伏,像是被他的反应给伤到,眸中先是升起一抹恼怒,下一瞬间竟然泛出一层薄薄的水气。

    他有些讶异,没想到她的情绪转变竟然这么强烈。

    “好啦!我就是比不上你那些交往过的女朋友,这样可以了吧?”

    她又吼了他一句后,气冲冲地转身冲出房间。

    听着她重重的脚步咚咚略地下楼梯,然后越跑越远,他依然像个呆瓜,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

    直到听见远处传来前后两下重重的关门声后,房内一下子陷入寂静,他甚至可以听到床头那个在夜深人静时才听得到的闹钟滴答声。

    他无奈地搔搔头,搞不清自己是哪里惹到人家了。

    “唉……”

    他长叹一声,胸口莫名地郁闷起来。

    米苏从回来后,就变得阴阳怪气的。

    她到底想做什么呢?

    他怎么想都想不透。

    什么叫女大十八变?

    “就是长大后的女生,可以在一分钟内变出十八种脸色给你看!”

    叶其诺严肃无比地整理出这个绝世真理。

    第三章

    米苏沮丧地把自己关在房内,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电脑的小游戏。门上忽然轻叩了两声。

    “米苏?”

    “什么事?”

    “开门,我是你妈。”米苏懒懒地起身打开门,让徐母进来。

    徐母拉着她,笑得好高兴。

    “米苏,你爸爸找人来修琴调音了。”

    “我知道。”

    叮叮咚咚的敲键声持续了整整一下午,她听得好下心烦。

    “你要不要下去试一试琴?那台琴自从你出国后,就没人碰过了。没有你的练琴声,家里变得好安静。”

    “嗯。”米苏转头瞪着电脑荧幕。

    电脑上的小游戏因为停下操作,画面送出闯关失败的自爆画面。

    “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