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68 六十七 失手
    百鬼夜行,乃是有人操控!

    此种念头一出,登时如有芒刺在背,内心深处不知为何,竟是生出一种被人窥视的不适之感。一手贴在灵牌之上,维持着灵气不间断输入,暗地却将心神散开,五感悄然伸张开来,将周围一丝风吹草动尽皆收归耳目当中……

    在哪里……在哪里……

    距离攸忽拉近,心灵如同受到感应,猛一回头,十余丈外一处民宅之上,角落屋檐之下,暗影中赫然浮现出一双幽光闪闪的眼————

    “就是你了!”

    段瑶大喝一声,双手一松,蓦地一道闪电惊虹飞出,肉眼几乎捕捉不到其影,剑光一绕,就把那正要逃走的人影拦腰截成两段!

    “咦?”

    段瑶颇为诧异的收剑回来,先前只道这人有能力驱动百鬼,实力定然不容小觑,原本已是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不想如此轻易就能将之斩杀,心中顿时好生不解。疑惑之时,忽觉头顶之上森寒凉意,潮湿阴冷之气如霜降下,惊起抬头,黑云业已漫过城门,那一众凶厉恶鬼已趁她出剑攻击、无力兼顾之时,冲过结界,就朝这城中横冲直撞过来。

    操纵之人已被除去,百鬼竟兀自不散!

    段瑶大是骇然,当下来不及多想,将手一挥,摇光剑化成一条紫虹长龙射入黑云之中,她随即聚起周身雷光电闪,飞身迎了上去。

    手上剑诀连续打出,剑上附带的雷火一连价的轰炸开来,在空中结成一片白炽灼眼的光幕,每发动一次,就有三五只恶鬼被震散成黑气消散开来。

    但若是以为这般容易就可破去这邪门法术,那却未必,黑气中自挟带了一股腐败尸气,人如果嗅到一丝,立时就会头昏眼花、浑身瘫软无力,兼之那黑云又有增幅效果,每杀一只鬼,其消散形成的黑气复又融入云中,毒性就更要强上三分,到得后来,黑雾浓重几成实质,段瑶虽是有雷火护身,也渐渐有些吃力起来。

    那数十只恶鬼得了魔气滋养,更形凶猛,尖牙趾爪,乌黑如墨,各有两三尺长短,形如利刃,力大无穷,更有撕裂空间之功。口中各自喷出阵阵奇臭腥气,与那腐败阴毒相得益彰,直叫人防不胜防。

    当此之时,段瑶忽将手一抛,一团淡淡五彩烟岚,轻薄如丝,立时形成一座光幢将她罩入其中,正是从那无名仙府得来的护身至宝九品仙幢,此物一出,那阴腐之气即刻逼散开来。本来这阴气结成之物,天罡雷法最擅破除,偏偏此处距离民居不远,段瑶怕惊扰了城中百姓,一时也不肯发动大型雷法,只得指挥摇光剑将鬼怪一只只破去,却也颇费心思。

    她先前不慎吸入几缕黑气,此刻发作起来,愈发觉得头重脚轻,自知不能被群鬼围上,当下仗着身法奇速,不断变换方位与众鬼游斗,却将副心神都放在那一道剑光之上,双指并为剑诀,不断指挥着飞剑斜挑、劈刺、旋绕、砍削……那一道剑光直如飞虹长电,其后拖着一条长长的紫星芒尾,在那黑气当中尤为醒目。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小半个时辰,越到后来,那阴毒越是厉害,直将她身外那一幕光罩压得缩小了一半,从外面看去,便是她整个身形都陷入黑云之中,偶尔几声金铁交击,才能大致判断出方位。

    手上剑光拼力一搅,终将最后一只恶鬼的法力破去,往四周查看一遍并无漏网之鱼,这才放下心来,降落在一重屋顶上,又想到方才操控百鬼之人,便向最初击中那人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不禁又是大吃一惊,只见那屋檐之上,分明是躺了一头毛色金黄的大猿,被横尸两段!

    “不好,是傀儡!”

    她急抬头看去,果然空中那团阴云犹在,而四下笼罩于天地间的浓雾愈显深沉,黑气弥漫,直将草木建筑尽皆染成黑色。邪崇之气从城门外不绝传了过来,那驱使百鬼之人显然尚在远处,若不除去,怕是还会再有恶鬼来袭。

    段瑶眼中戾气陡现,身外九品仙幢刹时大放异彩,她只将长剑一指,冲着城外那图黑气袭来之处杀将过去。

    …………

    重重迷雾,无边无际。

    恍一进入,竟好似到了另外一重空间,饶是她运足目力,也无法穿透那层迷障,身外仙幢形成的光罩,在此等环境下也被将彩光压制到寸许长短,显然这毒物还有污秽人法宝的作用,好在功效不强,她这宝物品阶甚高,一时半会却也是不惧。

    段瑶走得一阵,犹是分辨不清这漫天的雾气到底是从何而来,不禁暗自心惊,是什么人竟可以驱动这一大片毒瘴,看这情形,像是把方圆百里之内都覆盖其中,所需的法力定是浩大至极,这人又如何能够维持这么长的时间……

    想到此处,脑中忽然灵光一现,阵法!此人必是动用了某种奇门法术,化芥子为须弥之地,是以才能有这般功效。

    原来自己早在不知不觉当中陷入阵法深处,这人久不见动静,多半是想等她体内阴毒发作,再来拣个现成便宜,一念及此,不禁冷笑一声,对着前方迷雾说道:“何方鼠辈敢来我皇城挑衅,既然有胆前来,何必藏头露尾?给我出来!”她的声音并不大,却在空气当中越传越响,待说到最后一句,直似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回音————

    出来————出来————出来————

    回声在雾气中穿梭跌宕,一声声震荡不已。

    忽然空中也有人哼哼笑了起来,暗沉沙哑,却是响彻四野,直将她的回音也压了下去。

    只听那声音宛如□□一般的道:“你这女娃娃,本王原想让你少吃些苦头,恁地不知好歹,那可怨不得我了!”

