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71 七十 脱身
    偌大的宫殿里只坐了一个如冰绢雾般的少女。

    四面轻薄的纱幔随风飘起,带起一片茕茕莹光。

    双目微微闭合,一双浓密的长睫在莹白的肤色上划出两弯极美的弧形,身后如乌木的发整整齐齐垂在地上,看上去安安静静,实则仔细看就会发现,她那两弯长睫正不住的轻轻颤动,仿佛正遭受梦魇的侵袭,眉间也隐隐现出痛楚之色来。

    小半刻的功夫,她缓缓睁开眼,呼吸微乱,无意识般喃喃的道,“……还差一点……差一点……”她忽将眼珠转动一圈,口中低声喝道:“……是谁?”

    没有回音,一缕淡淡若有若无的香气不知从何处飘来,猛然间,一只滑腻的手如蛇自她脑后伸出,将她的嘴紧紧捂了起来。

    柔媚娇软的嗓音响在耳边,“公主殿下,久违了呢。”

    明明是从身后伸出的一只手,但除了这一只手,又感觉不到任何形体的存在,声音仿佛从虚空中发出,轻,细若无物。

    段瑶一听这声音,已经猜出来人是谁。虽然不知她在玩什么把戏,反正自己也动不了,只能静观其变。

    “公主是不是猜到妾身是谁了呢?咯咯咯……那你可猜到我这次来,是要做什么的?”声音转到面前,仍是看不见形体,一截白玉的手臂,突兀的伸在半空中,看上去诡异之极。

    “好叫公主知道,妾身特意前来,是为了取你性命的。”酥媚入骨的嗓音又是凑近了几分,捂在她嘴上的手忽的撤了开来,青烟一晃,隐入空气当中。

    段瑶如同没有听见一样,半撩起眼,望向空中道,“原来你也是被封了灵脉。”难怪之前在她身上感觉不到半点灵气。

    “……公主果然冰雪聪明,可惜呀,聪明人通常都活不长……”若有若无的香气萦绕而来,惑人的嗓音轻声的道,“本宫是来杀你的,你一点都不害怕吗?”便又是轻叹一声,越是哀怨说道,“枉我还特地设了隔音障,公主不叫上几声,妾身岂不是白费力气了?”

    段瑶冷冷笑了一声,“我以为你跟那有狐栖是同伙,杀了我,你就不怕他迁怒于你?”

    “你这丫头,当真以为他看上你了不成?”艳姬的声音略带嘲讽的道,“他要娶你,不过是收买人心的手段,等到那些人都放弃反抗,自然不会再留下你这个祸根,不然,你以为他真会喜欢上你这种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段瑶冷笑道:“他看不看得上,用不着你来操心,我只问你一句,我二哥的事,是不是你所为?”

    艳姬微微愕了一下,随即面上现出得色。“不错。”她媚声笑道,“本宫不过是借用他宠妾之手,下了一些断魂香在他的酒杯里面……现在的他,可是完听我的命令,我就是叫他去死,他也一定会照做不误。”

    她因披了那一件青衣囊,此时身形隐去,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从外面看来,仿佛只有段瑶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艳姬见段瑶垂着眼不作声,轻轻巧巧走上前来,嗓音愈发的柔婉,“公主难道不想知道,本宫为什么要杀你吗?”

    “……我若是你,”段瑶突然冷声说道,“我若是你,要杀一个人,绝不会这么多废话。”

    “咯咯咯……”艳姬的声音再度娇笑起来,“公主倒是提醒了我呢,本来还让你做个明白鬼,既然你等不及,本宫也不与你多言了,早点完成任务,还要回去皇宫哄你那个傻兄长呢。”

    冰凉滑腻的手从空中现出,在她面颊上轻轻拍了两下,“下辈子做人,记得不要乱得罪人……不过你就是没开罪法王,老祖多半也是容你不下,这个皇后之位,还是由我来坐比较稳妥,所以啊,你就乖乖的给姐姐投胎去吧……”

    空中忽有一道寒森森的□□如闪电奇芒现出,对着那一截白玉的手臂急斩而下。与此同时,数道黑烟当空一罩,便将段瑶与她一同笼在其中,中间空出一个人形空洞,正是那艳姬所在之处。

    十余朵金绿双色的火焰,凭空一绕,将那人形围在其中。

    艳姬咯咯一笑,手臂攸忽收回,声音娇媚入骨道:“赫影,你当真要与本宫动手么?”话音落处,一道金光乍然腾起,望空一挑,已是旋开两朵火焰,她人形迅如闪电往后一退,眼见就要出了黑烟的包围,却不料黑烟一缩一放,竟是如影随形跟了上来。

    一道男子声音沉静响道:“艳姬娘娘,属下奉命在此保护公主,你若就此离开,我便不与你为难。”角落处黑烟一聚,一个黑衣蒙面的男子遁形而出。

    艳姬怒道,“本宫乃是奉了老祖法旨要带她出去,你敢拦我?!”

