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77 七十六 玄黄
    地面之上,诸葛谨手中一团电光,对着那软倒在地的少女当头劈下。

    “呜————”

    雷电所过之处,段瑶肩头赫然多了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深可见骨,她闷哼一声,硬是没有叫出声来,此时她一双手臂已被尽数折断,浑身被炸得焦黑一片,身上衣衫也碎裂开来,一张小脸惨无血色,贝齿死死咬住下唇,不断有血丝渗了出来。

    观云踉踉跄跄从千层光塔奔出,看见这一番情形,大叫一声就朝诸葛谨扑了过去,书生往旁边轻轻一飘,顺脚一带将他踹了个跟头,面带嘲讽道:“我说小师弟啊,你是要帮着外人对付自己师门不成?哼哼,再敢像这般自不量力,可不要怪你师兄我手下不留情……”

    “我不是!”小和尚被他一脚踹出老远,连滚带爬又奔了过来,“段姑娘不是坏人,你不可以这样对她————啊————”

    他一句话尚未说完,被一道雷击从天而降轰个正着,登时惨叫一声,立刻便是委顿下来。诸葛谨虽也是本命雷属,平日却多依仗法宝,对于雷法并不精深,饶是如此,他修炼多年,法力却比观云不知高出多少倍,当下将之狠揍一顿,重又转回来对付段瑶。

    当此之时,千叶禅师那一声大喝正是传来,诸葛谨手上停了一下,“杀了她?”他有些错愕的往空中望了一眼,“师叔你不是让我看着她不让她逃跑吗?还真要杀啊?”仲怔了一下,摇头道,“杀就杀吧,反正那摇光剑,杀了她再找也是一样……”

    段瑶遽然抬头,一双眼中仿似射出无尽憎恨之意,诸葛谨迎上她的目光,不知为何竟有些下不去手,呆了一呆,段瑶身形突然如蛇弹起,狠狠朝他撞将过来,两人距离又近,诸葛谨猝不及防,竟然真给她撞翻在地。观云听得师父要杀了段瑶,心中又惊又怒,见诸葛谨就要动手,几乎与段瑶同时起身,合身一扑抱住他的双腿,也是死死按住。

    诸葛谨被两人撞倒,惊异之下,忽觉颈脖上传来一阵剧痛,段瑶竟趁着他失神的刹那,狠狠咬进肉中!他只觉体内灵气如流水一般从破口处涌将出去,心中勃然大怒,猛一发力,灵力散做气劲爆发而出,只听砰砰两声,便将那两人震飞了出去。

    “段……段姑娘……”

    观云被那一震,胸中直如翻江倒海一般,哇的吐出一口血来,一阵头晕眼花之际,突然听得一声惨叫,他以为是段瑶遭到毒手,强行撑起身来,只见眼前一片白光蔓过,带来的寒意令他生生打了个寒战。

    只见数丈之外一个霜发如雪的男子,不知何时站在那处,他手臂中抱着那个少女,目光微垂注视着她,低沉说了一句,“乖徒儿,没令为师失望……”

    呼拉——————

    天空如同展开一幅经天画卷,浓黑如墨,晃然一摇,千叶禅师的身形出现在半空之中,大喝一声“诸葛!”诸葛谨本来被姑射涵那雷霆一击,震伤心肺卧于地上,此时一跃而起,手中抛出一物,蓦地散作漫天银辉点点,映于那画卷之上,便如暗夜中有了无数星辰,璀璨夺目,千叶禅师口中念出一段法诀,伸手往画上一指,喝道:“天地玄黄,混沌未开,启!”

    霎时间天昏地暗,地动山摇,无数根黑黄色风柱如浪涛狂吼怒涌,卷起千重黄沙遮天蔽日,大地剧烈震动起来,隆隆之声不不绝于耳。

    观云本来被笼罩那画卷之下,此时见天地间便如凝聚起丝丝缕缕暗黄色烟气,连着上方画卷中黄星点点,骤然形成一团奇异之极的浑沌形状,好似连天都被遮住了一般,遽然间一股庞大至无可抗拒的吸力从中散出,观云只觉眼前一暗,周身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只来得及叫出一句“师父”,早已经被那无穷无尽的吸力卷入其中,便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

    “段姑娘……段姑娘!”观云大叫一声,猛地清醒过来。这一睁眼,却又是吃了一惊,自己身在一个冰寒无比的大罩子当中,正是浮在空中,光罩发出淡淡荧光,往外看去只有一团漆黑,蒙蒙不见天日,又似夹着无数星黄的颜色,他飘飘浮浮到得那罩子前面,好奇得伸手想去碰上一碰,“啊!”嗤的一道白烟腾起,手指尚未碰到,指头上已是覆盖了一层冰寒刺骨的霜气,冷彻心骨,连忙收了回来,痛呼不已。

