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七十九 重围(第1/2页)
    段瑶身在那天地玄黄图中,不辨昼夜,但歇息了一阵,渐觉精神好转,身虽然还是疼痛欲裂,然而灵力恢复之下,已是好上许多,此时便能隐隐感觉到,外界有一股戊土之力,蕴有潜势无穷,从四面八方纷涌而来。姑射涵虽然以寒冰结界抵御,暂保她三人无虞,只怕等到法力耗尽,便要遭到致命打击。念及此处,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对他说道:“师父,徒儿的伤势已无大碍,我们还是先从这里出去吧。”

    姑射涵身形未动,手上顺了顺她颊便的长发,道:“为师要破那九十九重地象法术,须得撤去结界,这外面百鬼云集,另有地火阴气,最是炎炙阴毒,徒儿体质虚弱,未必能经受得住。”言下之意,便是要再她再将养片刻,再做商议。

    段瑶见他微微抬首,望向外面层层叠叠黑幕烟岚,心底愈是纠结不平,何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也会成为别人的累赘,咬牙从他怀中挣起,“徒儿有一法宝,不惧这地火阴气,况且我本身就是火属,寻常火焰根本近不得身,师父不必为我担心,这就做法出去吧。”

    她这一动牵到伤口,顿时有如万蚁噬咬痛楚钻心,然怕他会看出,仍是站得笔直,丝毫不见半点怯懦。

    姑射涵目光莹彻,望了她片刻,眼中现出赞许之意,起身将她拢入怀中,嗓音微微笑道:“这便从此地出去吧。”

    段瑶冷不防又被他这一抱,弄得身僵硬,又觉他身上传来淡淡凉沁气息,将疼痛瞬间压下,刚要说话,姑射涵已经将手放开,往前踏出一步,身形凝立虚空之中,长发无风自起,周身之外青紫雷电缠绕而出,若隐若现。

    段瑶见观云手足无措站在一旁,连忙冲他使了个眼色,让他靠到身边。姑射涵目光瞥了过来,“徒儿可曾准备好了?”声音低沉,冰冷当中,自带有一种威势。

    “请师父做法!”段瑶将观云携在身边,右手灵力循环一周,断骨之处略有迟滞,强忍住痛楚,轻轻抬了起来。

    姑射涵眸似寒冰扫过二人,“这便跟我来吧!”大袖一挥,卷起一道墨色光华将二人裹入其中。只听砰的一声脆响,外面那层光罩蓦地碎裂开来,散作无数冰刀霜刃漫空激射而出,将周围听风扑将上来的厉鬼恶卒切成支离破碎,段瑶右手一翻,一团五彩轻烟抛出,形成一幢光幕将自己与那小和尚护在其中,跟在姑射涵身后径直往上冲去。

    外围空间之中,辨不清多少层黑烟帐幕,一重一重叠加上来,到处漂浮着形状狰狞的阴魂厉鬼,铺头盖脸朝三人扑将过来,姑射涵身外电如银蛇,一路横冲直撞,所遇阻碍,无有一合之敌,眼见得冲出一幕黑气烟岚,从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当中,点点黄星飘洒落下,渺小若尘埃,却是重逾山岳,挟带起一股股绝大无匹的牵扯之力,如彗星从天而降呼啸而来。

    姑射涵只身化作一道惊电长光冲天而起,霎时间周围一阵狂风涌动,雷霆霹雳如狂风骤雨爆射而出,两股潜力万钧的力道互相碰撞,震波四起,闷响重重,好似天地随之颠覆,眼前景象也跟着剧烈摇晃起来。

    段瑶与观云和尚紧紧跟在他的身后,那爆破之力虽已被他卸去大半,九品仙幢之上,轻烟如被风吹,荡起阵阵波纹,而那地火阴气也自空中燃起丝丝缕缕的黑色长烟,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只要有一线沾及身体,立时就会变作大火焚烧,使人尸骨无存。段瑶强运灵力之下,但觉周身每一处经脉如钢针刺髓疼痛难耐,便有一丝灵力升起,痛楚就更要强烈三分,而那地火阴气奇烈无比,纵有法宝护身,仍然烤得她体热难当,一时内外煎熬,恨不能下一刻就昏厥过去,再不用受这无边无尽的折磨。

    观云见她难受,伸出手抵在她的背心,将自己的灵气给她输送过去,以期缓解一二。

    ………………

    瓊煌殿那地底密室当中,此际团团黑气骨朵朵的自地底冒出,内里均是蕴有一朵碧莹莹的火焰,照的周遭一片惨绿,看去愈显阴森恐怖。

    半空中漂浮着一副长有丈许的宽幅画卷,其上浓黑如墨,黄云黑气缠作一团,时如怒潮汹涌,浪卷千重,奔腾咆哮不休。有那黑气晃眼自画面飘散出来,千丝万缕若水汽蒸腾,所过之处,整个空间皆蔓延着一股腐烂尸臭之气。

    画卷上空一个小小的童子,盘膝坐于虚空当中,一只小手撑着下巴,啧啧称道:“这寒域主人果然名不虚传,便只这片刻的功夫,老祖我布下的九十九重地象法术,已经被他破去半数,嘿,若不是老祖有言在先,要将他困在这天地玄黄图中,真想好好跟他斗上一场,消消这些年的火气……”

    “对了,听闻你那徒弟,是在为别人助拳的时候,被他一击致命,老禅师啊,你一身修为,就为了这个孽徒毁于一旦,如今是不是有些后悔呢?”童子忽转过头,对那角落处委顿在地的一人笑问道。

    “值……或不值,亦不是你能轻易断定……”那人面色灰白,一双眼中明显露出了浑浊之色,“老衲真是瞎了眼,才会相信你这魔头,亏你堂堂一方祖师,竟然出尔反尔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