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49 四十八 飓风
    “难怪在房里找你不到,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

    谭青末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却又出现在她旁边,静静立在那桅杆之上,恍如无物,连晃也未曾晃动一下。

    段瑶奇怪的朝他瞥了一眼,“你找我做什么?”

    后者凤目中笑意深沉,“在下身为阁主,自然要清楚下属的行踪。”

    “…………”你这借口,未免也太假了。段瑶转回头去,仍是望着那一片碧蓝的晴空,“那你看到了,我在看海景。”她从眼角斜斜的瞟了他一眼,言下之意,你可以走人,不要再在这里碍眼了。

    谭青末轻笑了一声,语气温和当中带着一丝笃定,“阿瑶似乎,不喜欢与在下单独相处?”

    段瑶心中一突,不禁又偏过头去看他,“怎么说?”

    “聚会的时候,总是站在离在下最远的地方……”

    ……那是因为你旁边有玉衡姐和破叔……--

    “一起行动的时候,看到在下就走开……”

    ……那是因为你是水属,对我的法术有削弱的效果……--

    “偶尔回来一次,几乎也不跟在下说话……”

    ……忙着跟吕幻打架去了……--

    “找人切磋,也从来不会考虑在下……”

    ……你确定你想跟我打架?

    …………

    他一边说,段瑶心里一面嘀咕,冷不防那人突然俯下身来,如墨的长发拂过她的脸颊,红唇几乎凑到她的耳边,嗓音轻吐,“阿瑶你……讨厌我么?”

    啪——————

    空中传出一声响亮的鞭痕。

    段瑶站起身形,望着瞬间转移到另外一跟桅杆上的谭青末,笑容灿烂,“阁主刚才说我找人切磋从来不会考虑你,今天阿瑶就正式向你挑战,你,可敢应我?”

    谭青末低沉笑了起来,凤眼微挑,说不出的风流宛转。“阿瑶这样说,在下很是高兴呢。”话音一转,他又望向那极远的天边,声音悠悠道,“只可惜时辰不利,这场战斗,怕是要延后了……”

    段瑶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刚才还是碧蓝一片的晴空,不知何时已被乌云遮去了半边,浓云如墨,其中不时有火花闪现。风渐渐大起来,卷起一人高的海浪,凉意铺面而来。最远处一道黑线滚滚而起,绵延整个海面,横贯东西,以千军万马奔腾之势,正朝这边覆压了过来。

    “海上风暴!”

    旁边有人一声惊呼,只听声音,便知是吕幻,却不知他何时跑到甲板上来,此刻正冲着几个水手大声嚷嚷道,“快!让周叔赶紧往回撤,你们也别在这里傻站着,给少爷回去掌舵!掌舵!”

    段瑶站在桅杆上望向他,不解道,“他不是能控制风吗?去把飙风引开就好了。”

    “吕幻的风乃是驱使本身灵气所化,与这海上飙风的形成并不相同,何况这风暴看样子是要席卷周围数千公里,破坏力之大,并非他所能掌控的。”

    谭青末不知何时又站回了她的身旁,听她相询,便出言解释道。

    他望向天空,面上仍是沉静的道,“先把帆放下,护住桅杆。”说完此句,便即飞身上到顶端,将那一块桅帆放了下来。

    段瑶也是收了长鞭,便飞到另一根桅杆顶上,伸手去解那绳索。却不知是谁绑了个死结,风愈发的大,船身剧烈摇晃之下,她解了几次也没解开,不由来了脾气,劈手一刀就将那绳切断,将那一幕帆收了起来。

    正在这时,乌云也如奔马一般聚集拢来,霎时间电光闪闪,惊雷一阵接着一阵的打将下来,暴雨夹杂着冰雹,倾盆而下。

    谭青末手上微微一抬,便有一层无形的水幕将整个船身覆盖了起来,冰雹砸在上面,便是往内凹陷一个小坑,过得片刻,又慢慢恢复成原样。冰雹如雨点,在水幕上震出无数圈小小的涟漪。

    …………

    船在狂风中向前航行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被那暴风从后面赶上。海上的飓风,与陆地上又是不同,无数根粗逾百丈的黑色风柱,上连天,下接地,如长龙饮水,将海水不断吸入其中,天空积起厚厚的黑云,随着风卷滚滚翻腾,雷鸣电闪之中,暴雨夹杂着海水,劈头盖脸一阵扑下,海面此起彼伏,腾起的巨浪足有百丈高。

    整个海面就如同一块柔软的布匹,不住震荡摇晃,值此时刻,大船就像是一叶渺小的扁舟,在海浪中间险险求存。

    谭青末那一层水幕早已经撤了开来,他站在船头,手上法术迭出,不断劈开砸将上来的巨浪,船尾则是独孤绝与吕幻,正与那逼将过来的巨大风柱抗争。周衍与卢破和卢玉衡兄妹正在掌舵,船的两侧,只有段瑶和谭青末的贴身侍卫赫影两人护持。

    天地间一片苍茫,周围到处都是水,段瑶已经分不清楚,船到底是在海面上,还是已经沉到水底,身早已经被水淋湿,冷的彻骨,她紧靠着船舷,手上一个个大雷发出,将那些扑上来的浪头打消了下去。这种环境下,火系法术根本占不到好处去,雪魂珠的结界太小,她干脆弃之不用,只借助着空气中雷电的威势,牵引着雷霆不住轰开逼近的狂风巨浪。

    “小心!”