    黑衣男子道:“属下奉命保护公主,除非公子亲自下令,任何人不得随意靠近。娘娘这便请回吧!”手一展,那弯寒芒空中一绕,与金绿火焰齐齐飞出,再度将她围在其中。

    艳姬声音怨毒道:“既然你要逼我,那就没有办法了!”嘭的一声大响,数点青绿流光从她人形四周旋射而出,火星一亮,周围的黑烟竟如被火折点燃,琼琼燃烧起来,烈焰熊熊,直逼段瑶坐处。黑衣男子目光一变,双手一击,空中寒芒长如银月斩落,火焰流卷,瞬间把艳姬身形吞没。忽闻咯咯一声娇笑,原地一阵风起,黑衣男子定睛看时,那火中分明只有一袭青色流艳的长袍,大惊回头,只见那艳姬一手将段瑶喉咙掐住,迫使她将嘴张开了来————

    “艳姬!”黑衣人断声喝道,“你敢伤害公主,公子不会放过你!”

    艳姬眉梢轻挑,恍若未闻,只将那一只纤纤素手轻轻一弹,一缕红线直射入段瑶口中。

    黑衣人大叫一声,急扑上前,艳姬轻轻一笑,身形往上一跃,便是化作一道金光,从门外射了出去。“拦住她!”黑衣人怒喝道,门外几条人影骤然飞出,空中放出几样法器,纷纷往那艳姬身上砸去。

    “本宫是奉老祖之命行事,你们谁敢拦我!”艳姬娇叱一声,旋身放出两道金光,却原来是两条轻若飘絮的长带,与那几人斗在一起。

    黑衣人正要冲出,猛然往后一瞥,段瑶已是倒在地上,鲜血自她口中不断涌出,她剧烈咳嗽起来,身形单薄一如风中飘零的落叶。

    他稍一迟疑,即刻折转回来,一手将她扶起,另一手抵住她的背心,灵气直送入她体内,助她压制体内毒素。

    “……是你。”段瑶缓缓睁开眼道,刚一开口,又是一大口血吐了出来。

    黑衣人沉默片刻,“……抱歉。”他说,掌心仍是不断输入灵气,“有狐公子与我有旧恩,我不能放了你。”

    段瑶眼中现出冷光,“然则你为何会在此处?还是说,根本就是你那主人派你前来,是也不是,赫影?!”说到后面,愈是声色俱厉,他二人也算的熟识,这人旁观她受人折磨达一月之久未吭一声,实在是可恨之极。

    她一句话出口,随即又大咳起来,赫影急催灵气道,“姑娘不要动怒,此事与主人无关。艳姬送入你体内的乃是朱砂噬心虫,专门蚕食人的五脏六腑,阴损无比,若是等它顺着血液流到心脏,那便是神仙也难救命,姑娘千万不要动怒,等公子回来,当另想办法遏止……”

    “哼,不必了……”段瑶突地冷笑一声。

    赫影一怔,耳中忽听得她身上骨骼一阵咯吱响动,掌心一轻,手底下的身体骤然缩小了一圈,“缩骨功!”赫影目光一凛,未及收手,掌心之中如被蛇噬,蓦地一圈澄澈如透的□□自她身上弹起,迅若灵蛇窜出,他只觉身体猛一紧缩,待要闪避时,早已被圈入其中,顿时砰然一声摔倒在地,再难动弹半分。

    “捆仙索,这怎么可能……”赫影骇然叫道,身力气竟如被抽空一般,就连灵气也一丝一毫提不起来,这……这分明是有狐栖用来困住她的捆仙索!

    “嘿,嘿嘿嘿……”段瑶两手撑地,慢慢抬起头来,此时的她无论怎么看,也只有□□岁的模样,穿着那一套大人的衣服,长长拖在地上,上面小半个肩头都露了出来,雪□□嫩,如玉晶莹。

    赫影两眼睁得极大,看着她慢慢站起身,伸出小手将唇边一缕血迹拭去。

    “你……你分明被封了灵脉……”

    “真是个蠢货!”段瑶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我的身体缩小了,它最先碰到的,可是你的手掌……”这捆仙索上带有浩瀚星辰之力,远非她的法力所能破解,所以才取了个巧,趁着赫影疏忽之时,突然将身体缩小,这样以来,原来束缚在她身外的灵绳就会生出反应,将触到的物体再度捆绑起来,得让她脱出身形。

    “我体内的毒素尚未驱除,禁制也需解开……”她眼中忽地浮出一丝狰狞之意,声音如冰森寒,“你的灵气,暂且借我用上一用!”

    赫影心中一震,只见她小手一翻,赫然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刀,朝着自己丹田处刺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