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72 七十一 错综
    “呼———呼————”

    地宫出口的甬道中,艳姬一手撑在石壁上大口喘息着,周围横七竖八倒了几具尸首,幽暗的光线下愈显得阴森。

    她往地上看了一眼,咯咯娇笑起来,“就凭你们几个想留住我,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哦?那么,如果是我呢?”

    一道声音在她身后森森响起,并不大,却反震出阵阵回声。

    “是谁?!”艳姬蓦地转身,幽深黑暗的隧道当中,并无半个人影。却有一股森寒之意,让她不由寒毛倒竖了起来。

    “哪个鼠辈在此装神弄鬼戏弄本宫,给我出来!”

    “呵……娘娘方才与我见过面,怎么,这就不记得我了?”声音渐渐清晰了些,能辨出是一个女音,依然透着寒丝丝的味道,虚无缥缈,仿佛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令人分不清到底是哪个方向。

    艳姬径往四周望去,“到底是谁?再不出来,本宫抓住了你,定要将你千刀万剐……”她一边出言恐吓,一边留神辨听着声音的来处。

    “娘娘不是想杀我吗?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杀得了我————”声音戛然而止,艳姬怒喝一声,“在这里!”手一扬,一道金光湛然飞出,如闪电刺入角落处阴影当中。只听噗的一声轻响,她心中喜道,中了!

    “娘娘当真不记得我是谁了?我让你看看可好?!”那声音竟又再度响起,话到最后,遽然转为尖利,如同带着阴森恐怖的鬼气,怨恨深深。艳姬只觉后背一阵寒气渗人,天顶上突有一团黑影直扑而下,“啊!”艳姬尖叫一声,转手又是一道金光激射而出,噗————

    血花四溅,地上砰然倒下一具尸首,这次隔得近了些,她无意间往瞥到一眼,立即如见了鬼一般尖声惊叫起来,只见那分明是一句女尸,身着紫色宫装,一张脸上被搅得血肉模糊,“九公主!是九公主!”艳姬失声叫道,一时如恶鬼附身,扭头就往外跑,冷不防脚下一绊,低头一看,明明就是刚才那具尸体,又是尖叫一声,连连往后退去。

    “你这贱妇,对我东庆皇族做的一切,本公主要你百倍奉还!”

    半空中一声暴喝,青紫电光陡然在她头顶上炸开,艳姬惊魂未定,哪里能躲得开,霹雳一下,肩膀被劈个正着,直如刀锋入肉,将锁骨齐中砍断。

    “啊——————”

    艳姬惨叫出声,忍痛抬起手来,就是一道金光冲后射出,“谁……谁在捣鬼?!”

    一道寒森森的□□在空中划出一条半月的弧形,嗤————

    一声轻响。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啊——————”艳姬凄厉的叫了起来,半空一截如白玉的小臂带起一溜血花,扑的一声跌落地上。剧烈的痛楚令她差点没晕过去,凭空一只小手摄出,五指一张,如鹰爪探出,登时将她的颈脖死死扣住,艳姬面皮涨得紫红,眼角的余光瞥见一张沾满血渍的脸,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平日的手段早已经望得一干二净,连连哭喊道:“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啊!那些事情都是有狐栖叫我做的,我也是受害者阿……”

    “要我饶你,可以……”寒气森森的嗓音响在她耳边道,“说出这五遁禁制的进出之法,本公主就饶你不死……否则,你可见过人棍,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冰凉的刀刃沿着她的颈脖慢慢下滑,贴到胸口、手臂、大腿……“将你身上多余的部分一一切除,耳朵、鼻子、手、脚……部都切掉,只留下中间的一部分,再埋到土地里面,让太阳暴晒个几十天,直到晒干为止……”

    “我说!我说!你不要这样对我,你不要这样对我……”艳姬浑身哆嗦,在那利刃散出的寒气下不敢动弹半分,生怕她一不小心,就把自己身上某个部位切了下来。

    ………………

    一刀□□艳姬的小腹,手指从伤口处伸进,将那一粒金光璀璨的丹珠挖了出来。

    收了这粒犹带着血丝的金丹,段瑶往地上昏死过去的女人瞥了一眼,自言自语道,“我不杀你,只是取了你的灵力,自会有那受你迫害之人来与你寻仇,我看你要怎么应付!”

