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七十八 三仙(第1/2页)
    轩辕圣陵之上,黑气滚滚,青光如幕,那青狮法王手持一座大如山峦的土峰,大喝当中,朝着对面那素衣男子当头砸下,苏雪丞身外清光一绽,一幢百丈高的巨木参天而起,与那土峰相撞,便是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土崩石碎、木动山摇,隆隆之声震荡开来,经久不绝于耳。

    青狮法王那一座土峰名为轰天挫,重逾万斤,威势无比,寻常一砸下去,往往就将对手轰成一滩血肉。偏偏遇上苏雪丞,那降龙木亦是重量级法宝,攻防一体,妙用万千,双方遇上,这一场战斗直至玉兔西沉、金乌东升,终是五行当中,木善克土,那轰天挫被降龙木连番狠砸之下,土石纷纷掉落,突然好似石破天惊一般,从中一条裂缝乍然崩碎开来。

    青狮法王见势不好,忙将一弯妖冶红光放出抵御,正要往空遁走,被那降龙木化成的一柱巨大青光,潜力万钧压将下来,登时身受重创,勉强退出几步,仰天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原来苏雪丞因见这两人对东庆皇陵不敬,此番下手并不容情,虽未将他击毙当场,亦要令他受这教训,再无余力去动轩辕圣陵。

    当下这青狮法王重伤之下,那门口行法布阵诸人当中,便有几人抢上前来,将他扶了回去,白龙法王早知对方三人不好惹,此刻去意顿生,正要招呼弟子暂行退避,突然那天边云端之中,又是几道遁光疾驰过来,尚未到达,当中那一个青衣锦绣的年轻人,伸手一指,就见一道剑光射出,带起长有数丈的虹光青影,对着东海三仙杀将过去。

    萧清音轻叱一声:“来者何人,偷施暗算!”也是一道长虹化光飞出,色作五彩,空中如长起一条彩虹光带,与那青光缠作一处,瞬间已交手十余招,不分胜负。

    “都天大阵,斗转星移,散开!”空中那年轻人将手一挥,他身后数人骤如电光激射开来,各自飞出一柄匹练也似的剑光,纵横交错,剑影重叠,隐隐成北斗天罡之势,便将东海三仙圈入其中。

    当此之时,法明和尚轻足一点,足下现出一座灿金莲台,法明和尚立于其上,抬手挥袖之间,只见空中天花散落,檀香阵阵,自有一圈佛光腾起,将那剑网阻拦下来。

    苏雪丞身外降龙木青光护体,扬手便是一道乙木神光发出,敌住两柄飞剑,见对方连同那年轻人共有六人,俱是不同属性,出手狠辣刁钻,互相间又是配合紧密,心下已是猜到几分,面上现出少有的冷峻之色,问道:“几位可是那七剑阁中人物,不知因何要与我东庆皇族为难?”

    一个娃娃脸的少年操纵了一柄无色透明的剑,带起罡风怒号缠卷,脸上笑嘻嘻的答道:“我等可不是要与东庆为敌,不过是看你们三人不顺眼,想要教训教训而已。”

    他话音未落,旁边一个壮实汉子擦身而过,喝道一句:“休要分散心神,胡言乱语!”那娃娃脸的少年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法明和尚此时出声说道:“天初七剑,七星应天,可惜几位缺了雷属之剑,无法召唤出护阵圣兽,不然和尚这丈六金身佛象,只怕也抵挡不住。”

    几人闻言,那一个形容枯槁的白衣人,忽的哼了一声,身形一纵,人剑合一狠狠砸在那一圈佛光之上,竟是将金光生生震散开来,法明和尚见状,哈哈大笑,“来得好!”身后飞出两条十余丈长的虹芒交尾,将对方那一道金光拦下,莲台之上又是放出一圈光华,斗将起来。

    萧清音与那年轻人剑光一挫,分了开来,正要再施手段,忽见对方身形一退,眨眼遁入云中,竟是走得无影无踪。她一愕之下,已被卷入阵法当中,剑气压至身前,连忙出剑抵御,手上复又一招,“凤鸣清音,素尾灵琴!”一架通体泛着淡淡莹光的长琴空中现出,她虚立空中,素手轻弹,自琴身上发出无穷震波,直将剑气逼退开去。

    他三人各施手段,声势自然非同小可,然而对方五人法力不弱,所布下剑阵虽有残缺,却是借助星辰之力幻化出无穷剑影,虚虚实实,变化万千,一时片刻也破除不了。

    那白龙法王原本见形势不力,就要溜之大吉,此刻见来了这几个帮手将东海三仙困住,连忙指挥了门下弟子,再度施展那九煞阴魔大阵,重又磨起山壁上青龙的圣光守护来。

    ***********************

    诸葛谨远远地跟踪千叶禅师,从那大雷音寺一路向北,一口气飞出数千里,正自揣测他要去何处,突然就见前方那道人影,猛地往地面疾冲而下,他身在百里开外,只见重重山峦层叠,中间灵气波动隔得老远都能辨清,好像还是不少人。心中暗生警惕,降低了高度,便往那处山间落了下去。

    下方山谷之中,一道黑气冲天而起,随即一道剑光跟上,半空中腾出两个人影,彼此激斗不休。诸葛谨吃了一惊,见那剑光乃是正宗夷山剑法,谷中金光法宝缭乱,一片金铁交鸣之声传来,他遁光一闪,绕到近前,竟原来是上百个道人,围着中间十余人在那里争斗。他认出人多的那一方有夷山五老和昆山七散人,中间那十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