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三十六 素颜(第1/3页)
    那烈火魔君迫于山崩之力,弃了段瑶,直驱动钻地梭潜行出去。好不容易才逃过一劫,从旁边绕过,钻出地面来。

    茫茫雪野,仍是处于那寒域之中。他此行扑了个空,心中郁结不乐,当下收了钻地梭,就要自行离去。

    半空之中,突有一道森寒无边的声音响起————

    “烈火魔君,你当本座这冰宫是什么地方,你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吗?!”

    玄光一闪,只见那乌衣雪发的寒域主人空中现出身形,周身霜气缠绕,身形方现,周围数十丈空间之内已是雷霆大作,白雷紫电,更有无数冰刃夹杂其间,以万钧之势压将下来。

    那烈火魔君素知此间主人难惹,此刻也不欲得罪于他,一面放出火云抵抗,一面大声叫道:“寒域冰主,本君只是恰巧路过,并非要与你为敌,你且莫要不分青红皂白出手伤人!”

    姑射涵冷哼一声,“你只道本座不在宫中,就不知其中变故吗!”

    右手一张,手中已然握了一柄奇型兵器,两头带尖,电光霹雳,只一击,就将那烈火魔君的护身光焰消去大半。

    后者见此情形,估摸自己不是敌手,当下急忙喝道:“你既知事有变故,还要与本君纠缠,难道就真不顾忌你那徒弟的死活了吗?”

    原来他认出那紫衣少女使出天罡雷剑气的手法,正是此间主人的独门法术,故此先前才手下留情,若不是因为迦楼罗火翼对他着实重要,断然不会痛下杀手取她性命。然而此刻却是怎生辩驳也不清楚,只将心一横,竟是承认了自己与此事的干系,却将他的徒弟抬了出来,意图阻上一阻。

    果然姑射涵闻他此言,手上顿时缓了一缓,烈火魔君见此机会,哪里还敢停留,只将心法催到极速,化作一道红光往天便走。

    姑射涵也不去追,见那束红光消失在天边,眸中如笼上一层薄冰,自语道,“今日且放你一条生路。”

    ·

    ·

    段瑶在那星紫芒射入眉心之际,神识突然被从身体中弹将出来,进入到一个广无边际的黑暗空间。

    天地似穹炉,身如火焚,烈焰灼烧。

    黑暗中仿似燃起微弱星光,从那远方有萤火点点,轻忽忽一条光带飘摇了过来,她的神识恍恍惚惚,如同一抹幽影朝那最深之处飘荡过去。尽头处,隐隐现出一只大鸟的虚影,紫羽华美,高傲至极,周身流焰金光,散出祥瑞紫气万条,额顶如意珠宝光焰华缭绕。其三只眼睛,更是紫焰茕茕,流光溢彩,开阖之间,隐隐有数丈光华射出,炫彩夺目,令人不敢逼视。

    待到得近处,却又分明只有一片流焰长羽,仿佛水晶羽骨,紫光通透,华美至极。

    『这……便是那人所说的迦楼罗火翼么?』

    心念及处,她不觉飘上前去,伸出指尖轻轻碰触了一下。

    指尖触及,那羽毛之上,忽的一道紫焰腾起,整片长羽攸然消失,化作一片紫色烟气萦绕而上。

    神识之中陡然一亮,万丈空明,星光闪耀,轰的一声,忽然一股炙烈已极的奇热,从身体内部爆发出来,形如烈焰,势若燎原,竟比那外界地煞火气更为猛烈,直将她整个人都映成一片火红之色。

    身体传来阵阵痛楚,猛然间天地大震,段瑶眼前一黑,神识已是归位。

    睁眼所见,双目一片赤红之色,但见无数血红巨石,从上方如同雨点般砸将下来。底下更有无穷高温烘烤,万丈红光透射而出,她的身体正以人眼无法测量的速度,势不可挡的朝着那地脉深渊落去。

    耳边罡风阵阵,石块砸在头上脸上,带来的冲力使得她更快地往下落去。若不是有雪魂珠护持,只怕她早已被砸了个粉身碎骨。即便如此,那无数道黑风煞气奔腾咆哮,如龙卷风上下席卷,硬是将她周身的银光一丝一缕磨暗了下来。

    而身体内部却又有无穷无尽的热度勃发而出,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炉,滚滚烈焰在深处翻搅滚动,五脏六腑似乎均被高温融化开来。

    段瑶脑中有如岩浆翻滚,心中却余一线清明,顶上无穷无尽的压力往下镇来,根本无法止住下降的速度。她在半空中艰难的将手指结成印记,口中一字一句念出:

    “青·木·之·灵·缚!”

    法咒声起处,从她身上突然生出数条胳臂粗细的碧绿青藤,恍似青龙腾空,呼啦一下延长上去,绕住壁上一块凸起的巨石,深深扎入其中。

    …………

    ·

    ·

    姑射涵设下阵法之时,已在周围布下禁制,是以那烈火魔君破去阵法,他虽在千里之外,却是即刻知晓。

    他既知有人闯入寒域之中,若是依照往日的情形,定是要将那人粉身碎骨以示惩戒。此刻听得段瑶仍在那万丈地底之下,竟破天荒的让那烈火魔君自行离去,而不加以阻挡。

    心念一动