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代班情圣 > 第7章
    弄到一个段落后,她抬头瞥了关在前方笼子里的陆小豹一眼,它现在已经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了。

    它真是一只美丽的猫!虽然身处在陌生的地方,却不会过度的紧张、神经质,即使随时保持着警戒心,却仍维持着沉稳的态度,很有王者的风范呢!

    真是一只好猫,只可惜……跟错了主人。艾莉儿忍不住在心里轻嗤。

    那个夺去她初吻还下流地摸她胸部的男人,简直可恶透顶,她一点也不觉得多赚他的钱有什么好心虚的!

    算算时间,那家伙也差不多该来接他的猫了,艾莉儿在心里打定主意,等会儿他来之后,一定要他带着猫赶快离开,因为她根本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更不愿跟他交谈。

    艾莉儿的视线从陆小豹的身上移开,回到她面前这只黑色波斯猫身上,打算开始帮它剪指甲。

    她一边拿出一把宠物专用的指甲刀,一边对她聘请的助手A说道:“A,你帮我看一下那只黄金猎犬的毛是不是烘干了,如果已经好了,你就可以先把它带出来了。”

    “好!’

    A立刻前去检视,发现狗儿的毛已经烘干,于是便打开烘毛箱,那只漂亮的黄金猎犬立刻开心地跑出来,而就在A想将它戴上项圈并链起来的时候,外头不知为什么突然传来一阵鞭炮声,而那震耳欲聋的声响不仅吓到人,也吓到了狗儿和莉儿手中的波斯猫。

    喵呜——

    艾莉儿细嫩白皙的手臂被受惊的猫咪伸爪用力抓了一道,而A身旁的黄金猎犬反应更是激烈,整只狗高高跳起之后,便突然往店门冲去。

    本来她们的店门是关着的,可陆天尧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打算来接他的爱猫,这让那只黄金猎犬乘隙冲了出去。

    “哎!”

    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让陆天尧愣在店门口,而目睹一切发生的艾莉儿更是吓得脸色发白。

    “天哪!惨了惨了!”她惊呼一声,赶紧把处理到一半的波斯猫关进笼子里,

    一把抢走A手中的项圈和狗链,迅速追了出去。

    陆天尧见状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若她真的弄丢了客人的狗,那后果可不堪设想,不仅需要赔偿损失,说不定这间店以后再也没人敢来了!这个严重性让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帮忙追拘儿。

    那只黄金猎犬正值壮年,体力好、脚程快,艾莉儿根本追不上,就在她又焦急又沮丧的时候,陆天尧突然迅速超越她,朝狗儿冲过去。

    历经一阵追逐后,陆天尧拉近了人狗之间的距离,最后看准了时机往前奇书网Jar下载乐园+QiSuu.с○接,总算制止住狗儿继续狂奔。

    “好了、好了,乖,你是只好狗儿,别跑了。’陆天尧一边安抚地拍拍狗,一边对它训话。

    艾莉儿娇喘吁吁地追了上来,二话不说立刻帮狗儿戴上项圈、套上链子。

    “呼——乖乖唷!”她摸了摸狗儿的头。“别再跑了,你妈咪等会儿就来接你了,要是看不到你怎么办?”

    见它的情绪已经安稳下来,不再试图乱跑乱窜,艾莉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望向陆天尧,只见他刚才为了制止狗儿,不仅衣服弄脏了,就连手肘也不小心擦伤,渗出了血丝。

    “你……你受伤了。”

    “呃?有吗?我倒是没发现。”陆天尧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只要狗没有跑掉就好,要是它真的不见,你就麻烦了。”

    “是啊!”艾莉儿吁了口气,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有点改观了。

    原本她以为他只是个自命风流的家伙,成天只想风花雪月、占女人便宜,想不到他竟会为了帮她追狗儿而近乎奋不顾身。

    “等会儿到我店里,我顺便帮你搽药吧!”

    “我还好,你先帮你自己搽药吧!”

    “我?”艾莉儿疑惑地愣了愣。

    “是啊!你的手臂看起来像是被猫给抓伤了。”

    “呃?”艾莉儿低头一看,发现刚才那只波斯猫果真已经将她抓出一道血痕。

    身为宠物美容工作室的老板,竟然会不小心被猫咪给抓伤,这样会不会显得很不专业呀?

    她赶紧解释道:“都是刚才突然响起一阵鞭炮声,我还来不及帮猫剪指甲就被它给抓了一道,就连这只狗也是被鞭炮声给惊吓到,才会乱跑乱窜。’

    “原来是这样,不过以后还是小心一点,免得又受伤了。’

    见他认真地提醒,脸上没有半点轻浮或是矫情的神色,像是发自内心的关怀,那让艾莉儿的心没来由地怦然一动。

    怪了,今天这男人给她的感觉怎么和相亲那一晚不太一样?难道他就像电影里的狼人一样,一到了晚上被月光照射后,就会变身,成了个坏胚子?

