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83 八十二 涌动
    段瑶自那殿堂中逃出,其外是一片广阔无边的平台,不远处的山谷当中,聚起一团亩许大的彤云烟雾,似有数百人纠缠其中,金光辉芒闪耀,道道黑气直冲霄汉,渐渐往这边席卷过来。她刚才在殿中已然感觉到灵气的强烈震动,亲眼看到众人斗法的场面,不禁仍是吃了一惊,自忖并无余力脱身出去,见身后无人追来,正要折转回去找师父,从那山谷的方向,当空一人疾驰而来。

    她深知自身气力衰竭,生怕成了别人的目标,连忙绕到殿堂的侧面,将身形隐藏了起来,幸好那人神情甚是慌乱,未及注意到她,直接就从大殿门口冲了进去。段瑶见那谷中又有几人飞了过来,心中吃了一惊,也不敢返回正门,寻到偏殿,偷偷溜了进去。

    此时那万鬼谷中战况激烈,瓊煌殿弟子纷纷赶去御敌,殿中并无旁人。偏生这殿堂极高极大,内里错综复杂,她转了好几个圈,才找到那正殿所在。不料甫一踏入,只见前方几根粗大的柱子遮挡下,半空中陡然炸开一片奇亮耀目的光芒,段瑶一瞥之下,认出正是那有狐栖曾用以脱身的法宝,急忙闭上眼睛,听得一声巨震,撼得脚下大地都为之抖了一抖。

    她站稳身形,睁眼望将过去,视线仍是模模糊糊,隔得一阵,方渐渐清晰起来,见那大殿上站了一人,背对着这边,一头白发垂至足踝,“师父……”她心中一喜,正要奔过去时,却见他身形摇晃一下,忽如玉山崩摧,颓然倾倒下来。

    段瑶心目中从来以为师父是无所不能之人,纵对他有颇多不服,何曾见过这般模样,直骇得面无人色,往前一扑到他身边,急声叫道:“师父!”手上碰到他的身体,但觉冰寒湿冷,触目一片殷红,一时只如周身血液倒流,心脏的位置猛一收缩,连声音都变了调。

    姑射涵单手撑地,眼睛微微张开来,“瑶瑶?”

    段瑶正要答应,身体被一股大力一拉,蓦地被他紧紧拥入怀中,感觉他的下颌微微抵在自己额头,如铁的手臂将身体箍得生疼,顿时胸中一种难言的情绪涌上,不觉慢慢伸出双手,自他身后抱了回去……

    “你二人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魔宫之中?”身后一声乍喝,原来外面那几个人,已经冲了进来,其中一个长须老者,指着二人喝问道。段瑶在姑射涵怀中动了动,轻声说道,“师父,有人来了……”

    姑射涵如何不知有人进来,淡淡应了一声,却将她搂得更紧,将唇压到怀中人耳边,低低说道,“跟为师回去,嗯?”

    段瑶听见他这一句,想到这人的初衷原是要找自己回寒域中去,心底没来由的生出一些恐慌,犹豫道:“师……师父,徒儿想先去皇宫看看……”

    姑射涵沉寂片刻,道:“好,为师就先陪你去皇宫,稍后我们再回寒域。”

    对面那老者正是昆山七散人中的无尘道长,万鬼谷中因正道诸人得了琼山派中途赶来相助,已是将那一干一干邪魔外道逼得节节败退,径往这瓊煌殿中来,方才正是他与那夷山听松老道合力将冥天老祖击落,那老魔被人救走,听松随后追去,他带领几个弟子入得殿来,当先就看到这两个人,本来见他二人不似瓊煌殿门下,这才喝问一声,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有若未闻,兀自在那边旁若无人的自说自话,勃然怒道:“这两人鬼鬼祟祟,定是那魔教余孽,先给我拿下!”

    他两边弟子一听,齐齐应道:“是,师父!”就要上前,却见那白发乌衣的男子,忽将怀中少女一带,缓缓立起身来。

    那少女身形裹在一袭宽大的黑色长袍当中,与他身上那件如出一辙,此时抬首说道:“师父,你的伤……”

    “为师并无大碍,徒儿不必担心。”白发男子语音淡淡,似是安抚,目光扫向这边时,却是透出一种拒人千里的寒意。

    那几个昆山弟子中,一个白衣青年迟疑的开口:“是段姑娘?”

