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七十七 依偎(第1/2页)
    大雷音寺中,千叶禅师收了那经天画卷,漫天异象刹时消失,想到这多年的宿敌摄入这天地玄黄图中,只需再费些时日,就可用秘术将之化为腐水,心中快慰至极,仰天一阵哈哈大笑,“姑射涵,你也有今天!老衲得你生魂,定要教你受尽人间折磨,永世不得超生!”他牵动多年积怨,此一番话说得声色俱厉,令人闻而生寒。

    诸葛谨从旁笑道:“恭喜师叔,大仇得报,不知这等绝世宝贝,是从何处得来的?”

    原来刚才那天地玄黄图发动之时,他在旁边窥得真切,只见那姑射涵手中兵器一长,两端陡然放出两道奇虹精芒,一阵雷电霹雳,化作两条长龙直射入空中那团黄云之中,知他是想凭着本身法力,将这法阵强行破去,不想只见那黄云中电光一闪,竟如泥牛沉海,再无半点动静。诸葛谨料得是画卷神妙将之吞没其中,心下不禁大为震惊,之前他曾与那兵器对过一记,只觉潜力万钧,绝难应付,此刻见那团黄色烟云毫不费力就将之缠住,神通广大,竟是从来未闻,不禁大是眼热,一等千叶收了这宝物,就赶紧过来询问。

    他料得千叶刚降了仇敌,正是扬眉吐气之际,定然不会隐瞒,果然这师叔大笑两声,甚是得意的说道:“此乃是上古洪荒一件异宝,相传是用天地间最后一丝浑沌之气、凝聚八方戊土精气炼制而成,有颠覆乾坤之妙用,他纵是有法力通天,如何能够应付?”说完又是一阵得意的大笑起来。

    诸葛谨听得意动,连忙又问:“不知这样的好宝贝,师叔从哪里得到手的?”他见千叶的模样,这天地玄黄图决计不会轻易脱手,便想问清了出处,待日后有机会再去故地寻访,说不定还可发现别的宝物。

    不想千叶禅师却道:“此物本是那瓊煌殿冥天老祖镇教之宝,老衲因与他有几分交情,这才借了来,等炼化了这个魔头,就要与他还回去。”

    诸葛谨听他一说,知道这宝物再难图谋,继而听说要炼化魔头,仿佛想到了什么,忙又说道:“师叔,那女孩子你可先别弄死,师侄我还有一样宝贝要着落在她身上呐。”

    千叶目中浮起一丝阴郁之色,“既是进了这天地玄黄图,老衲岂能轻易让她出来……我那孽徒也在里面,他此番违抗师命,私自放妖女出塔,正是咎由自取,反倒是可惜了那桩佛门至宝……”

    他收观云为徒,本是念在他心地仁厚,自己立意寻仇,万一有个不测,不至于连个弟子传人也无,虽不如前一个徒弟视若亲子,也是谆谆教诲,不想他竟然会受那妖女迷惑,将那等妖邪之术毁去塔中舍利,实属大逆不道。千叶刚才见他犹自袒护那妖女,心中早已是失望之极,是以虽然见他被卷入图中,亦未施以援手,再则他急于对付姑射涵,也是不容分心,此刻想到那图中不知拘有多少冤魂妖鬼,万年地气积压,这小徒弟修行不到两年,如何能应付得去,师徒一场,想到他多半性命不保,也自摇头不已。

    诸葛谨对这小师弟根本就不关心,转而问道:“师叔可是说那佛骨金莲?”

    千叶禅师道,“不错。那姑射涵虽是一时大意被我收入图中,也只是被那九十九重地象法术困住,老衲暂时还奈何他不得……”说到这里,便是皱起眉头,“本来若是那佛骨金莲还在,这天地玄黄图虽是旁门至宝,当中也能发挥几分威力,尚可借助佛光将之化去,现下只能别寻他法,怕是要多费一些时日……”

    他为了对付姑射涵,先自以五符真文催神法强行动用本命真元,将灵力提升至一倍,这才能发动天地玄黄图,之后数年将会功行大减,再难御敌,况且现下新断了一臂,法力更是大打折扣,如何炼法,便是成了难题。他对这师侄并不十分信赖,因此这些事情,也不欲对他提起。

    千叶禅师念及此处,面上不露声色,转过头来对他说道:“老衲即刻要闭关做法,待事成之后定会予你所许之物,你且先行回山去吧。”

    诸葛谨眼珠一转,自笑道:“不如让师侄我为师叔护法,有什么需要之处,也好有个照应。”

    千叶大手一挥:“师侄美意,老衲心领,只是另有安排,不需如此费神。”说到此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师侄且自去,老衲有事,不能奉陪了。”便是将身一纵,凭空遁走。

    诸葛谨站于原处望着他走的方向,嘿嘿冷笑道,“师叔走得这么匆忙,莫不是利用完了,就想把师侄我一脚踹开?可没那么容易!”足下一跺,亦是化作一道白光,随后疾追而去。

    ………………

    此时那天地玄黄图中,段瑶刚刚醒转了过来。

    她只觉身酸麻无力,隐约记得有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紧紧将自己抱住,待得恢复意识,正是伏在一个淡淡寒气的怀抱,那双手环在腰间,脸颊将那墨色的衣裳偎的温热,眼前垂下几缕雪白长发,散出柔和的莹光。

    她下意识的动了一下,没有挣脱,却感觉那双手又是紧了一紧,段瑶从那怀抱中抬起头,姑射涵正垂眸望着她,那一双浅色的眼眸流光茕茕,仿佛如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