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三十九 结丹(第1/5页)
    天色将晚,寒域外围的冰原之上,空中阴云密布,黑风呈龙卷之型,漫天大如斗的雪花从云层中纷纷扬扬落下,尚未到达地面,早已经被凌厉的寒风吹成厚重的冰凌。

    风雪当中,一个人影渐渐行了近来。

    起初只是模糊的一点,仿佛还在百里开外,不过晃眼的功夫,那人已行至近前。正在外界巡游的寒域弟子刚要出声吆喝,便见那人将外面罩着的披风一揭,露出其下一张明媚的容颜。

    那弟子连忙收起兵刃,从空中降下道:“少宫主,您总算回来了。”

    段瑶轻嗯了一声,状似随意的问道:“师父可还在那地底冰窟当中?”

    那弟子连忙答道:“主上业已出关,现下正在冰宫之中,方才还问起少宫主来着。”

    段瑶面上慢慢浮起一个笑容。

    “无妨,我这就去见他。”

    ……… ………

    冰湖上一方亭阁之中,姑射涵坐于当中那一张玉桌前面,双目沉沉,也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一头白发长长垂在地上,湖水幽光在亭子四周荡漾,将白玉的柱身上映出道道银痕。他坐在那里,静若无物。

    …………

    心神忽有所感,他抬眼望去,对面回廊当中,那紫衣少女遥遥走了过来,黑发流彩,紫衣摇曳,暗夜中便如一只莹彩缤纷的蝶,仿似将这冰宫里所有的光亮都吸引了过去。

    姑射涵身形未动,眼中却微微流出一丝暖意。

    段瑶在玉桌面前站定,唇角一弯,声音清脆叫道:“师父。”

    “徒儿回来了?”他无声的敛去眸中那一抹异色,口中淡淡说道,“这一整天,都跑去哪里玩了?”

    “回师父,只是在寒域外围走了一圈,杀了几只野兽。”

    “如此。为师不在这些天,布置的功课你可有一一照做?那天罡雷剑气可曾掌握了?”

    “徒儿每日都有照师父所授之术行法,长老当可为我作证。”她语音轻快的答道,“至于那天罡雷剑气,虽不能说是炉火纯青,却也有七八分火候,师父若是不信,随时可以考证。”

    姑射涵闻言轻笑一声,如珠玉清越,“哦?”他心情颇佳的抬眼望来,“徒儿对这法术竟有如此自信么?”

    这一抬头,却见她肩头蹲了一只金毛小兽,一双小眼睛便如红宝石一般,凝然生辉。

    段瑶随着他的目光看向肩头,“噢,这是我新收的宠物,”她轻描淡写的说道,伸手拍了拍那兽小巧的脑袋,“阿果,来跟师父见礼。”

    只见那小兽竟似听懂了一般,刺溜一下从她肩头滑下,如一线金光落在玉桌之上,后足立起,前爪便如人手鞠了一躬,模样十分乖巧。

    一礼未毕,又见它忽的一下跃起,又窜回了段瑶肩上。后者笑吟吟的以手轻抚它柔软的毛发,说了一句“乖~”

    姑射涵正好看见,不觉稍微怔了一下。段瑶自三年前被他强收为徒,一直与他冷眼相对,几年来竟是从未展颜笑过。前些日从那地底阴穴出来,两人关系才缓和不少,却也只是面上恭敬,从未将他当作亲近之人。

    姑射涵虽然甚为不悦,但他是何等高傲之人,纵然心生芥蒂,也决计不会表现出来。是以此刻初次得见她的笑颜,仿似春雪初融,和风悄然吹过,任是他冰封已久的心中,也有一丝涟漪微微荡漾起来。

    “此乃销金兽。”他缓声说道,唇边不觉也漾起一抹笑容,使得他那毫无血色的脸上也多了几许暖意。

    “其生性最喜玉石金器,多栖息在人烟稀少、灵气充足之地。以往常有修道人士用它来传信或是跟踪他人,这些年却是将近绝迹了。”他说到此处,又是稍一停顿,目光微微扫向段瑶道:“徒儿又是从何处寻到此物?”

    段瑶面上笑容不变,眼睛却望着肩头那只小兽,“只是恰巧路过,见它被一群毒蛇追赶,就顺手救了下来,说起来,也算是颇有缘分。”

    姑射涵轻笑一声,便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既是如此,你要收它做宠物,也随你吧。”

    “多谢师父。”段瑶身形微倾,朝他略一低头,便要退下。

    走未半步,忽然又转回头来,“徒儿还有一事想请教师父。”

    她抬起头,一双眼眸直视向他,内里深瞳幽幽,乌光隐隐。

    “上月之前,师父曾经提过,要为徒儿结成金丹………”

    姑射涵听到此处,心中微微一动,不动声色的朝她脸上望去,目光相接的瞬间,她忽将眼帘一垂,两弯浓密的长睫便将那眸光密密遮住,使人窥不清其下的神情。

    段瑶声音平平的道:“……徒儿这些天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师父要为徒儿结成金丹,想必已经找到了那可以凝虚化形的灵物?”

    “……不错。”姑射涵缓缓的道,“为师前些天外出,已然将那物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