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七十一 错综(第1/2页)
    “呼———呼————”

    地宫出口的甬道中,艳姬一手撑在石壁上大口喘息着,周围横七竖八倒了几具尸首,幽暗的光线下愈显得阴森。

    她往地上看了一眼,咯咯娇笑起来,“就凭你们几个想留住我,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哦?那么,如果是我呢?”

    一道声音在她身后森森响起,并不大,却反震出阵阵回声。

    “是谁?!”艳姬蓦地转身,幽深黑暗的隧道当中,并无半个人影。却有一股森寒之意,让她不由寒毛倒竖了起来。

    “哪个鼠辈在此装神弄鬼戏弄本宫,给我出来!”

    “呵……娘娘方才与我见过面,怎么,这就不记得我了?”声音渐渐清晰了些,能辨出是一个女音,依然透着寒丝丝的味道,虚无缥缈,仿佛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令人分不清到底是哪个方向。

    艳姬径往四周望去,“到底是谁?再不出来,本宫抓住了你,定要将你千刀万剐……”她一边出言恐吓,一边留神辨听着声音的来处。

    “娘娘不是想杀我吗?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杀得了我————”声音戛然而止,艳姬怒喝一声,“在这里!”手一扬,一道金光湛然飞出,如闪电刺入角落处阴影当中。只听噗的一声轻响,她心中喜道,中了!

    “娘娘当真不记得我是谁了?我让你看看可好?!”那声音竟又再度响起,话到最后,遽然转为尖利,如同带着阴森恐怖的鬼气,怨恨深深。艳姬只觉后背一阵寒气渗人,天顶上突有一团黑影直扑而下,“啊!”艳姬尖叫一声,转手又是一道金光激射而出,噗————

    血花四溅,地上砰然倒下一具尸首,这次隔得近了些,她无意间往瞥到一眼,立即如见了鬼一般尖声惊叫起来,只见那分明是一句女尸,身着紫色宫装,一张脸上被搅得血肉模糊,“九公主!是九公主!”艳姬失声叫道,一时如恶鬼附身,扭头就往外跑,冷不防脚下一绊,低头一看,明明就是刚才那具尸体,又是尖叫一声,连连往后退去。

    “你这贱妇,对我东庆皇族做的一切,本公主要你百倍奉还!”

    半空中一声暴喝,青紫电光陡然在她头顶上炸开,艳姬惊魂未定,哪里能躲得开,霹雳一下,肩膀被劈个正着,直如刀锋入肉,将锁骨齐中砍断。

    “啊——————”

    艳姬惨叫出声,忍痛抬起手来,就是一道金光冲后射出,“谁……谁在捣鬼?!”

    一道寒森森的□□在空中划出一条半月的弧形,嗤————

    一声轻响。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啊——————”艳姬凄厉的叫了起来,半空一截如白玉的小臂带起一溜血花,扑的一声跌落地上。剧烈的痛楚令她差点没晕过去,凭空一只小手摄出,五指一张,如鹰爪探出,登时将她的颈脖死死扣住,艳姬面皮涨得紫红,眼角的余光瞥见一张沾满血渍的脸,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平日的手段早已经望得一干二净,连连哭喊道:“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啊!那些事情都是有狐栖叫我做的,我也是受害者阿……”

    “要我饶你,可以……”寒气森森的嗓音响在她耳边道,“说出这五遁禁制的进出之法,本公主就饶你不死……否则,你可见过人棍,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冰凉的刀刃沿着她的颈脖慢慢下滑,贴到胸口、手臂、大腿……“将你身上多余的部分一一切除,耳朵、鼻子、手、脚……部都切掉,只留下中间的一部分,再埋到土地里面,让太阳暴晒个几十天,直到晒干为止……”

    “我说!我说!你不要这样对我,你不要这样对我……”艳姬浑身哆嗦,在那利刃散出的寒气下不敢动弹半分,生怕她一不小心,就把自己身上某个部位切了下来。

    ………………

    一刀□□艳姬的小腹,手指从伤口处伸进,将那一粒金光璀璨的丹珠挖了出来。

    收了这粒犹带着血丝的金丹,段瑶往地上昏死过去的女人瞥了一眼,自言自语道,“我不杀你,只是取了你的灵力,自会有那受你迫害之人来与你寻仇,我看你要怎么应付!”

    她此时的身形竟还是那□□岁的模样,一身白色寝衣,上面早已经溅满了斑斑血迹。有狐栖在她体内设下的禁制巧妙异常,层层符箓连接成网,将她身体的所有灵脉密密覆盖起来,段瑶吸收了赫影的灵力,勉强解开少许,她担心有狐栖随时会回来,一等能发出雷法,便急着要从地宫离开。当下兵行险着,杀了宫中几个侍女,给其中一个换上自己的衣服,捣烂脸孔,用来恐吓艳姬,她自己则是披了对方留下的那袭青衣囊,依法施为。那艳姬刚经过一场战斗,正是疲累不堪,被她这一虚张声势,真个给吓到,这才能够让她一举得手。

    这外面的五行遁法禁制乃是采用五种生克之宝设置而成,精妙无比,变化万千。从外面看去,只是一团五彩烟霞将方圆百丈笼罩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