    只见那少女慢慢回过头来,一张小脸略显苍白之色,那双黑如点漆的大眼睛带着一丝疑惑,他不禁笑了起来,甚是开心的道:“果然是你,我是叶夏初啊,不记得了吗?中州城中你曾经救过我一次……”

    段瑶又朝他看了一眼,面上露出恍然的神情,“哦,是你。”

    “正是,”叶夏初见她还记得自己,更是笑容满面,“中州城一别,李师妹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呢,没想到想会在这里碰上……”对她微一示意,便转身对无尘道长拜道,“师父,这位段姑娘曾救过我与李师妹,绝对不是魔道妖人,弟子敢以性命担保。”

    无尘道长听见两人的称谓,已是大皱眉头,听见徒弟这么一说,原来是救命恩人,脸色稍稍放缓,说道:“不知两位是那处仙山得道,既然救过我这不成器的弟子,昆山派自当奉为上宾,只是你二人既是师徒,这般搂搂抱抱却是成何体统,若是让那好事之人看到,定要出去说三道四,岂不是有辱门风?”他为人一向刚正不阿,心下不喜,也是直截了当说将出来,然不顾别人脸面,叶夏初听在耳中,大是尴尬,连连以目向段瑶道歉不止。

    段瑶在那天地玄黄图中,隐约感觉到什么,此刻听他一说,刹时心中雪亮,身体微微一颤,姑射涵已然察觉,目光霎时森寒如冰,蓦地探手一抓,空中擒出一柄无数雷电缠绕的奇形兵器,两道长虹精芒劈头就朝无尘轰将下来。

    后者哪里想到他会突然爆出攻击,急将飞剑一指,划出一圈虹芒拦下,只听一道冷冰冰的嗓音响起:“老牛鼻子,再敢与本座胡言乱语,定将取你性命!”只听一声大震,剑上压力陡然消失,无尘忙将飞剑召回,对面两人已经不见身影,平白无故吃了这一个亏,气得三尸暴跳,将那叶夏初大骂一通,自去斩妖除魔不提。

    再说冥天老祖这一逃走,瓊煌殿中剩下的魔道妖人便如树倒猢狲散,纷纷弃了对手,各自逃命去也,那正道中也有好些嗜杀之辈,追杀千里不止,也有冲进殿中寻那魔教遗留之物,清理余孽的亦是大有人在,各派长老极力约束之下,场面方才不至于混乱。

    *********************

    白云山墨云峰,地下原有一座宫殿,不知何故已被人摧毁,四周一片狼藉,只从那断墙残垣和熟悉的景致尚可判断出,这里正是那原来的地宫所在。

    此时这废墟之中,五条人影稀疏而立,正中还有一人,断了一条手臂,披头散发,眼神惊惶的不住瞟着四围的人影。

    “嘻嘻,破叔,你看她一直在瞄我们呢。”左边那一个娃娃脸的少年,看上去就极为亲切,笑嘻嘻的朝她眨了眨眼睛。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地上那人颤声的问,声音虽然沙哑,犹可听出几许娇媚之音,显然身是女子。

    少年笑得愈发灿烂,“你不知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可知道你是谁呢,你说对不对啊,艳·姬·娘·娘?”

    “不是,不是的!”那女子瑟瑟发抖,慌乱地摇头说道,“妾身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并非你们所说的艳姬,你们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少年不悦的撅起嘴来,“破叔,她还不承认呢,真是无趣的很……”眼睛盯着她,又道,“不然的话,就交给我来处置吧,反正这蠢女人害得赫影丧失了百年功力,留着她也是祸害,还不如一刀杀了干净……”边说,手上边是比划了个砍头的动作。

    地上的女子脸上露出惊惧的神色,连连哭诉道:“妾身当真不知情,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少年厌恶地撇了撇嘴,“简直无趣之极,哪里弄来这蠢女人,装都装不像,喂,你再出声,小爷要割你的舌头了!”

    话音刚落,哭声戛然而止。少年一怔,哈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这回可有趣多了。”

    旁边一个绿衣女子忽而幽幽叹息一声,“阿瑶这次委实下手过狠,只是少主也未免有些……”她说到一半,欲言又止,轻轻摇了摇头。

    少年闻她此言,脸上笑容顿去,眼光一闪,竟有几分阴森。右侧那一个火红长袍的胖子作了个无谓的表情,“不管怎么说,丫头还是我们当中的一员,赫影这次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她。”便是冲着身边高瘦枯槁的白衣男子问道,“你说是不是啊,老独孤?”

    那人哼了一声,并不作答。胖子不死心的还要再问,对面那高大壮硕的中年汉子突然出声道:“少主来了。”

    余下四人同时抬头往天边望去,一道青光如经天长虹,从云空里飞坠而下,遁光消散,现出一个青衣锦绣的男子,那地上的女子一见他的身形,口中立即发出一声惊呼,失声叫道:“竟然是你!”

    男子斜瞟向她,一双凤目似笑非笑,“真是好久不见了,艳姬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