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第1/2页)
    宽敞明亮的病房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躺在床上,安静地睡着了,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我奶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陆天尧担忧地问。

    方定耀说:“老人家年纪大了,心脏瓣膜出了毛病,不过幸好发现得早,经过急救之后,目前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得知奶奶没有生命危险,陆天尧松了一口气,但他可没忽略方定耀说的“暂时”这两个字。

    “那她的情况严不严重?以后会不会还常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方定耀看了看床上的病人,又看了看陆天尧的脸,突然沉吟了会儿,像是在认真考虑着什么。随后,他慎重地开了口

    “陆先生,我可以换个地方跟你谈吗?如果方便的话,请跟我到我的个人办公室去。”

    听了方定耀的话,陆天尧的心直往下沉,眉头也跟着皱起。

    糟糕,看来奶奶的病情可能很不乐观,要不然为什么需要另外“辟室密谈”呢?

    -

    第二章

    陆天尧随着方定耀进入他的办公室,面对眼前气派的装潢与陈设,陆天尧一点也没有心思打量。

    “请问,我奶奶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他迫不及待地追问。

    “别紧张,你先坐着,我们慢慢谈。”

    陆天尧皱了皱眉,虽然他不是很有闲情逸致“慢慢谈”,但还是依言在一旁的麂皮沙发上坐下。

    “有件事情,我想请陆先生帮忙。”方定耀开口说道。

    “什么事?”陆天尧疑惑地看着眼前这张跟自己极度相似的脸。

    “就是——”方定耀才刚开口要说明的时候,上衣的口袋突然传来一阵和弦铃声。“不好意思,我先接一下电话。”

    “没关系,你先接吧!”

    方定耀点了点头,也不避讳陆天尧就在旁边,一接通电话就用着热情的声音说道:“喂?甜心,怎么有空打电话来?有,我当然有想你,不过我现在有事情在忙,晚点我再打电话给你好吗?”

    脸不红、气不喘地说了一堆情话之后,方定耀结束了通话,而当他正要开口对陆天尧说些什么的时候,行动电话又再度响起,而这一次的和弦铃声听起来跟刚才的不一样。

    “宝贝,你下午不是要开会吗?怎么有空打电话来?真是不巧,我刚好在忙耶!晚点再Call你好吗?”

    简短地结束通话之后,方定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手机竟又再次响起,而传来的又是另一种和弦铃声。

    “不好意思。”方定耀朝陆天尧无奈地笑了笑,才又按下通话键。“Honey,怎么了……别说傻话,我当然爱你啊!答应你的事情我没有忘记,下个周末我一定会带你出国的,别担心。”

    一旁的陆天尧无可避免地听见了方定耀的对话,虽然他的睑上没有露出太多的表情,心中却不禁感到叹为观止。

    从“甜心”、“宝贝”到“Honey”各种不同的称呼看来,这个方定耀应该是同时在和好几个女人交往,而且还把每个情人都哄得服服贴贴的,真是厉害。

    想不到长相如此相似的两个人,个性却如此的不同,这个方定耀简直可称是“女性杀手’,属于情圣等级,跟不善交际的他大不相同。

    结束通话后,方定耀像是怕会再有人打电话来,索性暂时关机。

    “不好意思。”他对陆天尧歉然地笑笑。

    “没关系,”陆天尧轻轻摇手,问道:“你刚才说……有事情要我帮忙?”

    “嗯,刚才最后一通打来的电话,是我最近正在交往的一个女人,叫做Julia,她非常棒,年轻、性感又热情。”

    听着这番话,陆天尧显得有些不自在,他不解地问:“这跟我奶奶的病情没什么关系吧?”

    “请先听我说完。”方定耀气定神闲地道:“我早就答应也计划好下个周末要带Julia出国玩,偏偏我家中的长辈硬是安排了一场相亲,而且正好就在下个周末,还不准我拒绝。”

    “那……”陆天尧有些疑惑地道:“直接跟他们说你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不就好了?”

    “不行。”方定耀摇了摇头,无奈地说:“我家里的长辈不会赞成我和Julia交往的,因为她在一间LoungeBar上班,不符合他们的“媳妇”资格。虽然我将来未必要跟Julia结婚,但至少现在我还不想和她分开。”

    “所以呢?”陆天尧愈听愈糊涂。

    “所以,如果没有人帮我出席那场相亲会,我就没办法偷偷地和Julia出国逍遥快活了。”

    陆天尧愣了愣,一抹领悟掠过心底。

    “你该不会是想要我代替你去相亲吧?”他有点不敢置信地问。

    “没错,就是这样。”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