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七十五 决斗(第1/2页)
    大雷音寺寺门之所,半空之中,一道白光直直砸下,如同九天雷霆击落,轰然一声将那高有十余丈的山门撞得粉碎。天空阴云密布,雷光闪闪,当中一人墨云为衣,发若霜雪,右手凭空一摄,便是扯下数十道青紫电光,尽数朝着寺中院落劈将过去,电光所过之处,无不激起一片雷鸣之音,在寺内来回震荡,隆隆不绝。

    “千叶贼秃,你只将本座的徒儿放出,我就不与你计较,若是敢动她一分一毫,本座定要将你这雷音寺夷为平地!”

    寺中和尚早已避难而出,从那后院厢房之中,一道金光冲霄而起,千叶禅师阴沉沉的声音自空中响了起来:“姑射涵,你杀我爱徒,屠我僧众,老衲一一铭记于心,今日就要你血债血偿!”他每说一字,声音就是重上一分,直至到得最后一字,已是响若洪钟,布满整个天空。

    姑射涵冷冷言道:“你将我那徒儿藏于何处?”他立在空中,身形有如一柄未出鞘的宝剑,虽有阻隔,丝丝寒意仍是不断侵袭而来。

    千叶禅师目中射出无穷怨毒之意,嘿嘿冷笑一声,“你那徒儿早就被老衲炼得神魂俱消,你要找她,就去黄泉地府报道罢!”厉啸一声,一只手往虚空一抓,擒出一柄精光璀璨的巨斧,斧身五道淡淡光华蜿蜒游走,如龙似蛇,头角俱是分明,被他当空一劈,刹时风云变色,狂风怒号,直将那漫天的阴云吹散了去。

    姑射涵见此情形,冷然的眼睛微微一眯,摄人的寒意霎间大盛。“既是如此,本座先将你这老和尚送上西天,再杀光你寺中所有人为她陪葬!”右手一张,空中陡然现出一柄奇形兵器,中有握把,两头带尖,遍体白雷紫电缠绕,甫一现出,刚散去的阴云如怒马奔腾铺天盖地席卷而至,引起满天阵阵雷声大作,电光如银蛇乱舞。

    千叶大喝一声:“休得猖狂!”扬手将巨斧抛出,只见那斧柄之上原本缠绕的五条淡淡光华,此刻遽地腾空而起,晃眼化作五条张牙舞爪、凶威毕露的金色长龙,仗起头顶坚逾金铁的长弧犄角,怒吼连连,从云中直冲而下。

    姑射涵凝立空中,右手握着那柄奇形兵刃,左手五指成爪,但往空中一抓一搅,漫天雷电尽数聚集拢来,形成一团凝练之极的白炽精芒,只听得霹雳一声,从中悍然冲出一头太古凶兽,三头九尾,肋生六翅,咆哮狂奔而起,迎上五条金龙,便是厮杀缠卷不休。

    姑射涵右手兵器当空一击,带起漫天电光霹雳,轰然朝千叶劈将下来,后者挥出一柄绿棱长刀,空中一举,两者相撞,便是轰天价一声震响,白光绿光乍泻而出,发出道道尖利刺耳之音,电光火石之间,二人已经战在一处,一时间只见天空怒云翻滚,周遭卷入的气流形成一个巨大的涡旋,往外振散出数十条如手臂模样的强势气劲,如龙卷风过境,下方佛堂僧舍卷入其中,纷纷如纸糊成一般四分五裂开来。

    ………………

    值此之时,那千层光塔当中,观云吸收了舍利子的灵气,功行大增,运起佛门心经之下,竟真给他收了那佛骨金莲,放了段瑶出来。

    这门法术乃是吸取别人灵气收归己用,对那功力高深之人自是没有多大用处,但对这修行不满两年的小和尚却是受益匪浅,观云一连吸取了五颗舍利的灵气,已是抵过别人苦修数十年之功。

    只见那佛骨金莲被他一收,晃眼变作一尊拳头大小的法器,底下白骨莲台、上方悬着一朵金光灿烂的莲花,纤毫毕现,惟妙惟肖。观云心系师父,不及多看,连忙收入怀中,就来搀扶段瑶,口中说道:“段姑娘,你赶快去劝劝你的师父,让他停手罢,再这样下去,他们要是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的话,那、那可大事不妙……”

    他人在塔中,听得不远处天空之上轰鸣声不断,心中焦急万分,想到师父上回所受伤势犹未痊愈,如何能是来人的敌手?只想着将段瑶放出,她师父就不会再斤斤计较,让这两人速速离去,也免得雷音寺再受灭顶之灾。却不想这场冲突完是千叶一手造成,就算那姑射涵肯罢手,他自己的师父可也不会同意。

    段瑶往他脸上瞥了一眼,已是了然于心,不动声色的道,“我师父找不到我,自然就会停手了,你先将我从后门送出去,再作商量。”

    她此时气血耗尽,虚弱不堪,正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疗伤,那千叶禅师囚她这么些日,早被她恨之入骨,巴不得姑射涵将他杀掉,自己能出了这口恶气。她这些心思当然不肯让小和尚知道,便只是一个劲的催促他快走,免得事情一发不可收拾,那就糟糕了。

    观云虽然有些将信将疑,无奈之下也只得扶着她沿着那回廊就往下面走去。

    尚未走出几步,面前忽然人影一闪,书生空中现出身来,笑容可掬,“小师弟要把我看守的犯人带到何处去?师叔可是在那边跟敌人拼命,你这个做徒弟在后面坏他好事,可是不大好吧?”

    观云急分辨道:“诸葛师兄,我不是————”

    “哼,我管你是还是不是。”诸葛谨轻蔑扫了他一眼,身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