    “砰————”

    一声轻响,他转头一看,又是吓得大叫一声,只见那罩子外面贴着一张狰狞恐怖的鬼脸,脸上干枯无肉,眼眶处只是两个黑洞,口中吐出黑气森森,十跟指爪在光罩上不住抓挠,发出刺耳的声响,不过顷刻间,便已经结成十根乌黑发亮的冰棱,与那光罩一碰,寸寸碎了开来。

    观云惊魂未定,连连往后倒退几步,一转回身,正对上一双冰冷无半点温度的眼,刹时只觉身血液如凝聚一般,停止了流动。

    对面角落处,方才看到的那白发男子怀中抱着段瑶,席地而坐,周身之外如有一层森然的冷光,映得他眸中的光芒,都是冷到了极点。此刻那双寒冰的双眸沉沉往这边望了过来,观云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姑射涵上次来袭之时,他恰好不在寺中,并未得见当时的情形,只是回来后看到寺内狼藉的尸体,至今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他知道眼前这人乃是段瑶的师父,心中对他既惧且怕,不禁往后退出几步,讪讪的道:“前……前辈,您……您也进来了……”他只记得那幅奇怪的画卷展开来,自己就被一股大力吸了进去,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为何这个人会在这里,他就不得而知了。

    姑射涵冷冷扫了他一眼,并不说话。观云见他怀中段瑶罩上一件宽大的墨色长衣,脸上仍是苍白无血色,身上的伤也不知好了没有,心中一急,脱口问道:“段、段姑娘的伤,没、没有大碍了吧?”

    此话一出,就见那男子目光瞬时又冷了几分,仿佛透出无尽的深寒之意。只听他声音冷冷说道:“你与本座的徒儿有什么渊源?”

    观云在他目光之下,如有芒刺在背,畏缩道:“小僧、以前蒙段姑娘搭救,有、有救命之恩……”他只听师父说起姑射涵此人乃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此刻与他共处一地,心下紧张万分,几乎说不出话来,然见他听了自己这一句,并没有再问,将视线重新回到段瑶身上,这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观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愈觉周遭空气奇寒无比,才只是片刻,身体就要冻僵了来,联想到刚才看见那外面的恶鬼,这周围的光罩多半是面前之人布下的结界……突地幡然醒悟,自己没有受伤,莫非也是他相救之故?越想越是如此,不禁又是询问道:“前辈,这是什么地方?”

    姑射涵冷声道:“闭嘴。”

    观云见他喜怒无常,哪里还敢多说,只找了个离他较远的角落,坐了下来。

    砰砰砰,光罩外面不断有各种恶鬼撞将上来,震得他一阵胆战心惊。观云忐忑不安,不知此是何地,想到师父可能还在外面,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心的开口问道:“前……前辈,这、您……要什么时候从这里出去?”

    姑射涵冷冷睨向他道:“再说一句,本座就扔你出去。”

    观云听得此言,愈发肯定那外面不是什么好去处,连忙将嘴巴捂得紧紧的,再不敢做声了。他一静下来,感觉到周围灵气的波动,见姑射涵一只手掌正按在段瑶灵台之上,这才明白原来是在疗伤,当下再也不敢打扰,他本是又累又怕,坐得一阵,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观云被寒气冻醒,耳边听得似有人声,心想莫非是段姑娘醒来了?不由将眼睁开一道小缝,偷偷望了过去。

    只见那姑射涵将段瑶搂在怀中,垂眸望着她的容颜,眼中似透出无限爱怜之意,口中轻轻唤道:“瑶瑶……瑶瑶……”见她犹未醒转,便是把她又往怀中带了一带,低下头,将水色的唇紧紧印在她的额上,许久许久没有动弹。

    观云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情形,只觉匪夷所思之极。脑中不由自主蹦出一个念头:师徒逆伦!一念既出,自己都禁不住唬了一跳,不可能!他急忙在心里分辨道,段姑娘那么天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和她师父……连连骂了自己一顿,可是看眼前这副情景,又分明不像是师徒之情……不觉又是偷偷瞥了一眼,不料正好碰上对面那人冰寒的目光,观云吓得连忙将眼睛闭上,心脏怦怦乱跳,像是要从胸口蹦将出来,忽然听得那人哼了一声,更是死活不敢睁开眼睛,胡思乱想了好一阵,才又慢慢睡着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