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五十七 瀛洲(四)(第1/3页)
    瀛洲岛那一座高峰之上,流云如卷,清风徐徐,奇花瑶草飘摇生香,几只雪白的仙鹤,正在那一方平台上或立或卧,看去一派悠闲的景象。

    从尽头处那座玉色的宫殿往里,有一片碧色晶莹的竹林,竹林之后,玉宇金阙重叠,当中又有一幢通体琉璃色的楼阁,题为水经阁。此处乃是瀛洲历代岛主藏书之处,但凡天下经史书集、宗卷文书,或是武功秘籍、术法宝典,无不应有尽有。

    这水经阁又分为两层,一楼是藏书之所,看似不大,实则化芥子为无穷之地,海纳百川。二楼却是一方雅致的所在,锦绣罗帷,玉案屏风,轻罗软帐之间,自有香雾缭绕。晃眼望去,竟与那宫廷中的装饰一模一样。

    段瑶趴在窗边一张玉塌上面,眯着一双眼,不时就瞄向床头斜靠着的那个人。他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她已经醒来,依旧静静不语,一手握卷,如淡墨的长发用一根玉簪别起,从肩头倾泻而下。月白的衫,烟青的罩衣,领口及袖口绣着水墨的花纹,仿似天青渲染开来,更衬出他雪白一段颈脖,芊芊十指如玉。

    段瑶看呆了眼,脑海里翻来覆去只能想到那一个词语:秀色可餐。

    三仙岛上的生活平静而又安宁,冷翠宫中更是如此。

    她却觉得一生当中,从未有如现在一般快乐过。能与眼前这人朝夕相伴,同塌而眠,已经是再满足不过。

    睁开眼,就能看见他皎洁的容颜,如玉的面庞,红唇温润,纤长睫毛覆盖下的眼。知他素来浅眠,些微的动静便可令他醒了过来。她连手指也不移动一下,只是这样默默的看着,心里便生出淡淡的喜悦来,身边传来他身上的温暖,耳边细微几不可闻的呼吸声,窗外有清辉洒了进来,朦朦一层如莹莹的月光……

    正想得出神,忽闻那人清雅声音道:“瑶瑶可是觉得无聊了?”

    只见苏雪丞不知何时已经放下了手中的舒卷,温润双眸含有一丝笑意,静静注视着她。

    “没有,没有……”段瑶接触到他的目光,不知为何脸上有些热,心里微微一慌,爬到他怀里将头埋在其中,拦腰抱住。

    苏雪丞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要是闷得慌,就出去走走,这岛上也有许多跟你同龄之人,无事可与他们去玩耍。”

    段瑶本来躲在他怀中,心里想着可不要让他给看了出来,到时候又要不亲近自己了。正有些担心,便听他说了这么一句,知道他并没有注意到,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听他的语气,分明还把自己当作一个小孩子,一时又有些郁郁不乐,闷声说道:“不去,瑶瑶要在这里陪着皇叔。”

    苏雪丞轻声笑了一笑:“皇叔这里太过冷清,怕是会闷坏了你。”

    段瑶赌气:“那也不去,我走了,你会寂寞的。”

    苏雪丞双手将她整个儿圈住,略有感慨的道,“修道之人,哪还有什么寂寞不寂寞,皇叔这么些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早就已经习惯了。”

    段瑶感觉他的下颌微微靠在自己头顶上,双手轻柔拥着自己,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胸前戳了一戳,口里嘟哝道:“那、皇叔偶尔、万一、有一点点寂寞的时候,会不会、有那么一丁点的想念瑶瑶呢?”

    苏雪丞闻言,稍稍怔了一怔,不觉便垂了首来看她,段瑶抬起头,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会吗?”她问。

    苏雪丞忽而微微笑了,“瑶瑶就在身边,还需要去想么?”抬眼往窗外望了一望,便又笑道,“今日天气不错,我们去外面,皇叔弹琴给你听,可好?”

    段瑶听完眼睛一亮,立刻从他怀中爬起来道:“好,那我们这就去吧。”

    苏雪丞见她神情,明明是十分想去外面,先前却要装作不想,心中又暗自笑了一声,只将那一只柔软的小手握住,微笑的道:“走吧。”

    ·

    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那一日,段瑶正与白奕秋学习炼丹之术。

    说是学习,其实她也就是一时好奇,跑过去观摩了几次而已。

    那炼丹房设在云端之上,也是一块四四方方的平台,正中有一座高有一人的碧色丹炉,炉身四面壁上刻满了繁复古朴的花纹,有猛兽,有天禽,皆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白奕秋将头发结成一条长鞭,盘膝在那丹炉前面坐下,就好像入定了一般,再不肯说话了。段瑶知他是用心主持法阵,在旁看了一会,半天也不见什么动静,顿时觉得有些无趣,心想还不如跟苏雪丞去那方丈岛上看看,也省的在这里无聊。

    原来三仙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聚会一次,此处相当于东海海面上的另一重空间,隐蔽自不用说,外面那一层禁制,更是当年三仙岛的祖师所留,威力无边,玄妙无比,需要合三人之力方能运转起来,如果要发挥出它部的效力,除此之外,尚且需要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气相辅相承,三仙加上萧清云,还有法明那修行已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