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六十 中州(第1/3页)
    中州城外,原是一处风光秀丽、景色如画的所在,然而自一年前夷山斗剑爆发,此处因距离夷山不过百里,竟然也受到波及,被那魔教一系盘踞了长达半年之久,其间这些魔头行凶作恶,无所不为;城主被杀,城中百姓沦为禁脔,供诸魔烧杀掳掠、肆意玩乐,直将好端端一个城镇变成了不毛之地。

    段瑶与南宫离一路走来,所见皆是百姓流离失所,村落瘟疫横行。这中州城里的居民多半都逃到别处去了,剩下的,只是一些老弱病残,或是感染了瘟疫的人。城门所在之处,只剩下一片断墙残垣,两旁高大的柏树被火烧得焦黑,衬着暗色天幕中半轮淡淡的弯月,看去好不凄凉。

    南宫并未参与上次的斗剑,听人说起当时的状况,极是惨烈,正邪双方各死了将近有两百来人,夷山派最后虽然将一众魔头逼退,自身也遭受了建派以来最为沉重的打击,门下七散人已去其二,仅三代弟子就伤亡过半,除此之外,昆山、琼山各派也是元气大伤,不得不暂时与魔教达成协议,停战休整。

    然而即便如此,各地仍是大小冲突不断,还有那寻隙的、挑衅的,纷争不休,仇恨的种子一旦埋下,江湖要重归于平静,却并非一朝一夕所能达成。

    南宫离虽说也路过中州城几次,再见到这副情形,心中也是有些沉重。见段瑶一直沉默不语,怕她因此自责,强打精神笑道:“等过了此地,到达兖州境内就会好一些,你我加快速度,到缬罗山说不定还能赶上今日的晚膳。”

    他一句话说完,见她依旧是恍若未闻,接连叫了几声“阿瑶”,才听她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了。”

    南宫看出她心情不大好,有心讲两句玩笑话,这种场景又不大合适。他因此事与自己也有干系,心下不禁歉然,一时间只陪着她沉默了起来。

    “南宫,看望嫂夫人的事,还是等下次吧。”段瑶突然出声,像是作了什么决定,她抬起头来,一双眸子在暮色中闪闪发光。南宫看得心中一动,他二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短,见她这般神情,知是有了别样心思,当下问道:“丫头想去做什么?”

    段瑶笑道:“我只是想回宫中看看,出了这么大的事,父皇他们想必头疼的紧,我回去,正可助他们一臂之力。”

    南宫原以为会是什么冒险的事,听她这么一说,于是放下心来,说道:“我听王公公提到,你父皇已经派了你二哥来处理这件事,以他之能,应该很快就可以整顿过来。反倒是传闻西边这两年不大太平,具体情况我是不知,好像说已经打了几次仗,你回去,也要小心一些才好。”

    段瑶点点头,又道:“我这次回来,也正想解决一些事情。”

    南宫离道:“不如我陪你去吧,也好从旁照应一二。”

    段瑶一听,连连摇头,“你家儿子尚且年幼,事情还没有着落,万一拖个几年,只怕他都要不认得你这个父亲了,你还是先回去吧,如果有事,我会差阿果来寻你。”

    南宫闻言,也是笑了起来,“好吧,我就先回山去,有什么事你记得招呼我一声。最近江湖上乱的很,你孤身一人,遇到那些修道之士,自己要多当心一些。”

    “放心,只要别人不来招惹我,我肯定不会去招惹别人。”

    南宫想了一想,还是不放心,“我还是先送你回皇宫,再折返回来好了。”

    段瑶恼火的一脚踹过去:“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还要你送,快给我回山去吧,嫂子该等得着急了。”

    南宫无奈,只得作罢,正要走,忽又记起一事,拉住段瑶认真道:“还有那谭青末,你记得要离他远一些,此人对你不怀好意,我担心————”

    “知道了知道了,”后者挥了挥手,“我只要得了这柄剑就好,以后再不会跟他们混在一处了。”她此次从三仙岛出来,正是为了与七剑阁作一个了断,只是这件事,却不好与南宫提起,当下只拿话来搪塞过去。

    南宫听到这里,这才与她告了别,往那缬罗山去了。

    段瑶从那中州城里穿过,天光暗淡,只见城中大部分建筑已被破坏,满地狼藉的景象,却是半个人影也无。

    她飞在上空,忽觉前方传来一阵灵气的波动,驻足望将过去,暗夜里看得分明,城东那一片民宅之中,隐隐照出一片红光,显是有人正在那边斗法。她踌躇片刻,终是抵不住好奇心,隐匿了身形,就朝那边潜行过去。

    远远看见那一重保存完好的院落当中,红光白光交织成一片,火星四溅,不断传来金铁撞击之声。

    段瑶不想泄露了行踪,刚刚在百丈之外的一重屋檐上落下,就听见下方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呼:“师兄!”然后就是砰的一声碎响,像是什么东西炸了开来,紧接着便有一个粗嘎的嗓子得意地笑了起来:“几个小兔崽子还妄想跟你爷爷作对,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哈哈哈哈……”

    一个男声怒吼道:“师妹快走,我跟他们拼了!”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爆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