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60 五十九 南宫
    东海之上,那海面上的天空中突然现出异象,如同天幕扭曲,中间一点耀目的白芒慢慢撑开了来,像是被强大的力量生生压制,伸缩不定的光团扭曲纠结,蓦得朝四周绽出无数青紫色的电光火闪,发出一阵刺耳的噼啪声,空气中仿佛蔓延着一股烧焦的味道……

    青紫色的电光陡然一亮,像是黑暗当中爆开一团灼眼的炽亮光芒————

    转瞬即逝。

    光芒消失的地方,段瑶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直至完显露出来。她在半空中停顿了片刻,回眸一望,长长的黑发被风吹得飘飞起来。

    “皇叔,你等我……”她口中喃喃的道,“等我了结了这些扰人心烦的事,就回来与你共度余生……”

    唇角往上一扬,她轻轻抬首,眼眸中似有一抹奇异的亮色,忽的将身一纵,化作一道紫气长虹经天而去。

    ·

    瀛洲岛,苏雪丞静坐于冷翠宫中,忽然心中生出感应。他若有所思的睁开双眼,伸指算了一算,那双温清的眸中,忽而闪过一丝惊疑之色。

    “瑶瑶……”他缓缓从玉塌上立起身形,不无担忧的望向窗外的天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青莲殿上,白奕秋手上捧着一封书函,正要去向其师父禀告,就见苏雪丞神色匆匆的从殿内走了出来,他连忙叫了一声:“师父,萧师叔方才传信说,师妹她……”

    “为师要出门一趟,有什么事回来再说。”苏雪丞不等他说完,便是声沉如水的说道。

    白奕秋上前一步,“可是师父————”

    话没说完,一道青光过处,眼前已是不见人影。

    他不禁呆了一呆,又低头看了看那书函,脸上现出担忧的神色,“萧师叔说,师妹打伤了她好几个门人,逃出三仙岛去了啊……”

    ·

    夕阳西下,东海之滨,有一艘渔船正缓缓驶进港口,抛锚靠岸以后,那渔夫立在船头,冲着舱内大声喊道:“姑娘,已经到岸上了,你可以下船了!”

    随着他的声音,那船舱中走出一位令人眼前一亮的紫衣少女,只见她扬头露出一个明媚的笑颜,朝那渔夫说道:“谢谢大叔送我一程,此物权当作船资吧。”

    手一抛,便将一物往他掷了过来,渔夫接到手中一看,竟然是一颗大如龙眼的明珠,顿时吃了一吓,连忙叫道:“这个我不能收,不能收……”

    那少女微微一笑,也不答话,轻轻一晃,就从那渔夫身边走了过去,眨眼已至岸上,消失在人潮之中。

    渔夫本还想跟过去,不想一晃眼,已经失去了她的踪影,只道是遇上了江湖上的能人异士,当下作了几个揖,自将那明珠收起不提。

    东南十城,繁华一如往昔。

    段瑶逛了一阵,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便寻了一家酒楼,要了些菜式慢慢吃了起来。

    心中琢磨着谭青末他们会去往何处,不禁暗自后悔先前没向卢玉衡要几片花瓣,以至于现在想找他们,也不知从哪里入手。又想自己在三仙岛这段时间,不知几人遇到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要舍了那海底仙府,回到陆地上来。

    她思忖了一阵,想反正一时半会也无法联络到他们,既然来到这里,不如先去看望另外一个人。

    当初她从皇宫中将那王公公带走,两人一直在东海沿岸寻找苏雪丞的下落,谁会想到他竟然是住在海中间的仙岛之上,两人在岸上找,自然得不到音讯。

    后来段瑶加入七剑阁,无暇□,便命了王公公继续搜寻,自己却与谭青末他们一起,出海避祸去了。

    没想到天意弄人,她在陆上苦苦寻他不着,一朝无意之间,竟在海上遇着了他。段瑶想到那王公公心心念念追悔当年之事,便想先将苏雪丞的下落告知于他,等到时候回岛,再将他一并带去,也好了了这一桩心愿。

    她步行出城,走到那安庆城郊的一个小村庄外,见那一片竹林之中,隐约现出一间矮小的茅屋,想到那老人孤身在此,心中也不禁感叹了一句,轻轻走将过去。

    那窗口之中,忽有一线金光轻灵飘了出来,疾如电闪,直直就朝她扑了过来。

    “阿果!”段瑶欣喜的叫了一声,双手将那金光接住,一只形如松鼠,毛色金光灿烂的小兽赫然团在其中,一双红宝石似的眼睛纯然反光,果然正是那一只被她留在此处的销金兽。

    段瑶与它经久未见,煞是想念,此时一把揉入怀中,在它温暖的皮毛上轻蹭个不停,那阿果也用了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不住摇晃,小小的爪掌捉着她的手指,口中吱吱叫着,也是亲热无比。

    当此之时,那茅屋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来,就见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段瑶一手怀抱着阿果,便是转过头去嫣然笑道:“王公公,是我回来了……”

    一句话未说完,已是看清了那人的面貌,脸色顿时就是一沉。

    门口那人一双桃花眼中流露出满目的笑意,“销金兽今日躁动不止,我就想,大概是你回来了。”

    “……”段瑶面无表情的瞟了他一眼,一言不发,转过身就往外走。

    南宫离望着她的背影苦笑一声,“丫头还不肯原谅我啊……”

    段瑶走得几步,听到他这一句话,又转回身来,皱眉说道,“你不过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无可厚非,何需我来原谅?”

    南宫有些诧异:“你不怪我欺骗于你?”

