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五十二 重逢(第1/4页)
    寒域。冰宫。

    姑射涵静坐于寒室之中。

    一张白玉莲台之上,他盘膝而坐。周身霜气凝现,与空气相接之处,景象竟如镜幻般错将开来,中间映出千百个他的身影。有如冰裂,空中诡异的呈现出道道纵横交错的银痕,仿佛再下一刻,整块镜像就会碎成千百片散落下来。

    满室寂寥。

    “嘻————”

    忽有一线细袅的笑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如轻烟乍现,杳然响了一声,竟带起满室的回音。

    姑射涵恍若未闻,那额前几缕半长的白发下面,眼皮也未曾抬起一下。

    “嘻嘻————”

    似是见他不动,那丝笑音又从角落里翻了出来,如同一颗珠玉跳跃,引起回响声声。

    姑射涵仍是未动,只是他周围那些散射而出的银亮痕迹,却如融雪一般渐渐化去。

    “嘻嘻嘻嘻嘻嘻————”

    那笑声变得愈发猖獗,仿佛数百人接连出声,声音在满室当中滚动来去,响遍每个角落,轰然不绝于耳。笑声当中,忽有一缕青烟飘摇而上,烟气当中,一个紫衣雪肤的少女若隐若现,体态纤盈,形容袅娜,令人一见,心下便生出无限美好之意来。

    姑射涵陡然睁眼,目中寒芒如电,忽地探手一抓,手中已然擒住一物,不见形体,却只有一缕青烟在他手中晃动不已。

    “雕虫小技,也敢在本座面前卖弄!”他冷哼一声,手上一紧,那物突然发出一声细微的鸣叫,只见他掌心之中,一线青色的液体缓缓流淌下来,滴在地上,形成一滩小小的水洼,被他伸手一指,便化作丝缕散入空气当中。

    室中那一片虚幻的镜像骤然消失,良久之后,从那一张青铜面具之下,寥寥传出一声低语。

    “要度劫,首先便要应劫……情之一物,果然不是轻易就可以消除……”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只手的掌心,浅色的眸中不知不觉浮上一层淡淡的暖意,“看来你是把为师的话都忘记了呢,还是在外面过得逍遥,想不起要回来了?”

    ·

    东海。

    海底深处,有一座好似水晶砌成的宫殿。

    上方的天空被一个方圆数百里的透明晶罩,将海水阻拦在外。

    下方却是一片海底仙境,琼楼玉宇,瑶阶生香,火树银花掩映中,好一座珠宫贝阙,其间无数奇花异草飘摇,芝兰丛生,香草薜萝,灿似云霞,奇妍瑰丽,地上铺满了细砂,如五色琉璃,彩光熠熠。

    宫阙前有九根玉柱,色作淡黄,柱身刻满了无数符箓古纂的痕迹,表面却是光华柔和,散出朦胧的□□。

    正中大殿之上,黄玉为顶,内中陈设皆是珊瑚珠翠,一眼望去卓然生辉,更显华贵富丽。殿中散放着十来张羊脂白玉的座位,两面墙上,一面如水晶璀璨,另一面却是光滑玉璧,只在正中央突兀的镶嵌了一枚巴掌大的青绿铜镜,镜面如水平整,仿佛轻轻一触就会泛起波纹。

    段瑶静静站在这一面玉璧之前,眼神飘忽的望着那镜面,不知想什么想得入神,就连谭青末走出后苑,从那一扇屏风后转了出来,她也浑然未觉。

    “此乃鉴天镜,”他悠悠然走上前来道,“是这仙府中的十大宝器之一,可破天下间所有污秽之气,诸般邪法在它的面前,都要削弱三分法力。”

    段瑶被他这一句话,仿佛刚从梦中清醒过来,缓缓转回身,只以眼角的余光淡淡瞟了他一眼。

    谭青末走到那面玉璧之前,伸手轻轻在那镜面上一拂,一束金色澄澈的光辉湛然从镜中泻出,如暖日之光挥洒了一地,将对面的水晶墙辉映出霞光隐隐,幻彩离离。

    “此镜却还有一处妙用,有传闻说,它能照出人心中最想要之物……”他说到此处,凤眸轻轻转向段瑶,低迷的嗓音似是透出无尽的诱惑,“阿瑶方才,可是看到了什么?”

    紫衣黑发的少女微侧过身,眼中似有笑意,语音却带着轻寒,“即便我是你名义上的属下,阁主你未免……也管得太多了!”

    长发一扬,她看也不再看他一眼,转身步履轻快的朝着殿外走了出去。

    谭青末目光追随着那一抹纤纤人影,黑不见底的瞳孔当中,忽而映出一抹莹彩迷离的颜色来。

    ·

    卢玉衡在一株高大的银叶树上找到了段瑶,她支着下颌,正若有所思的望着头顶那一层透明的晶罩。

    “又在研究这元磁光罩么?”她轻飘飘的飞起,落在她旁边一根枝杆上面。

    “嗯。”段瑶轻轻应了一声,仿佛并没有注意她的到来。

    卢玉衡将眼在她脸上瞥了一瞥,话锋一转,“方才在那殿中遇到少主,他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大高兴。”

    “哦。”段瑶又是应了一声,然没有在意。

    卢玉衡面上微微一笑,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