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六十七 失手(第1/3页)
    百鬼夜行,乃是有人操控!

    此种念头一出,登时如有芒刺在背,内心深处不知为何,竟是生出一种被人窥视的不适之感。一手贴在灵牌之上,维持着灵气不间断输入,暗地却将心神散开,五感悄然伸张开来,将周围一丝风吹草动尽皆收归耳目当中……

    在哪里……在哪里……

    距离攸忽拉近,心灵如同受到感应,猛一回头,十余丈外一处民宅之上,角落屋檐之下,暗影中赫然浮现出一双幽光闪闪的眼————

    “就是你了!”

    段瑶大喝一声,双手一松,蓦地一道闪电惊虹飞出,肉眼几乎捕捉不到其影,剑光一绕,就把那正要逃走的人影拦腰截成两段!

    “咦?”

    段瑶颇为诧异的收剑回来,先前只道这人有能力驱动百鬼,实力定然不容小觑,原本已是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不想如此轻易就能将之斩杀,心中顿时好生不解。疑惑之时,忽觉头顶之上森寒凉意,潮湿阴冷之气如霜降下,惊起抬头,黑云业已漫过城门,那一众凶厉恶鬼已趁她出剑攻击、无力兼顾之时,冲过结界,就朝这城中横冲直撞过来。

    操纵之人已被除去,百鬼竟兀自不散!

    段瑶大是骇然,当下来不及多想,将手一挥,摇光剑化成一条紫虹长龙射入黑云之中,她随即聚起周身雷光电闪,飞身迎了上去。

    手上剑诀连续打出,剑上附带的雷火一连价的轰炸开来,在空中结成一片白炽灼眼的光幕,每发动一次,就有三五只恶鬼被震散成黑气消散开来。

    但若是以为这般容易就可破去这邪门法术,那却未必,黑气中自挟带了一股腐败尸气,人如果嗅到一丝,立时就会头昏眼花、浑身瘫软无力,兼之那黑云又有增幅效果,每杀一只鬼,其消散形成的黑气复又融入云中,毒性就更要强上三分,到得后来,黑雾浓重几成实质,段瑶虽是有雷火护身,也渐渐有些吃力起来。

    那数十只恶鬼得了魔气滋养,更形凶猛,尖牙趾爪,乌黑如墨,各有两三尺长短,形如利刃,力大无穷,更有撕裂空间之功。口中各自喷出阵阵奇臭腥气,与那腐败阴毒相得益彰,直叫人防不胜防。

    当此之时,段瑶忽将手一抛,一团淡淡五彩烟岚,轻薄如丝,立时形成一座光幢将她罩入其中,正是从那无名仙府得来的护身至宝九品仙幢,此物一出,那阴腐之气即刻逼散开来。本来这阴气结成之物,天罡雷法最擅破除,偏偏此处距离民居不远,段瑶怕惊扰了城中百姓,一时也不肯发动大型雷法,只得指挥摇光剑将鬼怪一只只破去,却也颇费心思。

    她先前不慎吸入几缕黑气,此刻发作起来,愈发觉得头重脚轻,自知不能被群鬼围上,当下仗着身法奇速,不断变换方位与众鬼游斗,却将副心神都放在那一道剑光之上,双指并为剑诀,不断指挥着飞剑斜挑、劈刺、旋绕、砍削……那一道剑光直如飞虹长电,其后拖着一条长长的紫星芒尾,在那黑气当中尤为醒目。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小半个时辰,越到后来,那阴毒越是厉害,直将她身外那一幕光罩压得缩小了一半,从外面看去,便是她整个身形都陷入黑云之中,偶尔几声金铁交击,才能大致判断出方位。

    手上剑光拼力一搅,终将最后一只恶鬼的法力破去,往四周查看一遍并无漏网之鱼,这才放下心来,降落在一重屋顶上,又想到方才操控百鬼之人,便向最初击中那人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不禁又是大吃一惊,只见那屋檐之上,分明是躺了一头毛色金黄的大猿,被横尸两段!

    “不好,是傀儡!”

    她急抬头看去,果然空中那团阴云犹在,而四下笼罩于天地间的浓雾愈显深沉,黑气弥漫,直将草木建筑尽皆染成黑色。邪崇之气从城门外不绝传了过来,那驱使百鬼之人显然尚在远处,若不除去,怕是还会再有恶鬼来袭。

    段瑶眼中戾气陡现,身外九品仙幢刹时大放异彩,她只将长剑一指,冲着城外那图黑气袭来之处杀将过去。

    …………

    重重迷雾,无边无际。

    恍一进入,竟好似到了另外一重空间,饶是她运足目力,也无法穿透那层迷障,身外仙幢形成的光罩,在此等环境下也被将彩光压制到寸许长短,显然这毒物还有污秽人法宝的作用,好在功效不强,她这宝物品阶甚高,一时半会却也是不惧。

    段瑶走得一阵,犹是分辨不清这漫天的雾气到底是从何而来,不禁暗自心惊,是什么人竟可以驱动这一大片毒瘴,看这情形,像是把方圆百里之内都覆盖其中,所需的法力定是浩大至极,这人又如何能够维持这么长的时间……

    想到此处,脑中忽然灵光一现,阵法!此人必是动用了某种奇门法术,化芥子为须弥之地,是以才能有这般功效。

    原来自己早在不知不觉当中陷入阵法深处,这人久不见动静,多半是想等她体内阴毒发作,再来拣个现成便宜,一念及此,不禁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