    话音落处,并无任何征兆,段瑶突然就觉得头上一阵寒气森森袭来,身形一撤,摇光剑往上一迎,泠泠几声交鸣,从那散出寒光之物身上,忽有一股潜力极大的力道反弹,空中一条妖冶红光,如灵蛇摆尾,曳出有三丈长的芒尾,横绕一圈,竟而绕过剑光,如长鞭扫将过来。段瑶心念动处,摇光剑上陡然一片白雷炸开,身上五彩轻烟一摇而起,腾地便将那长鞭托住,自身却被那股力道一击,给扫到数十丈以外。

    她一手撑地,幡然抬头,只见摇光剑正被一道红色□□卷在其中,两下里一撞,击出火花四溅。空隙中窥得清楚,那却是几环弯月缠就的长刃,锋口森寒,刀面散出流艳红光,看去煞是诡异。原地不知何时已立了一人,形体高大,看不清面目,只听他阴森森笑了两声,突地举手一挥,放出一片红雾当头罩了过来,霎时间天昏地暗,如无数飞虫扑落在她的仙幢结界之上,击起一片扑棱棱的声音,一个照面就将彩光扑灭了一半。

    段瑶此刻身在黑雾当中,万万不敢大意损了结界,当下飞身而起,已是脱出那团红雾的范围,不想那物竟如有自身意识一般,牢牢追在她身后不放,段瑶仗着自身速度绝伦,空中一面躲闪,一面驱使了剑光与那人放出的红光斗得不分胜负。她刚刚才大战了一场,灵气损耗不少,怕是拖久了气力不济,先前顾虑到百姓不肯动用雷法,在此荒郊野外自是再无顾忌,暗自召集灵气,便要发动那罡煞乾坤雷网。

    轰————

    忽然前方头顶之上,一栋巨大黑影突兀现出,携带万钧力道当头一罩,段瑶不敌之下,直直便往下落去,急切中就地一滚,只闻身后一声闷响,大地也为之震了几震,惊起回头看去,竟是一座高有近百丈的土峰,此时巍然抬起,再度朝着她砸将下来。

    此类重量型法宝,大如磐石,重逾山岳,起落之时更击起道道罡风,饶是她身法快至不可思议,也险些被那风卷巨力带入其中,那团红雾也是如同跗骨之蛆追在身后不放,一时间竟把她逼了个措手不及。

    段瑶看这人法力远在自己之上,今晚多半是讨不到好处去,心中去意顿生。当下摇光剑虚晃一招,堪堪震开那如灵蛇的兵器,将身一纵,附着在剑光之上,扬手放出数十团雷火拦在身后,一阵电光霹雳中,那一道紫光剑气直如长龙冲霄而上。

    她本想先出了这一片迷雾,再作算计不迟。不料尚未飞出几丈,斜刺里青光一闪,突然冲出一道有如青龙盘扎的剑气,来人御剑之力重逾万钧,电光火石之间,已与她的剑光狠狠撞在一处!

    空中紫气青光轰然相撞,爆开一团灼眼已极的光芒,只听一声裂帛般的刺耳长鸣,两道剑气各自拖出长长的辉芒,分往两边震开了来。

    段瑶万没想到竟还有人从旁偷袭,不曾设防,这一撞之下,直将身外灵气散了大半,九品仙幢形成的结界立被破去,被那一团红雾当头罩入,一股奇臭腥气迎面扑将过来,她心道一声不好,早已是吸入好几口红雾黑气,登时胸闷眼花,脑中一阵晕眩袭上,再也立不住身形,剑气紫光一散,直直就从半空跌了下去。

    …………

    黑云散尽,雾气渐消。

    星夜朦胧,那原野之上稀疏站了五个人,都是清一色的土黄色道袍。为首那人两耳垂肩,头上却是半根毛发也无,额上套了一个半月形的头箍,底下赤了一双大脚,看上去亦僧亦道,非正非邪。

    不远处却还有一人,头戴碧玉莲冠,一身青衣呈锦绣色,他的面容隐在阴影里,窥其身形,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只听那非僧非道之人脸色不愉地道:“本王原本就要将这女娃儿击杀,你横插一手,却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沉哑异常,听去便如□□一般。那年轻人的嗓音却是低沉宛转,闻言笑道:“在下绝对没有对法王不敬之意,只是这丫头我别有用处,暂时还不能让她丧命,此事已征得老祖首肯,没来得及通告法王,却是在下的过失,还要请法王见谅了。”

    那法王哼了一声,“你们庆朝人诡计多端,别以为入得老祖门下,本王就会对你另眼相看。这女娃儿杀我徒孙,又害我师侄身受重伤,至今仍未痊愈,你要护她,就是与本王为敌,待我有机会禀明老祖,定要逐你出门,取她性命!”

    那年轻人又是低沉笑了一声,“法王可不要忘了,这东庆皇族,须得靠何人来颠覆……”他一语未尽,却是顿了一下,转而说道,“老祖的意思我已经传到,听与不听,由你自行决定吧。”

    法王把眼一瞪,待要发作,终是迟疑了一下,只看着那年轻人径自弯下腰去,将地上的少女抱了起来,又向他转回身来,“老和尚只怕是拦那人不住,在下这便带她离开,法王若是有闲,自可去找那人一分高下。”

    说完笑得一笑,一道青光闪过,业已不见踪影。

    “……”法王面色阴沉,站得片刻,忽地大手一挥,卷起一道黑气将身后四人裹入其中,亦是原地遁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