    她此时的身形竟还是那□□岁的模样,一身白色寝衣,上面早已经溅满了斑斑血迹。有狐栖在她体内设下的禁制巧妙异常,层层符箓连接成网,将她身体的所有灵脉密密覆盖起来,段瑶吸收了赫影的灵力,勉强解开少许,她担心有狐栖随时会回来,一等能发出雷法,便急着要从地宫离开。当下兵行险着,杀了宫中几个侍女,给其中一个换上自己的衣服,捣烂脸孔,用来恐吓艳姬,她自己则是披了对方留下的那袭青衣囊,依法施为。那艳姬刚经过一场战斗,正是疲累不堪,被她这一虚张声势,真个给吓到,这才能够让她一举得手。

    这外面的五行遁法禁制乃是采用五种生克之宝设置而成,精妙无比,变化万千。从外面看去,只是一团五彩烟霞将方圆百丈笼罩其中,根本无法窥视清楚。段瑶发动从那艳姬处得来一枚灵符,依照阵法运转的规律,足足绕了数十个圈,方才走出此阵的范围。

    她此刻体内虫毒仍未解开,刚才逼问那艳姬,得知此虫乃是毒蛊,并无解药,需要懂得炼蛊之人方能行法逼出,无奈之下,只得先行用灵力压制住,待脱险后再作打算。这时出得洞来,放眼望去,见外面一条山脉相连,白云茫茫不知何处,暗忖自己法力未复,生怕没走出几步,就被对方找了回来,当下强催了灵气,径往山下飞去。

    ………………

    段瑶走后不到一个时辰,半空之中,一道墨色光华经天而降,来人周身霜气缠绕,双眸更如寒冰,毫无半点温度。

    他只朝那地宫门口笼罩的五色烟岚瞥了一眼,目中萧杀之气陡然大盛。忽地冷哼一声,只身化作一道惊电长虹,转瞬射入其中。

    *****************************

    那万鬼谷所在,周围俱是奇峰险峻,两面危崖低覆,终年不见天日,底下晦暗幽深,一片愁云漠漠,烟雾蒙蒙。

    谷底足有百十丈深,暗云低浮,入口极为狭小,内里形如一个豆荚,完是个死谷,其后并无出路,中间有两处深腹之地,隔有一重仅有丈许宽的关隘,两边山壁倾斜蜿蜒,隐隐透出一股阴森恐怖的寒意。

    这便是那南方魔教最大的一系,瓊煌殿的所在,冥天老祖盘踞南方达八百年之久,凶威赫赫,震慑八方,就是那正道资深之辈,尚且不敢轻易踏入此间,于是这万鬼谷方圆百里一带,俨然成了一众邪魔外道公然集会的场所,只见四面八方魔云滚滚,邪气滔天,时有那魔道妖人,驾御了各种旁门左道法宝剑穿梭来去,空中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

    …………

    瓊煌殿深处,一座极为高大的殿堂,灿然生辉,高高台阶之上垂有一重极为厚重的幕帘,其后隐约可见一道人影。

    殿下站了一人,面如冠玉,唇若施朱,只是立于其处,脸上自有一派闲散笑意。

    “不知老祖召属下前来,有何吩咐?”那年轻人微微躬身道。

    帘幕后一个如同幼儿的嗓音,嘎嘎笑了起来,“有狐栖,老祖听闻,你意欲娶那九公主为妻,可是当真?”

    有狐栖笑容不变,垂首应道:“老祖所言不差,属下正有此意。”

    “哦?”那老祖道,“你且说说,这是为何。”

    有狐栖道:“既要取而代之,自当给予一定的好处。东庆国民恋旧恩,我若娶其公主为妻,以示恩宠,也可令新朝更得民心。”

    那老祖又是怪笑一声,“此事你可作罢,另选一位公主亦可。”

    有狐栖眸光微微一聚,问道:“这却为何?”

    老祖道:“这九公主乃是玄阴之体,身负天罡绝脉,老祖我已经选定她为下一个炉鼎,你还是放弃吧。”

    有狐栖脸上笑容如被一只手抹去,目光朝那帘幕望得一阵,突然转身就往殿外走去。

    “……晚了。”那老祖瓮声瓮气的道,“此刻艳姬应当与她服下虫蛊,不出意外,三月便可培育成功,你就是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有狐栖脚步一滞,隔得半晌,方是回眸说道:“……今日召我前来,只为此事?”

    那老祖忽然冷笑一声,声音细弱婴儿,顿时整座宫殿都引起了回音。

    “老祖我知你心中不舍,须知世上情爱,最是伤人费神,你若不能早日超脱,迟早有一日要毁在此女手中。如此做法,也是为了断你念想,有狐一族的将来,系在你一人身上,这便回去罢,与我好好看守这个炉鼎,事成之后,老祖自会有奖赏给你。”

    有狐栖目中冷光森然,转眼一瞥,又变作一副微笑模样,朝那帘幕施了一礼道:“孩儿谨遵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