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五十九 南宫(第1/3页)
    东海之上,那海面上的天空中突然现出异象,如同天幕扭曲,中间一点耀目的白芒慢慢撑开了来,像是被强大的力量生生压制,伸缩不定的光团扭曲纠结,蓦得朝四周绽出无数青紫色的电光火闪,发出一阵刺耳的噼啪声,空气中仿佛蔓延着一股烧焦的味道……

    青紫色的电光陡然一亮,像是黑暗当中爆开一团灼眼的炽亮光芒————

    转瞬即逝。

    光芒消失的地方,段瑶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直至完显露出来。她在半空中停顿了片刻,回眸一望,长长的黑发被风吹得飘飞起来。

    “皇叔,你等我……”她口中喃喃的道,“等我了结了这些扰人心烦的事,就回来与你共度余生……”

    唇角往上一扬,她轻轻抬首,眼眸中似有一抹奇异的亮色,忽的将身一纵,化作一道紫气长虹经天而去。

    ·

    瀛洲岛,苏雪丞静坐于冷翠宫中,忽然心中生出感应。他若有所思的睁开双眼,伸指算了一算,那双温清的眸中,忽而闪过一丝惊疑之色。

    “瑶瑶……”他缓缓从玉塌上立起身形,不无担忧的望向窗外的天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青莲殿上,白奕秋手上捧着一封书函,正要去向其师父禀告,就见苏雪丞神色匆匆的从殿内走了出来,他连忙叫了一声:“师父,萧师叔方才传信说,师妹她……”

    “为师要出门一趟,有什么事回来再说。”苏雪丞不等他说完,便是声沉如水的说道。

    白奕秋上前一步,“可是师父————”

    话没说完,一道青光过处,眼前已是不见人影。

    他不禁呆了一呆,又低头看了看那书函,脸上现出担忧的神色,“萧师叔说,师妹打伤了她好几个门人,逃出三仙岛去了啊……”

    ·

    夕阳西下,东海之滨,有一艘渔船正缓缓驶进港口,抛锚靠岸以后,那渔夫立在船头,冲着舱内大声喊道:“姑娘,已经到岸上了,你可以下船了!”

    随着他的声音,那船舱中走出一位令人眼前一亮的紫衣少女,只见她扬头露出一个明媚的笑颜,朝那渔夫说道:“谢谢大叔送我一程,此物权当作船资吧。”

    手一抛,便将一物往他掷了过来,渔夫接到手中一看,竟然是一颗大如龙眼的明珠,顿时吃了一吓,连忙叫道:“这个我不能收,不能收……”

    那少女微微一笑,也不答话,轻轻一晃,就从那渔夫身边走了过去,眨眼已至岸上,消失在人潮之中。

    渔夫本还想跟过去,不想一晃眼,已经失去了她的踪影,只道是遇上了江湖上的能人异士,当下作了几个揖,自将那明珠收起不提。

    东南十城,繁华一如往昔。

    段瑶逛了一阵,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便寻了一家酒楼,要了些菜式慢慢吃了起来。

    心中琢磨着谭青末他们会去往何处,不禁暗自后悔先前没向卢玉衡要几片花瓣,以至于现在想找他们,也不知从哪里入手。又想自己在三仙岛这段时间,不知几人遇到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要舍了那海底仙府,回到陆地上来。

    她思忖了一阵,想反正一时半会也无法联络到他们,既然来到这里,不如先去看望另外一个人。

    当初她从皇宫中将那王公公带走,两人一直在东海沿岸寻找苏雪丞的下落,谁会想到他竟然是住在海中间的仙岛之上,两人在岸上找,自然得不到音讯。

    后来段瑶加入七剑阁,无暇□,便命了王公公继续搜寻,自己却与谭青末他们一起,出海避祸去了。

    没想到天意弄人,她在陆上苦苦寻他不着,一朝无意之间,竟在海上遇着了他。段瑶想到那王公公心心念念追悔当年之事,便想先将苏雪丞的下落告知于他,等到时候回岛,再将他一并带去,也好了了这一桩心愿。

    她步行出城,走到那安庆城郊的一个小村庄外,见那一片竹林之中,隐约现出一间矮小的茅屋,想到那老人孤身在此,心中也不禁感叹了一句,轻轻走将过去。

    那窗口之中,忽有一线金光轻灵飘了出来,疾如电闪,直直就朝她扑了过来。

    “阿果!”段瑶欣喜的叫了一声,双手将那金光接住,一只形如松鼠,毛色金光灿烂的小兽赫然团在其中,一双红宝石似的眼睛纯然反光,果然正是那一只被她留在此处的销金兽。

    段瑶与它经久未见,煞是想念,此时一把揉入怀中,在它温暖的皮毛上轻蹭个不停,那阿果也用了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不住摇晃,小小的爪掌捉着她的手指,口中吱吱叫着,也是亲热无比。

    当此之时,那茅屋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来,就见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段瑶一手怀抱着阿果,便是转过头去嫣然笑道:“王公公,是我回来了……”

    一句话未说完,已是看清了那人的面貌,脸色顿时就是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