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八十二 涌动(第1/2页)
    段瑶自那殿堂中逃出,其外是一片广阔无边的平台,不远处的山谷当中,聚起一团亩许大的彤云烟雾,似有数百人纠缠其中,金光辉芒闪耀,道道黑气直冲霄汉,渐渐往这边席卷过来。她刚才在殿中已然感觉到灵气的强烈震动,亲眼看到众人斗法的场面,不禁仍是吃了一惊,自忖并无余力脱身出去,见身后无人追来,正要折转回去找师父,从那山谷的方向,当空一人疾驰而来。

    她深知自身气力衰竭,生怕成了别人的目标,连忙绕到殿堂的侧面,将身形隐藏了起来,幸好那人神情甚是慌乱,未及注意到她,直接就从大殿门口冲了进去。段瑶见那谷中又有几人飞了过来,心中吃了一惊,也不敢返回正门,寻到偏殿,偷偷溜了进去。

    此时那万鬼谷中战况激烈,瓊煌殿弟子纷纷赶去御敌,殿中并无旁人。偏生这殿堂极高极大,内里错综复杂,她转了好几个圈,才找到那正殿所在。不料甫一踏入,只见前方几根粗大的柱子遮挡下,半空中陡然炸开一片奇亮耀目的光芒,段瑶一瞥之下,认出正是那有狐栖曾用以脱身的法宝,急忙闭上眼睛,听得一声巨震,撼得脚下大地都为之抖了一抖。

    她站稳身形,睁眼望将过去,视线仍是模模糊糊,隔得一阵,方渐渐清晰起来,见那大殿上站了一人,背对着这边,一头白发垂至足踝,“师父……”她心中一喜,正要奔过去时,却见他身形摇晃一下,忽如玉山崩摧,颓然倾倒下来。

    段瑶心目中从来以为师父是无所不能之人,纵对他有颇多不服,何曾见过这般模样,直骇得面无人色,往前一扑到他身边,急声叫道:“师父!”手上碰到他的身体,但觉冰寒湿冷,触目一片殷红,一时只如周身血液倒流,心脏的位置猛一收缩,连声音都变了调。

    姑射涵单手撑地,眼睛微微张开来,“瑶瑶?”

    段瑶正要答应,身体被一股大力一拉,蓦地被他紧紧拥入怀中,感觉他的下颌微微抵在自己额头,如铁的手臂将身体箍得生疼,顿时胸中一种难言的情绪涌上,不觉慢慢伸出双手,自他身后抱了回去……

    “你二人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魔宫之中?”身后一声乍喝,原来外面那几个人,已经冲了进来,其中一个长须老者,指着二人喝问道。段瑶在姑射涵怀中动了动,轻声说道,“师父,有人来了……”

    姑射涵如何不知有人进来,淡淡应了一声,却将她搂得更紧,将唇压到怀中人耳边,低低说道,“跟为师回去,嗯?”

    段瑶听见他这一句,想到这人的初衷原是要找自己回寒域中去,心底没来由的生出一些恐慌,犹豫道:“师……师父,徒儿想先去皇宫看看……”

    姑射涵沉寂片刻,道:“好,为师就先陪你去皇宫,稍后我们再回寒域。”

    对面那老者正是昆山七散人中的无尘道长,万鬼谷中因正道诸人得了琼山派中途赶来相助,已是将那一干一干邪魔外道逼得节节败退,径往这瓊煌殿中来,方才正是他与那夷山听松老道合力将冥天老祖击落,那老魔被人救走,听松随后追去,他带领几个弟子入得殿来,当先就看到这两个人,本来见他二人不似瓊煌殿门下,这才喝问一声,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有若未闻,兀自在那边旁若无人的自说自话,勃然怒道:“这两人鬼鬼祟祟,定是那魔教余孽,先给我拿下!”

    他两边弟子一听,齐齐应道:“是,师父!”就要上前,却见那白发乌衣的男子,忽将怀中少女一带,缓缓立起身来。

    那少女身形裹在一袭宽大的黑色长袍当中,与他身上那件如出一辙,此时抬首说道:“师父,你的伤……”

    “为师并无大碍,徒儿不必担心。”白发男子语音淡淡,似是安抚,目光扫向这边时,却是透出一种拒人千里的寒意。

    那几个昆山弟子中,一个白衣青年迟疑的开口:“是段姑娘?”

    只见那少女慢慢回过头来,一张小脸略显苍白之色,那双黑如点漆的大眼睛带着一丝疑惑,他不禁笑了起来,甚是开心的道:“果然是你,我是叶夏初啊,不记得了吗?中州城中你曾经救过我一次……”

    段瑶又朝他看了一眼,面上露出恍然的神情,“哦,是你。”

    “正是,”叶夏初见她还记得自己,更是笑容满面,“中州城一别,李师妹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呢,没想到想会在这里碰上……”对她微一示意,便转身对无尘道长拜道,“师父,这位段姑娘曾救过我与李师妹,绝对不是魔道妖人,弟子敢以性命担保。”

    无尘道长听见两人的称谓,已是大皱眉头,听见徒弟这么一说,原来是救命恩人,脸色稍稍放缓,说道:“不知两位是那处仙山得道,既然救过我这不成器的弟子,昆山派自当奉为上宾,只是你二人既是师徒,这般搂搂抱抱却是成何体统,若是让那好事之人看到,定要出去说三道四,岂不是有辱门风?”他为人一向刚正不阿,心下不喜,也是直截了当说将出来,然不顾别人脸面,叶夏初听在耳中,大是尴尬,连连以目向段瑶道歉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