    “我怪你作什么?”段瑶重重的哼了一声,“说到底,你和我只是临时的搭档,原本就谈不上背叛与被背叛。从前你曾照拂于我,这次的事情,就当是我还回给你,你我之间的种种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再不是朋友,你也不用跟说什么欺骗不欺骗了!”

    南宫离被她这一段言辞,本是满腔重逢的欢喜,刹时间都冷却了下来,几次张口想与她解释,终究停了下来,淡了语气,平平说道:“既是如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这小兽是那位王公公寄存在我这里的,你既然回来了,我也就可以物归原主,从此解脱出来了。”

    “是吗?那倒是要多谢你了。”段瑶以手抚摸着阿果头顶柔软的长毛,也不去看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

    南宫看在眼中,暗自叹了口气,知她是要进去找那王公公,他便缓缓从屋中走了出来,路过她身侧时,又轻声说了一句:“那位公公不在这里,前些日子西边有狐族作乱,你父亲已经将他召回去了……”

    他说完这一句话,瞥眼看了看她,见是依旧低着头与那小兽玩耍,心下不禁黯然,只转过头,就往那竹林外走了出去。

    “南宫!”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南宫离心中一动,却是没有回过头来,静静站住了问:“还有何事?”

    只听她在身后清清冷冷说道,“我想知道,当初七剑阁那些人,究竟是以何物要挟于你?为什么你不与我商量,反而要照着他们的话去做呢?难道我段瑶,竟是如此不值得你信任吗?”

    “……”南宫离背对着她,前方是那一片青翠的竹林,往上,山头一片暮色的天空正渐渐暗淡下去,他隔了良久,终于慢慢转过身来,目光带了几许柔和的望向她,平缓的说道:“……阿瑶,我成亲了。”

    “你……你说什么?”段瑶脸上的神情从愤怒变成了惊愕,仿佛听到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双眼不由自主睁大了来,“你……你……你成亲了……”

    南宫离被她的表情逗得一乐,刚才那些许不快,顷刻间已是烟消云散开来。

    “正是,”他笑出声的道,“已经一年前的事了。”

    一年前……那正是她从寒域中出来的时候,她蓦地抬起头,眼中似有火焰在烧,“他们用来要挟你的————”

    “正是内子。”

    段瑶闻言攥紧了双拳。“为什么?!”她突然发起怒来,“为什么你当时不告诉我,我可以假装去接近他们,我们可以救出她————”

    “我输不起。”南宫淡淡出声打断了她,“怀英那个时候……已经有了身孕。”

    段瑶悚然一惊,下一刻,面上的怒气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抹平了来,她慢慢放下手,眼睛连续的眨了几下。

    “……抱歉。”她轻声的说。“刚才不应该对你说那样的话。”

    南宫离微微一愕,随即将头转向一旁,“应该是我向你道歉才对,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

    “不对!”段瑶抬眼看向他,反驳道,“摇光剑本来就是我想要之物,就算你不说,将来我知道了,也会去将它夺取过来。”

    南宫眼神复杂的望了她一眼,默然不语。

    段瑶沉寂片刻,忽又说道,“嫂夫人……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可不可以去看看她,还有你们的孩子……”

    南宫听她此言,竟是呆了一下,“当然……可以。”他迟疑片刻,方才说道。

    段瑶察觉到他的异样,眼神瞬间变了几变,凝声问道,“她不是修道之人?”虽是发问,却是用的肯定的语气。

    南宫点头,“不是。”

    “那————”段瑶只觉此事匪夷之极,想要与他说清个中干系,竟是不知从何开口。

    南宫离微微一笑,抬手阻止了她。“阿瑶要说什么,我都知道。”

    “当初我们成亲之时,就有人劝告于我,仙凡有别,她终生不能入道,我们总有一日要面临生离死别,若是几十年后,她老了,我却还跟以前一样,与其到时后悔,不如现在早些断了来得干净。”

    “我闻言心中便有些犹豫,而她却说,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有多少人最后抱憾而终,如果能够与相爱的人长相厮守,就算最后注定要分离,跟我们曾在一起的记忆相比,死亡又算得了什么。”

    他眼望向远处,似是想到了什么人,脸上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来。

    “她虽是不能悟道,却要比那些苦修了上百年的人更具慧根。我听她这一席话,心中既惭愧又庆幸,惭愧的是我枉自修行这么多年,竟还不如她短短十几年看得透彻,庆幸的是能够在最后的关头,被她一句话点醒。她那父母本是不同意她与我来往,见她执意要嫁我,一怒之下竟将她赶出家门,我知她口上不说,心里却是难过的。我二人情投意合,历经磨难才能相守在一起,只要她不后悔,那么无论如何,上穷黄泉下碧落,我也绝对不会丢弃于她。”

    段瑶从没想到以往放荡不羁的南宫,竟然也会有甘心为人束缚的时候,一时之间,不禁对那位能制住他的女子悠然向往:“听你这么一说,我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嫂夫人更是向往。你们成亲我还没有喝上喜酒,这回少不得要补上一补。”

    南宫离笑了一笑,只道:“见面是没有问题,只是我们先说好,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可不能拿到她面前去说。”

    段瑶咦了一声:“怎么,你们都成亲一年了,难道她还不知道你的底细?”

    南宫咳嗽一声,“那自然是知道的,我是说,但凡她不知道的,你不要随便透露就是……”

    段瑶愣了愣,幡然醒悟他的意思,一时忍俊不禁,指着他就哈哈大笑起来:“你放心,你放心,我最多也就说说你偷看女子沐浴的事情,那百变人妖的名头,是决计不会向她提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