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四十 故人(第1/3页)
    东南十城,风景如画。

    此处沿海,地势既平且低,其间河道交错,湖泊云集。

    淞江口岸白石长堤,烟波湖、锦鲤湖连成一线,秀婺、越州、安庆三城聚首,向来是最为繁华之地。

    正是春日好风景,那十里长街之上,繁花似锦,人海如潮,时有那城中贵族乘了宝马香车缓缓驶过,留下一路绮罗香气。

    此刻那一线白堤之上,烟柳翠色,杏花疏朗。白石画桥,湖上回廊蜿蜒,座座凉亭点缀其间,中或有人行酒吟诗,或有人静坐对弈,好一派闲适气象。

    岸边拐角之处,人烟却是要稀少许多。

    沿湖皆山环绕,茂密绿树林中,一级石阶隐现其中。拾阶而上,至于山腰,花木渐稀,古树幽深,一股清凉之意迎面而来,正面是一座极大的石门,苔痕斑驳,形式古朴,料来已经很有些年岁。

    山上隐隐传来钟声,往上看去,数十重屋宇层层叠叠,蔚为壮观。在那一片碧蓝的天空之下,屋顶竟然为金色,被阳光一照,更是金光闪耀,在山下隔老远都能看得见。

    此处便唤作金顶寺。

    相传古时湖中住有一条神龙,能呼风唤雨,在天下大旱之时行法降下甘霖,解救了三城数百万人的姓名,这金顶寺最初就是为了纪念这条神龙而建立的。迄今已有八百多年,寺中大小沙弥近千人,虽不甚大,名气却是响亮,在这三城交汇之处,香火倒也旺盛。

    此时正是晌午,前来拜佛求签的香客多在禅房中休息,外面却是没有什么人。

    那最高处的屋檐之上,一株高大的杏花树遮住了日影,底下正立了一个女子。

    山风阵阵,吹落杏花如雨。

    紫衣轻扬,她一头青丝随风飘散,整个人看上去便有了几分缥缈的仙气。

    将目光从山下那芸芸众生当中收了回来,春光融融,她在暖暖的阳光下微微眯起眼睛,随手拢了拢耳边的长发,轻轻一跃,已坐上了那棵杏树的枝头,身体往后靠着树杆,脸上瞬时便换了一副慵懒的表情来。

    阳光从花丛的缝隙间洒落下来,花影斑驳,在她身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暖色,她一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在那光斑里轻触了一下,便有一抹柔柔的暖意蔓延了开来。

    …………

    树梢忽有金光一闪,一团小小的黑影当头罩下,肩上突然微微一沉,她也不去看,反手就是一把抓下,那物在她手中缩成暖暖的一团,还吱吱的叫了几声。

    段瑶嘿嘿笑了两声,将另一只手掌摊开,把那一副委屈相的金毛小兽放在上面,拍了拍它的小脑袋笑道:“阿果你去了这么多天,我还以为你玩得高兴,都快忘记我这个主人了呢!”

    “吱吱——吱吱吱————”那松鼠一样的小兽在她手心蹦跶了两下,有如红宝石的小眼睛睁得溜圆,极力的摇头否认。

    段瑶哼了一声,手指头一边点着它的额头,一边数落道,“不用说,肯定是被人用食物收买了,你这个小贪吃鬼,把我身边的玉石都吃光了还不够,早晚不把你撑死……”

    “吱————”那叫阿果的小兽十分小声的叫了一下,眼睛眨了几眨,身后那条蓬松的大尾巴讨好的摇啊摇啊摇。

    段瑶噗嗤笑了出来,一手将它拎到眼前道:“好了好了,别给我装可怜了,你可把信交给那人了?”

    那兽乖乖任她抓着,连连点头。

    “好孩子~”她伸出手在它背后的摸了摸,又掏出一颗赤红如血的玉石,“喏,你最喜欢的火云石,别说我没给你留着啊。”

    那小兽一见之下,前爪飞快捧起,啊呜一口就吞了下去,小小的身子立在她手上,“悠~~~”的长叫了一声,登时显出一副极为满足的神态来。

    段瑶见那模样实在好玩的紧,忍不住又一把搂进怀里,一人一兽揉成一团。

    正当两个玩得高兴,底下却有一个煞风景的声音响了起来:“呔,你这人怎么不分轻重,竟然跑到这后院的房顶上去了?快下来,下来!不知道我金顶寺庙的规矩吗?”

    段瑶早知道有人过来,不过来人步履沉滞,一听就是没学过什么武艺,她听出只有一人,也就懒得避开。

    此刻听那人声音清脆,更是料定他年纪不大。果然从花丛中望将下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沙弥站在地上,手里面举着个扫帚,横眉竖眼的正冲着她大声嚷嚷。

    她这会心情正好,也就不去与他计较,反而好奇的从树上探出头去问道:“什么规矩?我可不知道啊。”

    那小沙弥只模糊的看见树上有个人影,万没料到是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而且生得这般明光照人,顿时就涨红了一张脸,口中呐呐的道:“这个...姑娘你有所不知,我们金顶寺这屋顶每逢月初一都要清洗一遍,除此之外,是从来不让人上去的,更不要说你一个……外人……”他本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