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六十三 皇城(第1/2页)
    李婉真费力的睁开眼睛,屋里朦朦的暗,她用了好一会的功夫,才渐渐看清了眼前的景象,段瑶正坐在对面一张雕花椅上,此刻抬起双目,朝她望来。李婉真只觉得她她眼光中有说不出的疲惫,与先前那般飞扬的神情简直判若两人,便闻她嗓音清冷道:“……你醒了。”

    “你……”一动之下,心口就是一痛,李婉真轻呼了一声,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段……段姑娘,”她一手捂着痛处,语气却透着焦急,“你……你没事吧?刚才那个人是谁?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原来她与叶夏初在屋里听到那一声巨响,以为是昨晚那两人尚有同伙在旁,急忙赶将出来,正撞见段瑶被一个陌生男子制住,大惊之下,叶夏初祭出兵器就要上前相助,不想姑射涵先发制人,一道天雷已将二人拦下。

    李婉真的身体本就孱弱,而那叶夏初重伤未愈,也是虚弱无比,是以姑射涵虽有手下留情,两人仍是经受不住,被那一道雷击,双双震得晕了过去。

    却是段瑶将两人搬了回来,各自喂了几粒丹药,饶是如此,她也是昏睡了一天一夜。

    李婉真只道是自己二人连累了她,心中歉疚不已,段瑶窥见她的神情,又道:“你不必多想,那人与你们并无关系。你既然没有事,我也要走了,等天亮之后,你就去找你师兄吧,我把阿果留给他了,是走是留,你们自行决定好了。”

    李婉真听她说到要走,不知为何竟有些慌乱,“你……你要到何处去,可还会回来?我们……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她之前对段瑶怀有敌意,完是为了凌天一的缘故,此番相处下来,却又觉得她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狠心绝情,这两天担惊受怕,心中早已经将她当作亲近之人,乍闻她就要走,亦是不舍起来。

    段瑶慢慢站起身来,看了看她道,“如果有缘,应该还会相见吧。”

    李婉真问道:“那,你会去见天一哥哥吗?”

    段瑶又是瞅了她一眼,避而不答,“我看你的体质并不适合修仙,这里也不是适合你呆的地方,还是早些回家去吧。”

    “段姑娘……”李婉真还要再说,窗外忽有一道男子声音传了进来:“……瑶瑶还不出来?”

    她心中悚然一惊,只觉那人声音冰冷之极,竟如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忍不住就打了个哆嗦,颤声问道:“谁……谁在外边?”

    没有人回答,她惊慌的转过来看段瑶,却见她朝自己略一点头,已是从门口走了出去。

    又听得刚才那男子声音冷冷道:“……走吧。”其后便再无声息。

    醴都。

    皇城所在,亦是东庆最大的城市。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参差十万人家。车如流水马如龙,人来人往。今日却是不同,那十里长街之上,空无一人,就连平时叫卖的小贩,也远远的避到了两边的屋檐之下,高楼上窗口之中,无数脑袋探了出来,也有那贵妇千金,或打了折扇,或系了丝巾,个个踮着脚不住向那街头张望,所有人屏息静气,仿佛都在期待着什么。

    马蹄敲打在石板路上的声音,自长街口一路奔了过来,马上一人高高扬起的手臂举起一柄大旗,沿途高声喊道:“东林军———凯旋归来—————”

    人群乍然轰动起来,只见那平安门处模糊现出军队的影子,就有人兴奋的叫了起来:“看到了看到了,是二皇子殿下跟凌少将军,打了胜仗回来了!”

    人群中骤然爆出一阵嗡嗡声,所争先恐后往那处望过去,待那黑色铁甲的军队出现的瞬间,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欢呼了起来,高楼上的人纷纷撒下花瓣来迎接凯旋的战士们,一时间,街市如沸,彩声如潮,城中的人们如痴如狂,掌声经久不绝。

    也有那刚到京城的旅人,不明所以的拉住旁边的人问:“这位兄台,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听那人满脸的兴奋道:“二皇子殿下奉命讨伐西边的叛贼,这是他们得胜归来了!”

    发问的人仍是不解的道,“皇朝之中,哪里来的叛贼?”

    “这你都不知道,”旁边一人猛地□□来道,“西方边境上有狐一族作乱,攻占了好几座城池,陛下龙颜大怒,命二皇子殿下与青阳侯世子凌少将军领兵讨伐,这两人可不得了,二皇子殿下智谋百出,凌家更是勇猛善战的一族,两人相辅相成,正是所向披靡,这不,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将那叛军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

    “你看你看,那个身穿银袍的就是二皇子殿下,他旁边那位少年将军,就是青阳府的世子,啧啧,这二人实在是人中龙凤,京中可不知有多少姑娘小姐对他们朝思暮想呢……”

    那发问的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军队过处,那长街中央正走来两骑,一前一后,前者银冠束发,优雅从容,后者黑衣俊秀,身形矫捷,二人刚一现身,两旁那些少女已是纷纷尖叫起来,也有那大胆的姑娘,将手中的绢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