    一意识到自己脑中掠过的荒谬念头,艾莉儿就不禁为自己的想像力过剩而摇头失笑。

    -

    第四章

    距离上次的相亲,已经快一个礼拜了,偏偏艾父这几天刚好忙于公事,一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和友人通上电话,而他当然是迫不及待地想探听那天相亲之后男主角方面的反应。

    “富,怎么样?定耀有没有向你透露什么口风?你有没有问问他的感想?”艾父热切地问。

    “我当然有呀!”方富难掩笑意地答道。

    “那他怎么说?”

    “他是没有多说自己的感觉,不过他倒是有称赞莉儿的气质很好,人又长得很漂亮。”

    “喔?这么说来,他对莉儿的感觉应该不错喽?”

    “是啊!我想上次的相亲应该算是效果不错吧!我才正在想,要不要帮忙他们安排下一次的碰面呢!”

    “好啊!不过我得先问问莉儿的意思。”艾父说到一半,隐约听见门外传来了动静。“啊!莉儿好像回来了,我等一下就来问问她的感觉,如果有什么好消息,我再跟你连络。”

    “好好,等你消息!”

    结束通话之后,艾莉儿也正好开门走了进来,工作了一天的她,显得有一点疲累,但是心情还不错。

    “怎么样?还好吗?你店里的生意如何?”艾德信关心地问女儿。

    “生意呀?”艾莉儿微笑道。“应该算不错吧!”

    “会不会做得很累?”

    “还好,虽然有点忙,但是忙得很开心。”

    “那就好,如果太累的话,就别勉强啊!”

    “我知道,不过爸放心吧!我可不是承受不了压力的草莓族。”艾莉儿笑了笑,她对自己可是有信心得很。

    “那就让时间证明一切喽!”艾德信顿了顿,装作突然想到似的问道:“对了,莉儿,你觉得方先生怎么样?”

    “方先生?谁啊?”艾莉儿一脸疑惑地反问。

    “方定耀,你相亲的对象啊!你不会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忘了吧?”

    “喔,原来爸说的是Brian呀!我还以为是哪个方先生勒!我当然记得他啊!才不过几天的时间,我又没有得失忆症,怎么可能会忘记他?”

    “那就好,我前几天一直没机会问,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艾父兴致勃勃地问。

    “他喔……还可以啦!”艾莉儿回答得很保守。

    相亲当晚他虽然做出了可恶的行径,但他帮她阻止了差点落跑的黄金猎犬,就勉强算他功过相抵吧!

    这样的答案听在艾父耳里,却有了另一番解读——她所说的“还可以”,被当成了“很不错”。

    “那太好了,我看干脆请他到家里来吃顿饭好了。”

    “嗄?有必要吗?”

    “当然有!上次你们不是去吃怀石料理,而且还是由他买单的?怀石料理那么贵,我们做点家常菜回请人家,不过分吧!’

    “可是我要在店里工作,哪有时间跟他吃饭?’

    “这根本不是问题呀!你的宠物美容工作室不是固定礼拜一公休吗?’艾父早就已经想好了对策。

    “可是……”

    “好,就这么决定了,下个礼拜一就请他到家里来吃饭!”艾父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自顾自地决定了。。

    艾莉儿无奈地轻叹口气,认命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当陆天尧接到方定耀的电话,情商他再次帮忙出席艾家的饭局时,他的心情有点复杂。

    如果可以选择,他实在不想再以代班、冒牌的身分去见艾莉儿,毕竟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要是哪一天穿帮……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还真不敢想。

    如果他够理智的话,他应该要想办法婉拒的,但偏偏自己对艾莉儿有些心动,到她家中吃饭不啻可以更进一步地与她接触,这让他的内心挣扎了起来,最后的结果就是——

    他踏进了艾家,在艾父、艾母的热情招待下,坐上了餐桌。

    “定耀,欢迎你来!”艾母亲切地说。

    听见这称呼,陆天尧有些不自在,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如果伯父、伯母不反对的话,希望可以叫我Brian,我比较习惯这样的称呼。”

    “好啊!”艾母不疑有他地说:“Brian,尽量吃,别客气,只不过伯母的手艺没有很好,没弄什么好菜,你可别嫌弃啊!”

    “伯母太客气了,能够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真的很幸福。’

    “是吗?呵呵——’艾母一听,立刻笑容满面。“那以后可以常来啊!’

    “那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关系?其实莉儿的手艺也很不错,改天要她做几样家常菜来给你尝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