    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大喝,段瑶猛然抬头,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朝自己迎面飞来,她下意识的一团雷火轰了过去,啪的一声,那物炸开了来,黏糊糊的液体溅了她半边脸,竟泛起一阵刺痛,随后又被水流冲了开去。段瑶顾不上擦拭,就见那飓风当中,一片黑压压的物体顺风朝着这边扑了过来。

    “是吞食鱼!”吕幻叫道。这种怪鱼只生在飓风当中,无眼,无耳,牙如锯齿,遇物则噬,便是同类也照咬不误,实在是一类凶残至极的妖兽。如果让它们落到船上,那这艘船多半就保不住了。

    只听独孤绝长啸一声,顿足而起,身剑合一,天枢剑顿时化作一道耀眼已极的金光,射入鱼群当中。浓云如墨,电走银蛇,那一道金光在黑云风柱间穿行缭绕,看起来轻松自如,实则只要他稍微慢上半分,就会立刻被卷入飓风深处,纵是大罗神仙,也再难挣脱出来。

    船上诸人也知此刻情形凶险,一个个神贯注,将落到船上的落网之鱼逐一击毙。

    正所谓祸不单行,正当独孤绝将那一群吞食鱼灭去大半,正前方,又有一团张着怪口的鱼群随风飘了过来。

    谭青末纵身而起,口中叫道:“阿瑶,过来替我一会!”

    段瑶飞身赶上,手上雷团奔涌而出,便将那一个个浪头轰开。

    只见他在半空祭出一个小鼎,周身青黑,晃了一下,陡然长成人身大小,谭青末手上法诀一引,断然喝道:“九龙现形,天地归虚!”

    嘭的一声大响,鼎中如幻影般腾出九条青黑色长龙,轰然一声插入云中,直将那黑云也撞然开来。段瑶百忙中瞥见,那长龙竟是由水凝成,在这漫天海水当中,法力增幅,更形巨大,只一扑,就将那鱼群湮没当中。

    她这一分神,旁边扑的一个大浪就打了上来,船身剧烈晃动一下,段瑶收脚不住,啪的撞上一跟桅杆,当场将之震得粉碎。她再无暇多顾,周身雷光电绕,上百团雷火齐齐发出,这才将那连续扑涌上来的巨浪震开。

    …………

    这一场飓风足足持续了五六个时辰,方才渐渐远去。

    待到风消雨歇,众人都是筋疲力尽。能在这凶险的风暴中存活下来,每个人都感到庆幸万分,段瑶只觉身酸痛不已,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战斗,浑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力气,往后一歪倒在甲板上,就连手指也懒得动弹了。吕幻本来要嘲笑她几句,一开口,却又变成了哎哟的呼痛声。

    谭青末刚从空中落下,也是一脸疲惫之色,正对上段瑶的目光,不由轻轻笑了一声,挨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此刻周衍与卢家兄妹也自船舱中走了出来,看见天空放晴,不由各个欢呼了一声。

    周衍从怀中掏出一张巨大的羊皮地图,呼啦一声在甲板上铺开,指指点点道:“阁主,我们已经绕过这片风暴区,左前方五千里处有一个小岛,大家可以上去休整一番,再前进不迟。”

    谭青末点头道:“这样也好,我们就在岛上歇息一日,再上路不迟。”

    吕幻一听,大声叫好,又冲着卢玉衡呲牙咧嘴的道:“大姐还有什么吃的没有?我可要饿死了!”

    卢玉衡道:“还有一些干粮,等我们到了岛上,看能不能找到些别的食物。”

    “好好好!”周衍连声赞道,“这场飓风,把我老人家这把老骨头都要震散了,正要好好补上一补。”

    独孤绝哼了一声,“你都补了三百年了,再补,连玉衡都能把你甩在后面了。”

    周衍吹胡子瞪眼,“你这是在说我速度慢?老独孤你有胆,敢现在跟我比试一次!”

    独孤绝根本理都不理他,一振长袍,走回船舱里去了。周衍收起地图,追在他身后大呼小叫,兀自纠缠不休。

    吕幻听那声音,感叹一声道,“周叔也真是,独孤叔叔刚刚大耗元气,还要闹着跟他比,太不厚道了。”摇了摇头,自钻进舱中找吃的去了。

    站在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卢破,这时才望向谭青末道:“少主,属下方才检查了一番,船体底部破损比较严重,已经派人去修理,此外船桨断了几十根,只怕速度要受到影响。”这艘战船是靠人力和风力,但在风向不符时,主要还是靠人力来推动,当下谭青末沉吟一阵,便道:“可修复多少?”

    卢玉衡道:“船上没有材料,暂时还不能复原。”

    “不是还有吕幻在吗?”段瑶从甲板上支起身,半靠在船舷上,“把帆都拉起来,让他发动风力来推推,速度肯定可以补上。”

    也许是她面上幸灾乐祸的表情明显了一点,谭青末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倒是个好办法,先让他做两天苦力,只是不要忘了告诉他,这主意可是阿瑶出的。”

    段瑶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回过头去。

    卢玉衡听他这么一说,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卢破仍是保持着那幅表情,眼中却也是显出了笑意:“属下这就去跟他说。”转身就去找人了。

    卢玉衡站得一阵,往谭青末这边望了一望,见他唇角噙着一抹微笑,目光淡淡落在旁边少女的身上,她低头一笑,也自转回舱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