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三十七 情思(第1/3页)
    段瑶朦胧之中,只觉一股清凉已极的气息哺入口中,所过之处无不舒缓,好似六月飞霜,那原本肆虐的火气渐渐被扑灭了来,一股微微凉凉的清爽之意,从小腹丹田之中散了出来,四肢百骸莫不如饮甘露,像那雨后的嫩叶缓缓舒展开来。

    唇上有些微的凉意,舌尖无意识的动了动,她不自觉的轻轻吮了一下,一抹酥麻刹时传入心间,恍然如醉似梦。

    …………

    姑射涵缓缓从她唇上离开,浅色的眸中如有一丝清水荡漾,仿佛二月轻风中带来的柔柔暖意。

    少女脸上的嫣红渐渐散去,唇瓣却是愈发娇艳欲滴。

    他雪白的长发落在她如玉的颈边,与那乌木一般的黑发相映成辉,形成一种奇异的和谐感。

    段瑶如蝴蝶羽翼的长睫颤了几颤,迷蒙睁开,露出其下如潭水般清澈的眼眸出来。

    “……醒了?”姑射涵轻声的道,嗓音略沉,透着微微的磁性。

    “…………”眸中映出面前人如同凋零的花瓣一般的容颜,段瑶有一刹那间的失神,然而下一刻她垂下眼,无声的从他怀中挣脱出来。脑中依稀有些印象,仿佛记忆中曾见过这张干净美丽的脸。目光落在他一头白发之上,陡然回想了起来————

    “师父……为何会在此?”

    姑射涵低沉笑了一声,道:“徒儿忘记了?你被那地底的黑煞之气所伤,体内热毒发作,昏迷了过去,为师方才为你驱除了一部分,此后尚需辅以灵药,才能将余毒完清去。”

    段瑶尝试着运转灵气,果然觉得经脉之中似乎多了一线火热之气。她先前中过热毒,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又想若不是他赶过来,自己早已丧生在那地底深渊之下,不觉又是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口中说道:“徒儿谢过师父救命之恩。”

    姑射涵立起身形,语音淡淡道:“你既是我的徒弟,为师自不会袖手旁观。”转头又道,“你既然醒了,就随为师从这里出去吧。”

    他转回身,长长的银发在身后飘扬起来。

    段瑶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右手却不知不觉举到唇边,食指轻微、在自己柔软的唇上碰了一碰。

    刚才……是错觉吧…….

    ·

    ·

    冰宫那一间锦绣奢华的房间,帷幔重叠,鲛绡遍垂,幽幽琉璃灯光幻彩斑斓,映得这屋子如同水晶宫一般。

    宽大的沉香木床上,正中盘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只见她双手形成一朵莲花形状的法印,双眼微闭,眉心间隐隐现出一抹紫色的印记,散出淡淡的紫色光华来。她头顶一尺之外,凌空悬着一颗银光璀璨的宝珠,虽是耀眼夺目,那银光却只凝聚在一丈之地,如月华清辉照拂在她的身上,将她如雪的肤色映得愈发晶莹皎洁。

    这宝珠的位置正与眉心齐平,每隔片刻,就有一缕碎银样的游丝从珠身长出,仿佛触手拂于那少女眉心之上,稍顷又再缩回。这银丝每长一次,就要细上一分,同时那少女眉心的紫印也要淡上少许,如此往复,到得后来,银丝变得比头发丝还细,紫印也渐渐淡至肉眼几不可见,只是偶尔有一丝紫气凝绕而过,方才能看出一些端倪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少女才缓缓睁开双眼,法诀一收,那宝珠通体银光即刻敛去,缓缓落于她手心之上,缩成莹莹的一团,竟似乎小了许多。

    “今日行法已经完毕。”她收了宝珠,眼望向门口那一个童颜鹤发的灰衣老人,开口说道。

    那老人面上呵呵一笑,道:“少宫主天资聪颖,主上所传方法也是神妙无方,看来只需再过三五日,便可将你体内的热毒完消去了。”

    那少女从床上坐起身来,微微蹙眉道:“要消去这毒倒是容易,令人费解的是,我以前也曾中过热毒,发作起来的征兆倒也熟悉。但是奇怪,这次的情形与上回想比,竟是然不同。上次那毒沾肤即发,霸道无比,更有损人修为之力,但是这次的却不一样,这几日那毒气只是温和平缓,竟然能够跟我体内的灵气平和相处。似乎...似乎于我本身,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那老人脸上笑容不禁僵了一下,直至她一双明眸带着疑惑望了过来,方咳嗽了一声,缓言说道:“天下毒物众多,各种□□更是有千百种变化,据老夫所知,并非所有毒素都是剧烈霸道、顷刻即发的,有的毒即使中了,也只是跟常人无异,甚至以灵力相探,也感觉不出什么,更有甚者,竟可以在身体内潜伏上几十几百年,才突然发作出来,而这种毒,又往往比那些即刻见效的□□更加阴损。”

    “你在那地脉之中受了毒气,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至于以后会发生怎样的变故,这毒到底是不是上面说的那一种,目前还说不清楚。不过依老夫所见,为免日后多生事端,还是趁现在没有发作之前,及早清除的好。”

    段瑶听他这么一说,也觉颇有道理,却还是问了一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